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一世癫狂+番外 作者:月朗风清/sybilzh

时间:2018-03-10 08:08标签: 古代言情 古代架空 爱恨情仇
文案: 这世上总有一个人,能叫人走火入魔。 叫柳墨走火入魔的这个人,名叫楚铮,大晟曾经的护国大将军,后来的逆贼、叛将,楚铮。 他曾将他踩于脚下、肆意践踏。 而他曾亲手将他送入牢狱,几乎断送他一生。 刀光剑影,你死我活。 说到底,也不过是各为其主
 
文案:
 
这世上总有一个人,能叫人走火入魔。
 
叫柳墨走火入魔的这个人,名叫楚铮,大晟曾经的护国大将军,后来的逆贼、叛将,楚铮。
 
他曾将他踩于脚下、肆意践踏。
 
而他曾亲手将他送入牢狱,几乎断送他一生。
 
刀光剑影,你死我活。
 
说到底,也不过是各为其主,只是没有人能一笑而过。
 
爱恨都浸入骨髓,教人如何能不疯魔?
 
这世间如此纷扰,除了名利,更有爱恨。
 
 
    说明:《一世癫狂》两年前曾在CP连载,后因出版而腰斩、删文,很是对不起大家。如今时已两年,我想……应该……不打紧了吧?
    备注,《明月在天》连载了两年,最终还是不得不宣布成坑(也许有一天我忽然又会执笔再续,但至少,就目前来说,它……坑了)。我很抱歉,这一篇文,算是聊做补偿。
    再备注,此文为完整版+番外,同出书版略有不同,但却是我心目中的最佳版(默,出书版总有些限制,所以……中间有部分不得不做了些修改,但就某月自己来说,是更喜欢这原版的)。
 
 
    第一章
 
    春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住,满地落花狼籍,天也暗沉沉的,让人烦闷。
    黄昏,正经吃饭喝酒的好时候,醉八仙是京城里最有名的酒楼,往日这时节总是宾客盈门,今日却也明显见少了。
    柳墨在二楼最好的雅座里摆了酒席,给刚外放回来的表哥沈言接风。
    酒好,菜好,边上莺莺呖呖唱曲儿的姑娘也好,就是对面的人不好!
    柳墨斜眼看对面曾经号称君子如玉的沈言沈礼部,仰头喝闷酒。这人骨子里有多y-in险龌龊,自己可是门儿清,在这儿装什么温文尔雅?何况如今,他还有装的必要么?
    沈言含笑:“容王爷今日,有心事?”
    国姓李,柳墨年纪轻轻,却是大晟开朝至今唯一异姓王,且位高权重,权势更在其余李姓王之上。
    柳墨冷笑:“本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有甚心事?”
    沈言不语,面上笑意加深,只将目光转向窗外。
    酒楼斜对面不远,就是京中有名的万安寺,雨下得渐渐大了,有个乞丐正竭力把自己缩到寺院的墙底下避雨。
    只是院墙上头虽然挑出了几片屋瓦,毕竟窄小,遮得住什么雨水?那乞丐一身破衣早已s-hi透,正在寒风里微微发着抖。
    沈言看了片刻,含笑转回目光,果然见柳墨的目光仍牢牢盯住那一处。
    沈言悠悠道:“下了一日的雨,街上没几个人,也不知今日有没有人给他些吃的!”
    柳墨脸色骤然一沉,却很快便笑起来道:“不妨事,有我在,饿不死他!”
    自是饿不死的,容王爷不许!
    去年初先皇尚在世,只是染病已久,当时的四皇子,如今的皇上出使位于大晟之北的强国红番时半途遇刺,楚家涉嫌幕后指使,天子震怒,拘了楚家满门下狱严查。
    未过几日,事情尚未查清,太子忽然领兵逼宫,事败自尽。先皇经此一闹,病情加重,不得不急立四皇子为储君,将一应事务都交付了他。
    四皇子又将楚家一案交给了柳墨。
    其实到最后也没查出真凭实据,然而到底还是判了楚家一个满门流放,独独留下了楚家独子楚铮。
    却不是什么恩典,楚家已封,楚铮净身出户,一颗散元丹,一身功力尽付流水。天子旨意,不许他离京,亦不许有人收留。明明白白,让昔日万人之上的护国大将军做了乞丐。
    楚铮十五岁开始征战沙场,到二十三岁落难,前后八年,大小战役过百,未曾一败。十七岁夺武状元,二十岁即官拜护国大将军,成为本朝武将第一人,开朝以来从所未有,少年得志,何等意气风发。他名满天下,在京城里更是家喻户晓,愿意接济的百姓尤其大姑娘小媳妇很是不少,然而天子旨意如此,一时却谁也不敢伸手。
    说起来,这第一个施舍的,还就是容王爷柳墨。
    那时已是楚铮被放出来的第二日,饿了一日,虽还不至于头晕眼花,也确实有些有气无力了,也是跟这日一般,靠坐在万安寺的院墙下。身份尴尬,坐在别处未必不会连累他人,倒是寺院里的和尚们不怕连累。
    柳墨挑了黄昏时分过来,拿鞋尖挑起楚铮下巴,左右端详,后又伸了爪子去捏,捏得楚铮满脸青紫。
    楚铮一声不吭地由他调戏。
    柳墨耍了个够,心满意足,命人买了一文钱一个的烧饼,亲自递到了楚铮手里。
    楚铮眼睛看着他,一口口吃了。
    柳墨想,他真正想吃的,一定是自己身上的r_ou_。
    又怎样?
    有人开了头,事情便好办了。白日里还是少人,夜里路过的,或天未亮早起的,总有人拿了食水送过去。楚铮也不扭捏,点头收下,跟人道声谢,就这么活过了这一年。
    只是他活得顺遂,容王爷便难受了。他如今身份,岂肯让自己难受?当即派了人日夜在边上看着,每逢有人过来施舍,便拿眼狠狠瞪过去。
    容王爷那是什么人,平头百姓哪里得罪得起?楚铮很是饿了几天,直到容王爷心情舒畅了,把边上的人叫回去,他才算是又吃上了饭。
    结果容王爷玩上了瘾,后来每回自个心情不甚美妙的时候,便派人来看着,让楚铮饿上几日,或者直接自己来找楚铮逗弄上一番,等心情重新美妙了,才心满意足地收手,打道回府。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楚铮总也没有反应,被他踩在脚底下时沉默,饿得奄奄一息了,也还是沉默。
    他魂不守舍地盯着楚铮,脑子里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沈言看了他半晌,噗哧一声笑出来。
    柳墨回过神来,道:“你笑什么?”
    沈言道:“楚铮这人,你要等他来求你,怕是一世也等不到的!”
    柳墨脸色骤然一沉。
    沈言道:“莫恼!你这心思,咱们这里几个谁不知道?前阵子还有人押注,赌你到底能不能如愿!我倒是有几句话想说。”
    柳墨压住心底不悦,哼了一声道:“那便说罢。”
    沈言道:“你要他求你,之后呢,要的是哪样?但以你今日权势,想怎样怎样便了,何必一定要他求你?表弟,你一世聪明,这件事上,却好不笨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