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嘉宁长公主(上)作者:谨鸢

时间:2019-05-26 19:42标签: 爽文 破镜重圆
文案: 长公主和离了,旧情郎们蠢蠢欲动。 身为长公主前夫的楚弈冷眼旁观:一只母老虎,谁爱要谁要,他楚弈就是光棍一辈子也不求她回来! 自此,楚弈每天都听到属下来报: 报,将军,长公主跟竹马去城郊踏青了。 报,将军,长公主的谋士向陛下求娶了。 报,
 文案:
长公主和离了,旧情郎们蠢蠢欲动。
身为长公主前夫的楚弈冷眼旁观:一只母老虎,谁爱要谁要,他楚弈就是光棍一辈子也不求她回来!
自此,楚弈每天都听到属下来报:
——报,将军,长公主跟竹马去城郊踏青了。
——报,将军,长公主的谋士向陛下求娶了。
——报,将军,临国说要联姻,长公主说要嫁。
楚弈脸都绿了,冲到嘉宁跟前:揣着我的娃,你还要嫁谁?!
嘉宁把一块搓衣板丢地上:谁跪嫁谁。
 
糙汉将军X霸气长公主
破镜重圆,狗血,苏爽,追妻火葬场,一切剧情为男女主服务。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乐君,楚弈 ┃ 配角:一浪接一浪 ┃ 其它:
 
作品简评:vip强推奖章
男主楚弈在最落魄的少年时期遇到嘉宁长公主,一朝功成名就,成为赵国最年轻将军,成功将心仪已久的长公主娶回家。然而,他以为该是琴瑟和鸣的一生,在一次出征回来后,长公主却和他和离了,开启了他这不懂风情的糙汉重新追妻路。这是一个糙汉变宠妻狂魔的故事。
本文文风细腻,人物鲜活各有千秋,笑点甜宠虐渣应有尽有,用流畅的文字写出家国爱恨情仇的打脸故事。
 
 
第1章 
  “公主,您真的就这样决定了吗?将军未归,您或者等他回来与他商量商量,兴许还有他法,未必就要走到这一步。”
  一位穿着浅绿襦裙的使女满面忧心地看着正对着铜镜挽发的女子,心想若等将军他日归来,知道公主的行事,必然要误会生出罅隙。
  她目光殷切地看着嘉宁公主赵乐君,一双圆溜溜大眼睛闪动着期盼的光芒,希望主子能收回决定。
  赵乐君被她殷殷地看着,把缀着拇指大小的珍珠簪子挽进发丝中,固定好才侧头去看了看自己的使女银锦,很无情地打碎她这个希望。
  “我已经去请了旨,君无戏言,谁回来都是一样。”
  “公主……”银锦嘟着嘴唇喊了句。
  公主如今并非将军不可,可是前有日日在枕边挑唆帝王的继后,后有虎视眈眈觊觎公主手中姬家兵权的大臣。离了将军府,宫中的太子和公主身边群狼环伺,他们岂不是更加肆无忌惮?!
  使女担心什么,赵乐君心里十分清楚,可是这个时候不断,只会让她和楚弈都因为帝王猜忌变得被动。
  而且楚老夫人整日拿着儿子纳妾的事情闹腾,正好也给了她借口,不会引起她父皇疑心,发现自己察觉到什么。
  她看着镜子中女子清秀眉眼,微微一笑,在使女r_ou_脸颊轻轻掐了一把:“走吧,我的好婆母还等着我去表明态度呢。”
  说到这将军府的老夫人,银锦更是气得瞪圆了眼:“若当初没有公主,哪里有他楚家一举跃入庙堂,封了将军,威风凛凛!如今她不懂感恩就罢了,还日日拿着一个无子说事逼迫您,您和将军成婚两年,聚少离多,没有孩子不是很正常吗?!”
  要不是那个老虔婆,公主又怎么会真动了和离的心思!
  赵乐君只是听着,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任她跟在身后抱怨着。
  此时楚老夫人院子里,老妇人正握着一个梨花带泪的妙龄少女的手,恨声斥骂着:“她就是仗着自己是皇长女,目无尊长,不把我这婆母当回事,还收拾箱笼想拿离家来威胁我?上回她陷害并掌掴你的事我已经去信给你表哥,你表哥是站你这边的。不管她这回同不同意,都得让你进门!难道我楚家一脉要毁在一个下不了蛋的母j-i身上?!”
  楚家原本是老实本分的农户,楚老夫人是个没有多少见识的妇人,后来因为乱世,战火延绵到了家乡,逼得楚弈拿起刀枪保护老母亲。可是没有门路进不了正规军,险些落草为寇。
  就是在那个时候,他遇到了赵乐君。
  而楚老夫人即便因为儿子在高位,迁居来到繁华的都城洛城,在知书达礼的官夫人堆中泡了几年,也没能改变说话的粗鄙。
  少女听着她骂的那些话,含着泪的双眼闪过一丝厌恶,仍啜泣着可怜道:“是侄女给您添了麻烦,还是让侄女家去,莫要让您和公主生分了。那样侄女真的是罪不可恕!”
  “又说回去!你老子娘都不在了,你要回去哪里?!今天我就不信我做了不了这个主,她再敢拒绝,那就是善妒,告到圣上那里也是我们楚家有理,她今日若敢走,那即便是公主,我们楚家也能休了她!”
  楚老夫人听说儿媳妇从昨天起就在收拾东西,把所有的物件都装起来了,觉得她是在拿离府来威胁自己。
  她正气得喷着唾沫拍身边的梨木桌案叫骂,外边传来长公主驾到的唱到声,冷不丁吓得她一哆嗦往外看去,发现正被她非议的赵乐君已经走进了院子,她刚才的大嗓门也不知道对方听到了多少。
  少女也瑟缩了一下,一副惶惶的模样去抓住老妇人的胳膊:“姑母,长公主会不会听到了!都是莲娘的错,莲娘给长公主赔罪!”
  莲娘害怕的样子让楚老夫人羞恼,好像把自己内心同样惧怕赵乐君的秘密给暴露了出来一样。
  她一挺胸脯,死撑着气势说:“要你赔什么罪,她来到我跟前我也一样说!”
  莲娘抬头满眼敬仰,让她受用得很,又把胸挺了挺。
  赵乐君确实该听的也听到了,不该听的也听到了。
  径直跨入屋内,她秀丽的眉眼淡漠似水,有着让人难于接近的疏离感和威仪。
  刚刚还觉得自己硬气的楚老夫人气势瞬间被压了下去。明明她才是绫罗绸缎,珠翠环绕,雍容华贵,却被面前只简单挽了个垂髻,连衣裳也不过是一袭素雅月牙色衣裙的儿媳妇给比了下去。
  楚老夫人自惭形愧,忍不住脸颊发烫,但知道自己不能输,今日若是不逼得赵乐君松口,她在这个家以后更没有地位了!
  便硬是朝赵乐君冷哼一声:“长公主大驾光临,可是已经打算好了要怎么将莲娘迎进府?!若是你要拿离家那套威胁,我也不怕你的。”
  赵乐君闻言目光扫向眼泪还簌簌往下掉的莲娘脸上,莲娘仿佛是害怕,忙躲到楚老夫人身后。
  这可把楚老夫人又气着了,瞬间也被怒气壮了胆,站了起来,挡住侄女,横眉竖眼道:“你嫁入我楚家两年,无所出!我给我儿纳妾天经地义,你再这样善妒,我便是不要这老命也要告到圣上那里,让圣上做主允我儿休了你这个妒妇!”
  赵乐君在她口沫横飞中皱皱眉,往后退了一步,免得弄脏自己的衣服。
  这一小步反倒给了楚老夫人自己镇住了儿媳妇的错觉,更加认定她收拾东西就是威胁自己罢了,继续说:“今r,i你即便不愿意,我也要做这个主让莲娘进门!你要是不满,你就自请离去!”
  仿佛拿准了赵乐君的命脉,知道她不会真的离府。
  虽然楚老夫人心中明白儿子能有今日,多少是跟这个身份高贵的儿媳妇相关,儿子也警告过自己不要跟她闹,彼此都迁就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