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国师,你丫闭嘴(五)作者:之蓝

时间:2017-12-03 11:44标签: 欢喜冤家 宫廷侯爵 甜文 布衣生活
第172章 文学32 俘虏将军严邈近来很是烦躁。 他被俘虏了, 这很耻辱;然而,更丢人的是, 他在狱中连续自裁了好几次,都被警惕的狱卒给救下来了。 想死不能死,连自己的生死都主宰不了,这更耻辱。 严邈想, 自己一世忠良,不能就此毁于一旦, 既然死不了, 就干
 
第172章 文学32
  俘虏将军严邈近来很是烦躁。
  他被俘虏了, 这很耻辱;然而,更丢人的是, 他在狱中连续自裁了好几次,都被警惕的狱卒给救下来了。
  想死不能死,连自己的生死都主宰不了,这更耻辱。
  严邈想, 自己一世忠良,不能就此毁于一旦, 既然死不了, 就干脆以不变应万变,看他慕容情能耍出什么花样来,反正就是不投降。有种你打我呀,打死了才好。
  于是, 他当真还沉下心来,什么反抗都不作了, 狱卒让给他吃便吃,叫他睡便睡,国师设宴相请,他也一次不落地去参加。美酒佳肴照吃不误, 就是不肯交出骏山的军事路观图。
  说来这国师慕容情倒也怪,他不交, 慕容情却也不催,好似半点都不着急。
  严邈又暗自忖度,这慕容情看似不急, 实则内心必然早就坐如针毡了,骏山他一日不能彻底占领,便一日不能分兵进攻汉中。这般一想,严邈又稍稍心安。
  这日国师又派士兵来请他喝酒。严邈坐在席间,只管喝闷酒,并不过多搭话,听着国师同部将等人闲聊。
  国师先问帐下的谋士们近两年以来两河之地的年成和兵丁税利,都是一些闲话,严邈马耳东风地听着,心忖——这是慕容情在向朝自己展示晋国的物资实力呢。他装作不在乎,只管喝酒。
  国师问过中原一带,话锋一转,将话题带往西边来了:“本座听闻属地物资丰饶,百姓富庶,为何逐年以来却屡有民变传闻流出?”
  严邈听他提到汉中,便悄悄竖起耳朵听。
  席间立即有一人出列,举着大袖朝国师一拜,应声而倒:“大宗师日理万机,蜀中的确是物资丰饶,然而富却在官不在民。郁荣治理蜀地,重士大夫而轻民,乃至士大夫多挟其财势,欺凌小民;使蜀中之民思为乱者,十户而八。”
  此人从容不迫,面貌清正,正是国师帐下别驾从事宋川。
  国师点头,一派思索之状,回身问严邈:“严老将军,你尝居蜀中,可有此事?”
  严邈冷哼一声,不予理睬。他知晓这是慕容情的攻心之计,挑拨离间,抨击郁荣治理汉中的政策,他才不会中计。
  严邈不回答,却不能使得国师尴尬,他很快又同谋士们畅聊一阵川蜀当地的情况,有的官员任用和政治内幕甚至连严邈也没听过,严邈听他们轻松谈笑,俨然如同谈论市井八卦,心中极其烦躁。
  不一会儿,歌舞上来了,舞姬们莲步纤纤鱼贯而入,在高台上翩翩起舞,长袖如同彩云此起彼伏;严邈已经坐不住,便同国师请辞告退。
  国师也不曾在看歌舞,他翘首望着西方,那里行辕有一条栈道,直通向西边的辕门。他在看那个方向。听见严邈告辞,他露出谦和温润的微笑:“老将军嘉宾所至,来到极是难得,不若再坐一会罢。”
  严邈只好坐回席上。本着你虽然得到了我的人,但是得不到我的心的想法,气闷地喝了一杯酒,让侍婢继续满上。
  ——自从他被俘虏以来,国师天天都要请他来喝酒,严邈越想越不对劲,莫非这酒中有慢x_ing毒,慕容情想要借此杀人于无形?亦或是以酒r_ou_歌舞慢慢腐蚀他的斗志?
  再看国师,他始终保持着翘首仰望某个方向的姿态。
  严邈终于忍不住了,拍案而起,喝道:“慕容情,你要杀便杀,唱戏给我看作甚?士可杀不可辱!”
  严邈这一拍案,台上歌舞戛然而止。下面的将士们见他对国师无礼,纷纷簌簌起身,怒目相视。
  孟章直接骂道:“老匹夫,大宗师的名讳岂是你能叫得的?休得放肆!”
  场面一时间剑拔弩张。
  这时,西边的辕门闯进来一骑驿马,卫士见令牌直接放行,那传令的斥候骑马沿着栈道飞驰而来,滚鞍下马,匆匆登台,将一封信笺交到国师手中。
  国师未理会众将和严邈针锋相对的场面,将信读完,终于展颜,回头对严邈道:“汉中已降,您何不顺应天时,将骏山的路观图交出呢?”
  汉中投降了?严邈大吃一惊。然而很快怒道:“不可能,黄口小儿,休想诈我。”“你放肆!”孟章在下面大吼大叫,被石锡压住。
  “老将军请看。”
  严邈急急忙忙接过,国师递来的信笺,正是汉中传来的请降书。
  信中言明,刺史郁荣不欲汉中遭到战祸,决定开城迎接朝廷军,献出汉中版图……
  严邈目呲欲裂,苍老的面孔急急抖颤:“不,这定是假的!”
  国师在旁,伸出手指轻轻一点信笺道:“郁荣的笔迹,将军认不出来么?这是他的官印。”
  这犹如晴天霹雳,直直击打在了严邈头顶上,他一屁股坐下来,不敢相信此时为真——汉中,当真不败而败,就此投降了?
  众将听到消息,也纷纷面面相觑,对于这不胜而胜的好消息颇感疑惑。
  一缕明媚的阳光照在高台,将国师清雅优美的面庞照镀上一层光影,他轻快自信地转过身,面朝西面汉中的方向,在那里,夕阳西沉,飞鸟振翅掠过,宛如游过一片灿烂的金海……
  ——一个月以前。
  国师在派兵攻打汉中门户骏山的同时,也派出了刺客活动在汉中,这正是他召回唐三的目的。
  离花宫宫主金飞燕亲自参与,和白鸟营的斥候配合行动,先是陈翘儿以美色套到了郁荣堂兄的话,知道了郁荣老母的位置,离花宫一众刺客便绑架了郁荣母亲。
  随后,国师又放出风去,骏山之役是因为严邈主动归顺,帮助国师里应外合,引来郁荣五万援兵,这才赢下来的。然后,他释放了在汉中之役被俘的敌方主将高策,要他给郁荣带话,为了汉中百姓迅速投降,否则只能留下一片焦土。
  高策在朝廷军的兵营里亲眼见到过严邈和国师把酒言欢的样子,他早就看严邈不顺眼了,回去之后,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于是整个汉中都知道严邈投敌的事。
  这汉中刺史郁荣原是个大孝子,听到亲娘在敌方手里,疼的心都揪起,这会儿再听到严邈背叛的噩耗,六神无主,汗流浃背,发了一夜的高烧,重病加身。
  郁荣身边的近臣早已被国师派出的使者所贿赂,于是趁此机会劝说道:“让主公誓死抵抗的人都是怀有异心的人,他们受了云晟的好处,想看主公和慕容情拼个玉石俱焚,他在洛阳好坐收渔利。”
  郁荣终于被动摇,这担惊受怕的日子过得也是够了,他早不想打下去了,于是派出使者跟国师求和,愿意献出汉中,投降了。
  至此,朝廷军兵不血刃地取得汉中。
  国师在席间将此过程娓娓道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说给众将听,听得众将均是喜悦,唯有严邈长恨不已,仰天叹道:“孤臣霜发三千丈,每岁烟花一万重!”
  ——严邈心中充满了无奈和怨恨,他恨郁荣软弱无能偏听偏信,更恨自己生不逢时!
  国师微笑饮酒,这会儿,他没有好言好语去安慰这位老将军——摧毁一个人的信仰需要耐心,重建更是如此。
  汉中投降的消息很快传遍军营上下,祝小鱼等人忙着庆祝;石锡朝汉中派出了接管部队,很快进驻准备收编当地军队,顾柔也跟着孟章一同去了,他们要去取汉中的军事路观图——汉中因为孤立自守,版图已经数年没有更新过,需要画出一版最新的军事路观图,并入大晋版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