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同人 >

(陆小凤同人)花满楼同人之忽有桃花心头过 作者:酒逢知己

时间:2019-10-30 10:03标签: 甜文 爽文 天作之合 打脸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 喜乐对花满楼说:我没有别的要求,我娘嫁到你家以后,你一定要好好待她。她要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多忍让多担待多迁就,啊,她身体不好,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和她动手。 花满楼和杨悦第二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
  喜乐对花满楼说:我没有别的要求,我娘嫁到你家以后,你一定要好好待她。她要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多忍让多担待多迁就,啊,她身体不好,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和她动手。
  花满楼和杨悦第二次成婚后…
  陆小凤指着脸鼻青脸肿的对花满楼说:你看我这张脸,都是你夫人打的!说好的是个弱女子美娇娘呢!
  花满楼:…是她动的手?
  陆小凤:…不是…但是她…
  花满楼微笑道:不是就对了,我娘子身娇体弱,你莫要冤枉她惹她生气。
  陆小凤:…
  本人爱好脑洞,不喜请点右上角逃生系统,划重点!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小学生文笔的恶魔黑洞
  最近学习了一下,发现自己的文水太浅,深度不够,决定重新改过,祝福我吧。
  贪魔体!你们看不到我!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打脸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悦 ┃ 配角:喜乐,唐飞,陆轻,陆小凤,花满楼 ┃ 其它:伪金手指,戏精,逗逼,身娇体弱
 
 
第1章 一朵桃花飘过
  今日,清风徐徐送来了远处的花香,让花满楼满足的勾起嘴角,如此美好的日子十分适合品茶听琴,一壶茶一把琴怡然自得。
  可惜,天不遂人愿,本是花香满园,自在时刻,却隐隐飘来一股若有似无的血腥味。
  生命都是平等而又珍贵的,尤其是对于花满楼而言。
  靠着灵敏的嗅觉,花满楼找到了一个受伤的人,听小厮的说这是个女子,浑身脏兮兮的,蓬头垢面,嘴里呕吐出黑血,手上和指甲缝里有很多泥土和划痕。
  地上的黑血已经流了一地,女子一边艰难的爬行一边执着的往一个方向伸手,口中念念有词的,因为声音小听不清晰,只能断断续续的听出像是些人名,地上那长长的一段拖拽的痕迹,血迹斑斑,简直触目惊心。
  小厮惊叹于她执着而又顽强,就算是感受到生命的流逝也依旧坚持着向心中所想要去的地方,不愿意放弃。
  如果不是花满楼,她还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又会以这样虚弱的身体爬到什么时候。
  花满楼十分动容,这位女子一定心中有着很深的念想,有非要完成的事情去做,非常想念的人,才会让她一直撑着一口气不愿意放弃。
  女子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但当花满楼靠近时还会受到女子的反抗和挣扎,无论花满楼怎么安慰她都不曾听劝,花满楼没办法只得打晕她,让小厮先去找大夫,而他则将女子带回楼中。
  杨悦现在毒火攻心,眼花耳鸣浑身无力,但是她想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哪怕见上最后一面也好,好想再看看…
  她撑着一口气费力得睁开眼睛,问道:“我...回..回家..了?”回去了吗?已经回去了吗?
  花满楼的小厮刚才已经和大夫说过救这个女子的全过程,刚打晕还不到一个时辰又醒了,这女子可不一般啊,也…对身体太不爱惜了。
  刘大夫心中一紧,抬手赶紧给她扎一针让她昏睡过去,身体已经是强弩之弓还不愿意休息,这是生怕自己死不了?
  花满楼问到:“刘大夫,她怎么样了?”
  刘大夫摸摸胡子道:“老夫解不了她的毒。”他又斟酌的说道:“不过用老夫祖传的针法还是可以拖延一些时日暂时将毒压制住,但以后她的身体会不好,寿数也有碍,后半生怕是个药罐子了。”
  “人各有命,这位姑娘能活下去也实属不易,今日劳烦刘大夫了。”楼中只有男子诸事不便,幸好他的眼睛看不见,花满楼让小厮出门避嫌,他留下给刘大夫做助手。
  长时间的施针让刘大夫有些脱力,连走路都是虚浮的。他年纪已经很大了,而祖传的针法又费精神,已经很久没用了,这次要不是女娃娃的那双坚定而渴求的眼睛,而他又有医者仁心也不会这么做。
  “花公子。”
  花满楼上前虚扶道:“刘大夫您还好吗?”
  刘大夫摆摆手:“没事,毒暂时压制住了,但是这只是暂时,一旦发作就算是老夫也没有办法。这毒太过霸道,很是凶猛,花公子也只能在这段时间寻些大夫给她试试了。若是没解,平时生活中多注意点,让她多活动少动气,保持身心愉悦,多活个十年二十年还是可以的。幸好这姑娘以前底子还好撑的住,不然后果更严重。她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也没有休息过了,等会我写个单子,如果她醒过来就照着单子上的给她做,别让她吃太饱。不过…”
  花满楼听大夫一停顿便知有难处:“刘大夫但说无妨。”
  刘大夫满脸沉重道:“失血过多,再加上精尽力竭,身子到底是亏损的严重,这辈子最好还是别有子嗣为好,也怪我学艺不精,可惜了这么好的女娃娃。”
  花满楼也知道这姑娘凶险,能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听小厮说过,那姑娘很年轻正是大好年华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事情,还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实在是让人不忍心。
  “多谢刘大夫,我这就寻找名医给她治病。”
  “也只能这样了,以后还有问题就叫人去铺子上叫我。”刘大夫感叹道:“老夫还有事,就先走了,告辞”
  “来福送刘大夫。”
  “是。”
  “告辞。”
  “慢走。”
  待来福送完刘大夫回来时,就见花公子正坐在姑娘边上听脉。
  “来福去给主宅传个信派个丫鬟过来,顺便问问宋神医最近是否有空来一趟。”
  “是。”来福赶紧去放飞信鸽,顺便把药熬上。这个药虽然不能解毒,但是却能让那个姑娘好受一些。这女子这么年轻就遭了这份罪,真是可怜啊
  杨悦模糊间感觉有谁拉着她的手,她很困很想睡觉,但是她不能睡,睡着了说不定再也不能醒来,再也不能回家了。
  花满楼感觉到姑娘的手动了几下,可能是发现有人又转手握住了自己,还越来越用力。
  以为姑娘在害怕,花满楼安抚道:“姑娘你现在安全了,没有人会伤害你,你放心吧。要不要喝水?还是吃些吃食?”
  杨悦听得很模糊,声音像是在她耳边又像是离的很远,她没有力气动,喉咙干的要命,吞咽一下口水都感觉到了些许疼痛,但是她还是想说话,想要确定:“我回家了吗?”
  杨悦极为虚弱,说话有气无力,不过花满楼耳力极佳,不然还真的会听漏过去。
  花满楼愣了愣柔声问到:“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等你伤好了我就送你回去,好么?”
  杨悦喘着粗气,想要说话,但是每一次的呼吸都给她的身体产生严重负荷,疼痛难忍,最终她挣扎几番还是睡了过去。
  花满楼知道是她情绪起伏太大,身体并没有恢复好,只要人醒了多调养休息休息就好。
  来福端了药过来,小心翼翼喂给昏迷的杨悦,生怕她呛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