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公子,娶我吧+番外 作者:林雪灵

时间:2018-01-31 19:49标签: 古代言情 布衣生活
备注: 十岁初见,某个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少年便迷了她的心智。 五年后再见,她易了容,他认不出她? 没关系,日日缠着你还怕会被别的女人抢走吗? 可是 她发现她错了。 走到哪里都能招蜂引蝶、回头率频频也就算了,偏偏他还是一只披着羊皮的大灰狼!装无
 
 
备注:
     十岁初见,某个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少年便迷了她的心智。
 
五年后再见,她易了容,他认不出她?
 
没关系,日日缠着你还怕会被别的女人抢走吗?
 
可是……
 
她发现她错了。
 
走到哪里都能招蜂引蝶、回头率频频也就算了,偏偏他还是一只披着羊皮的大灰狼!装无辜、装可怜没人比得过他,y-in险狡诈腹黑闷Sa-o简直是家常便饭。
 
再一次败下阵来的沈凝烟不禁仰天长啸:她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看上了这么个表里不一的魂淡啊!!!
 
叶昔迟曰:“你既已是我的娘子,那么从今往后都得听为夫的。娘子,其实为夫想吃你已经很久了——”
==================
 
☆、楔子
 
    永庆四年,沧州,沈府大宅。
  天气分外炎热。
  一个身着粉色裙衫的小女孩追着一只灰白相间的小猫儿,在烈阳下奔跑,穿过长廊,翻过假山,终于在汉白玉铺就的石桥上捉住了它。
  兴许是小猫儿怕水,过桥的时候脚步慢了下来,才给了小女孩可趁之机。
  小女孩将它抱在怀里,一下一下地拉扯着它毛绒绒软绵绵的耳朵。明明自己还是一个小孩子,口气里却装出了几分大人的模样,对着小猫儿指指点点道:“你呀,尽是调皮,只要我不看着你,就四处乱蹿,家里那么大,走丢了可怎么办才好!”
  小猫儿仿佛听懂了她的话,“喵喵喵”地呜咽了几声,蹭了蹭她的脖子,懒懒地打了一个哈欠,温顺地伏在她的肩头。
  “小姐!小姐!”
  负责照看她的Nai娘气喘吁吁地从假山后绕出来,见她不跑了,才松下一口气,拍了拍胸口,边走向她,边喘着粗气抱怨道:“我的小祖宗喂!这么热的天,你跑外面来做什么呀!赶快跟我回房去,瞧你,脸都晒红了,若是被夫人看到了,铁定会心疼的!”
  小女孩不以为意,把怀里的小猫儿举得高高的,得意洋洋地邀功道:“小白它跑出来啦,我是来找它的。你看,我捉到它了呢!”
  “嗨,它又不是头一天进府,玩累了自然会回去,哪用得着你C—ao心呢!”Nai娘摆了摆手,心疼地看着她被晒得红彤彤的脸颊,一边说,还一边拿出手绢帮她擦拭额角倘落下的汗珠。
  正在这时,石桥的另一头刚好有十来个人经过,除了为首的两人以外,剩下几个小厮模样打扮的人肩上都担着扁担,两人一组,扁担上挂着用大红布遮盖的大箱子,红布用金线绣边,四个角上还垂了流苏,看上去喜庆得很。
  小女孩努力地踮起脚尖,伸着脑袋似乎很想知道里面放了些什么,可几只大箱子都被大红布盖得严严实实的,一点缝隙也没有,小女孩看了半天看不出眉目,只得作罢。
  不过,看那几人吃力的模样,箱子里的东西应是挺沉的,小女孩失望地想。
  Nai娘见那些人是要过桥,连忙将她带到一旁的凉亭下,好给他们让出条道来。
  小女孩认得其中一人,正是府上的管家,不过他身旁那个公子,倒是眼生得很。
  她空出一只手,扯了扯Nai娘的衣服,指着蓝袍公子问道:“Nai娘,那个人是谁呀?”
  Nai娘想了想,也不大确定道:“听夫人说今日叶家的二公子会来府上给大小姐提亲,瞧他的年纪和打扮,应该就是叶二公子了吧。”
  小女孩歪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袭蓝衫渐行渐远。趴在她肩上的小猫儿趁机吐出舌尖,在她的脸上舔了几口,留下了Shi哒哒的口水。
  “小姐,别看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Nai娘牵着小女孩的手催促道。
  “不。”小女孩想都没想就拒绝,把小猫儿塞到了Nai娘手里,扬了扬手朝那行人消失的方向跑去,边跑边大声道,“你先带着小白回去吧,我去看看未来的姐夫长什么样,等等就回去,不用担心我!”
  “哎,小姐……”Nai娘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那道粉色的身子早已消失了踪影。
  因为是自说自话来的,跟着那行人来到前厅,小女孩没敢进去。她悄悄地趴在窗台上,只掀开一小点儿窗户,从缝隙往里面偷看。
  只见厅内站了好些个人,除了爹爹、娘亲、姐姐和刚刚在院子里看到的管家与背对着她的蓝袍公子外,就连姐姐数日前带回家养伤的哥哥也在,好不热闹。
  她隔得远,并没有听到他们说了些什么,只能由他们的动作来猜测,现下应该是蓝袍公子正在讲他此行的目的以及箱子里所带之物云云。
  她有些无趣,心里一边念叨着这个未来姐夫赶快转过身来让她看看,一边抠着窗台上的碎木屑玩。
  忽然,厅内的一声大吼把她吓了一跳,手指一抖,一小根木刺扎进了Rou里,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把手指含在嘴里。
  抬头望去,只见爹爹气呼呼地指着姐姐,厉声道:“胡闹!你都多大了,出去一趟怎变得愈发不长进了!婚姻大事,向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是你说退就能退的?”
  远远的,姐姐牵住受伤哥哥的手,“扑通”一下跪在地上,乞求道:“爹,女儿和他早已情投意合,除了他之外,女儿此生断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人,还望爹和娘成全我们!”
  原来这个受伤的哥哥才是自己未来的姐夫呢!小女孩吮着手指心里默默地盘算着。
  本以为爹爹定不会答应姐姐的荒谬要求,却没想到蓝袍公子忽然上前一步。小女孩虽看不到他脸上的神情,可听他的声音,她想他应该是含笑的。
  “沈老爷,君子有成人之美,既然沈姑娘已心有所属,那晚辈与沈姑娘的这门亲事便作废了吧。”
  他的声音比方才大了几分,正好能让门外偷听的小女孩听得真切。
  紧接着,爹爹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叶贤侄,这……不太好吧。”
  爹爹的话中带着为难之音,似乎并不愿意取消蓝袍公子和姐姐的亲事。但小女孩知道,爹爹素来疼爱姐姐,若姐姐真的不愿意,想必最后妥协的也会是爹爹。蓝袍公子这么说,摆明了是给他台阶下,爹爹那么聪明,又岂有不应之理?
  果不其然,没多久,就听到爹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允了。
  小女孩看到她的姐姐和那个哥哥相拥而笑,又聊了几句,蓝袍公子突然转过身来,目光竟是投向了她所在的方向!
  小女孩一惊,手一抖,悄悄推开的窗户“啪”地一声关上了,待她反应过来之时,蓝袍公子已一脸笑意地站在她的身旁。
  “小妹妹,你在看什么呢?”
  他微微俯身,唇边含着三分浅笑,眸光明媚如春,温润如玉。
  刚才离得远不觉得,现下近在咫尺,小女孩才发觉他长得很好看。他的身姿挺拔颀长,一如青竹般高挑,又如白莲般优雅。由于半俯着身的关系,如墨般的青丝顺着肩膀垂落,抬手可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