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同人 >

(综同人)王与神官[综] 作者:路人小透明(中)

时间:2019-12-21 11:26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综漫 强强
的人几乎不存在,唯一的一个也容不得别人去辱骂。 倚坐在树荫下的大祭司缓慢垂眸,开始反思自己这些年的筹备。 因为时间匆忙,有些事情的确做得太仓促了,落入他人眼中,这就是把柄。 不过,也无所谓。 他的名声会变成什么样,现世之人乃至于后人会如何评价
的人几乎不存在,唯一的一个也容不得别人去辱骂。
  倚坐在树荫下的大祭司缓慢垂眸,开始反思自己这些年的筹备。
  因为时间匆忙,有些事情的确做得太仓促了,落入他人眼中,这就是把柄。
  不过,也无所谓。
  他的名声会变成什么样,现世之人乃至于后人会如何评价他,这些都与现在的他无关了。
  只要唯一的目的达到就好。
  蛇杖的骂声倒是听到了。
  塔希尔想,确实不是没人劝过他,相反,劝他不要这么做的人还很多。
  第一次是在那神奇论坛的树洞帖中,不曾谋面却感到亲近的不知名之人劝他:
  【虽然不知道具体会发生什么,但我能感觉到,你要去做一件相当——相当艰难的事情呀。会很痛苦,每走一步都会感到绝望,这样真的不会后悔吗?】
  当时的他若有所觉,对自己将要做的事也有了预感。
  所以他回答:【不会后悔。在第一次主动走进黑暗的那一天,我就做好这个觉悟了。】
  【唉……是这样吗?】
  不知名之人有点失落,但似乎又因此振奋了起来。
  【我果然还是不太懂人类的这种感情啊。是‘……’吧?因为我没有体验过,不禁有些羡慕……不过!要加油,一定要坚持下去呀!】
  塔希尔不曾回复他是或不是,但他确实如其所言,真的坚持了下去。
  第二次是在面向邪神所化的巨大神像面前。
  应当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听见了真正属于神的声音。
  那声音问他,是否做好了觉悟。
  ——改变明r.ì之王遭受诅咒侵蚀是功,不加犹豫放弃敬畏打破神像是罪。
  ——功与罪可以相抵,但也只可抵极少的一部分。
  ——真正的罪过就在汝身上。汝的存在,已让拉美西斯的未来出现了偏离。汝会得到怎样沉重的惩罚,除却背弃吾的宠爱的那一部分,全看汝的存在促使拉美西斯做出了偏离原本轨迹多少的抉择。
  神到底是公正的,不一昧为愚昧又无知的人类定罪,还愿给他一个机会:
  只要在此放弃在人世的生命,用以抵去现下的罪行,他的灵魂就还能前往冥界,进入只有最纯净的灵魂才能得以进入的众神之所。
  对于已然伤痕累累的人类来说,神的仁慈是恩赐,也是他能选择的最好的一条道路。
  然而。
  ——对于您的恩赐,卑微的仆人万分感激,可是,如果我就这么走了……
  ——之后还会遇到挫折的拉美西斯怎么办?
  在神的注视下,如此卑微的人类露出了丝毫不显怯懦的表情。
  他那时还能看见一点的双眸明亮之极,带着一时无法熄灭的火光,仿若从身后之人那里借来的yá-ng光坠落在了里面。
  ——神啊,请您允许我背负罪行苟延残喘,再多走一步,再多走两步。
  ‘即使再多一点也好……’
  ‘我也想为他扫清障碍。’
  作者有话要说:  快死了,不过塔希尔还没死
  然后,发出魔鬼一般的声音:宝贝们,虽然这俩明天都要死,但我从来没说过是塔希尔先死呀
 
 
第48章 
  塔希尔消失了。
  检举首席大祭司罪行的“证据”刚呈送到法老面前, 下一刻传来的就是大祭司本人已不见踪影的消息。
  神庙中人诚惶诚恐地辩白,绝没有对大祭司的行踪隐瞒不报。
  “大人他前几r.ì就自己离开了, 但是没人知晓他究竟去往了何处!他、他要做什么从来不会告知我们,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他的住所里应当是被刻意地收拾过,没有私人物品留下,显得空d_àng之极。
  虽然就算是他在的时候,房间里就不曾放入多少东西,更没有寻常官员贵族房间里堆满的j.īng_美摆设。
  可如今来看, 除了原本就有的家具以外什么都未能寻到的情景,着实能反映出一些问题。
  ——就算没有问题,不少人也能平白看出问题来。
  “陛下, 您请看呐,那罪徒一定是知晓自己的罪行会曝光在陛下您的慧眼之下,这才提前畏罪潜逃!”
  “借本应光辉无比的大祭司之名勾连外族,私营势力,构陷忠臣……陛下,您和太yá-ng神的英名都受到了极大的玷污,那罪人真是不可饶恕!”
  “陛下, 王啊, 我等请求——”
  他们能请求什么?不外乎就是那些事。
  起初抓住一个把柄, 因不知晓法老的态度是否强硬还有些不便施展, 如今大祭司人一消失,自以为抓到最大把柄的臣子们情绪顿时就激昂了起来。
  一定要借这个机会,将曾经高不可攀的人物狠狠地踩在脚下, 还要踏进最污浊的泥水里。
  法老高高坐在王座上,冷眼俯视他的臣子在底下如何慷慨激愤,就是要理全大祭司的所有罪行,让他下令将逃徒抓捕回来予以判决。
  他们都不知道。
  此时地位至高无上的陛下心中是一片麻木的,根本听不进去他们的嘈杂之声。
  ——砰!
  在争论声达到最鼎沸、最喧闹的程度的那一刻,更为响亮的一声脆响突兀地出现。
  “…………”
  台下所有人都销声,带着呆滞错愕的表情,看着年轻的法老站起身,无视他们,径直走下台阶,走出了议事的宫殿。
  因为法老在这一刻露出的表情只让人觉得不禁胆寒,无人敢拦他。
  于是。
  在不知不觉间,拉美西斯走到了一塘池边。
  他是在视野中忽然撞入了一簇极鲜亮的色彩时,才堪堪回过神来的。
  池塘中的水莲花又盛开了,将绿色的莲蓬挤压到不起眼的角落,最夺人眼球的当属那层层叠开的粉白色花瓣。
  看见它,法老的心微微一动,竟不由自主地蹲下,伸手去将那朵开得最艳的莲花摘下,也不顾自己的披风一角跌入了池水中。
  在他还是王子的时候,就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天天跑到这池塘边来。
  他要摘下一朵看着最顺眼的莲花,带着它兴冲冲地直奔神庙去,送给……
  送给此时已经离他而去的某个人。
  想到这里,思绪带着冰凉的现实重新涌入心中,顿时又激起了被针扎般的疼痛。
  “到底是什么时候,我们之间竟然拉开了这么远的距离?”
  莲花才脱离水面,还残留着水色,此时便有不少晶莹水珠向下滴落,打s-hi了法老紧捏着莲花根茎的黄金手甲。
  拉美西斯没有受到在耳边响个不停的嘈杂声的半分影响,这一点毋庸置疑。
  就像摩西所说的那样,世界上其他人可以不相信塔希尔,只有他一定要相信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