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相知缘+番外(上)作者:祎庭沫瞳

时间:2017-12-14 21:00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文案★ 贵妃做的媒,皇帝下的旨。 冉凝这个不受宠的庶女就这样嫁给了传说中Yin晴不定、嗜虐成Xing、能止夜啼的折戟书生钟溯。 《相知缘》 本文1V1,HE,有甜有宠。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冉凝;钟溯 ┃ 配角: ┃ 其它: 金牌编辑评
 
★文案★
贵妃做的媒,皇帝下的旨。
冉凝这个不受宠的庶女就这样嫁给了传说中Yin晴不定、嗜虐成Xing、能止夜啼的折戟书生钟溯。
——《相知缘》
 
本文1V1,HE,有甜有宠。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冉凝;钟溯 ┃ 配角: ┃ 其它:
 
金牌编辑评价:
贵妃做的媒,皇帝下的旨。冉凝这个不受宠的庶女就这样嫁给了传说中Yin晴不定、嗜虐成Xing、能止夜啼的折戟书生钟溯。婚后冉凝得知钟溯恶名事出有因。而朝堂之上,内宅之中又处处是陷阱、险恶。为保钟溯一生平安,冉凝帮其策划筹谋,夫妻二人携手铲平重重阻碍,推可信任的六皇子登基为帝,也最终让钟溯站上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位。这一过程中,两人感情也越发深厚,兑现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甜美爱情。 
本文文笔流畅,情节环环相扣,逻辑Xing强。人物刻画立体生动,男主温情中带着霸道,女主看似平淡却深藏大智慧。内容温馨治愈,风格清新,让人眼前一亮。
 
 
 
  第01章 圣旨
  
  朱门深院,一道轻灵的筝声传来,弹得只是普通的江南小调,却有一种生动的灵气。回廊上端着茶点前往各处的丫鬟们似乎也被这样简单却引人入胜的曲调吸引了,入神中不小心撞到了一起,好在茶点无恙,免了一顿责罚。
  闺房暖阁内,一姑娘坐于古筝后,面若桃李,眸若星辰,鼻子小巧精致,唇泛桃粉,柔嫩Shi润。这样一张美人面就连一旁粉彩荷花纹花瓶中的芍药都失了颜色,不说倾国,却也足以倾城。姑娘神色平静,带着一份沉静的气质,白皙修长的手指置于古筝上,比寻常女子长出不少的指甲修成漂亮的形状,跳跃地拨动着筝弦,倾泻出如诗如画的曲调。
  这时,房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十四五岁梳着丱髻的小丫鬟走了进来,将手里的竹制四层食盒放到桌上,随后将其中的茶点一一取出摆好,才道:“三姑娘,歇一会儿,用些茶点吧。”
  丫鬟唤着的三姑娘并没看她,继续拨动着琴弦,直到一曲毕,才起身净手,坐到桌边。
  小丫鬟立刻笑盈盈地给她倒上茶,三姑娘冉凝执起茶杯,浅饮了一口。这养生茶里是加了红枣、枸杞等养颜的东西一起下去煮的,府上的女子很喜欢,但冉凝总觉得味道奇怪,并不多饮。
  冉凝是万平伯的庶女,在姑娘中排行老三,上有姨娘赵氏所出的庶长姐和嫡母俞氏所生的嫡出二姐姐,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嫡母所出的嫡长子,日后若无意外万平伯的爵位将会是这位嫡长兄的。
  冉凝的母亲袁氏在她出生后没多久,就因病去了,袁氏出身不高,从小家家境贫寒,为维持生计,家里将她卖进了艺馆,从此袁氏就开始跟着师父学艺,长成后成了艺馆中炙手可热的琴师。现任万平伯平生没什么大的志强,只有一项爱好就是听曲,无论什么乐器,但凡弹得好他都喜欢,所以那些干净的艺馆就成了他经常光顾的地方,就这样万平伯与袁氏相识,没多久袁氏便被抬进了伯府,成了万平伯的妾。
  冉凝对生母袁氏并没有太多印象,毕竟当时她年岁太小。记事后,她在父亲处见过两次袁氏的画像,但那之后,那副画像也不翼而飞了。
  没有生母在身边,冉凝的日子不可谓不辛苦。不过好在冉凝深得老万平伯喜爱,倒也没有人敢蓄意刁难于她。老万平伯总不时感慨冉凝Xing子像他,又甚是聪敏,若是男子该多少,但一盏茶的功夫又叹到还是女子好,日后只需要平安顺遂就好,无须去争功名利禄,平淡亦是一种福气。
  冉凝在老万平伯的教导下长大,女子德Xing样样不差,也继承了袁氏的天分,弹得一手好筝。一年前,老万平伯过世,冉凝在灵堂守了三天三夜未合眼,等从灵堂出来,眼中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单纯天真,只剩下内敛的沉静。
  桂花糕入口香甜,再配上一杯冰过的养生茶,在闷热的夏天格外爽口。
  吃完一块桂花糕,冉凝抬眼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小丫鬟,只见她不知道在琢磨什么,嘴角带着笑,但又像是怕被人看到,遮遮掩掩的。
  “有什么有趣的事?”冉凝问道。
  这个小丫鬟名叫碧竹,六岁的时候就跟着冉凝了,因为是祖父挑给她的人,所以这些年她一直带在身边,也不太拘着她。
  碧竹嘿嘿一笑,凑到冉凝耳边,小声说道:“府上已经开始给大姑娘找人家了,今儿一早才放出消息,这会儿已经有不少人家的太太夫人们前来拜访了,说是拜访,实则是来相看的罢……”
  冉凝余光一冷,止了碧竹的话,说道:“主子的事是你一个小丫鬟拿来乱嚼舌根的吗?被长姐或者赵姨娘听到,我也保不了你。”
  “是,碧竹知道错了。”碧竹赶紧低头认错。
  冉凝在心里叹了口气,也没再说什么。碧竹比她还小一岁,有时候说话不太想后果也是有的。这若放在别房的贴身丫鬟身上倒没什么,最多算是说个事给主子解个闷,但在冉凝这儿可不行,她现在什么靠山都没有,再不谨言慎行,恐怕早晚被嫡母送进祠堂。
  刚吃完第二块,就有丫鬟来通报,说伯爷来了。冉凝赶紧起身立于一侧迎接,没多会儿,万平伯冉靖便进了门。
  “见过父亲,给父亲请安。”冉凝行礼。
  万平伯点点头,打量了一下屋里,坐到了冉凝刚才坐的位置,说道:“坐吧。”
  万平伯样貌儒雅,年轻时想必也是一位翩然公子,只是Xing子偏软,大问题上拿不出个主意,也不愿结党站队,在朝堂上也是极少数能站在中立位置上谁都不依也谁也不靠的。
  “是。”冉凝应后,坐到了万平伯右手边隔一位的位置,“父亲今日过来是有事吩咐?”
  万平伯很少到冉凝这儿来,冉凝每月见父亲的次数也不多,多数是在给嫡母请安时遇上罢了。有人说万平伯只是怕到三姑娘这儿见到袁氏的遗物徒增伤怀,才极少到此的。
  “也没什么。筱儿到了出嫁的年纪,你母亲和赵氏都在为她挑人家。你今年也十六了,虽说你娘亲不在了,但你的婚事爹也没忘。等筱儿和姌儿都出嫁了,你的婚事也要张罗起来。爹来给你提个醒儿,你自己也准备着吧。”万平伯说道。
  “是,女儿晓得,谢父亲挂心。”冉凝知道父亲之所以回来这一趟,并不是有多深的父女之情,只是因为她是父亲的女儿,所以父亲势必要Cao心一二。
  “你若是有中意的,也可来与爹说,爹给你做主便是。”万平伯说。
  “是。”冉凝应道。北鑫王朝在婚事上尚算开放,女子遇到中意的男子,请父母做主亦不是丢人之事,如果两情相悦,成就一段良缘,也是一桩美谈。
  不过在北鑫,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姑娘们出嫁的顺序是要按年纪来排的,后面的不能越过前面的,否则前面的会被人耻笑。所以即使嫡母与赵氏一直心不合,也不敢让嫡女冉姌越过庶长女冉筱去,乱了长幼顺序,以免被人说她为母不慈。
  说完这些,又用了一盏茶,万平伯便起身离开了,冉凝也没远送,只送到房门口便止了步,连门槛都没踏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