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同人 >

(食戟之灵同人)【食戟创塔】冬ノ霧+番外 作者:夜露

时间:2019-10-17 09:38标签: 都市情缘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原作(if)向,创塔毕业后妄想,过去的错过又在巧合下回到正轨的故事,感情线格外明晰(重点) 序章 塔克米曾经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受虐倾向。 尽管一旦遇到料理或是相关的事,他总会精益求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原作(if)向,创塔毕业后妄想,过去的错过又在巧合下回到正轨的故事,感情线格外明晰(重点)
 
 
序章
  塔克米曾经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受虐倾向。
  尽管一旦遇到料理或是相关的事,他总会精益求精到近乎苛刻的地步。他生来就富有挑战精神,越是艰难困苦越要迎头而上,拼起命来工作浑然不自知。一来二去,看在眼里的伊萨米便忍不住吐槽自家哥哥是个不折不扣的S,对自己的那种。
  就算塔克米在某些方面再迟钝,他也听出了双胞胎弟弟的言外之意。嘴上没明说,塔克米心里颇为不痛快。他热爱料理,愿意掏心挖肺那种,听伊萨米“控诉”过去发生的种种,他似乎从未觉得苦,反而乐在其中——由此出发他不由认真思考自己会不会真有点M。
  其结果便是塔克米在研发Trattoria Aldini新一季菜单的当务之急下,竟破天荒放下工作狂和料理痴的人设,停止手头当季菜单开发进度,窝到房间里去上网查找关于痛感啊快感、S啊M等相关资料。然而点开科普文章没多久,他就被内啡肽啊多巴胺啊等等专有名词实力劝退,最后擅自得出结论“我才不是M”,果断叉掉了网页。
  按着太阳x_u_e回顾他能看得懂的部分,塔克米不否认少许痛感能给人带来一小份愉悦之情,只是少许。
  但塔克米知道这必须要排除一个器官。
  他的“心”太过脆弱,“心疼”或“心痛”从没给他带来过半点儿快慰。
 
 
第一章 
  一、
  塔克米睁大了眼睛,他的眼角被阳光蒸腾到发干,满脸不可置信。
  眼前这幕已经称得上是心灵冲击,害他不受控制地动了动手指,幸好没有完全脱力,否则刚挑选好的一袋时蔬必定会散落一地。
  圣母弗洛拉大教堂前的最热闹的正午烈日下,他隔着水果摊位支起的棚架,在老板娘侧身去另一边招呼顾客时候,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心中的那抹颜色快要随着时间模糊暗淡之际,在此时于塔克米的视野中重新鲜艳了起来。
  名字,是什么来着?塔克米张开了嘴,想去叫那人,喉咙里呜咽两声,发不出半点确切声音。
  红发男人正安静地低头挑选土豆,刘海长长了有点挡住他的双眼,身上穿着件灰蒙蒙的夹克衫,看上去有点脏,却无法掩盖那张锋利的帅气面孔。塔克米只能模糊地分辨对方落在y-in影里变成熟的五官,极力迎合脑海深处男人曾经的轮廓,可他还是没能想起更多关于男人的记忆,喊出就在口边的那个名字。
  紧接着,仿佛电影中才会有的镜头就这样出现了。
  闹市中的嘈杂如同在塔克米耳中静了音,来来往往的游客买家只留下穿梭的残影,他的世界里只有那个男人和自己,一切都停滞下来,一切都格外清晰。
  与此同时,男人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在塔克米眼中缓缓抬起了头。眉峰下竖的旧疤无形之中确定了他的身份,塔克米心脏抽动了下。男人放下了手中的土豆,抬起了嘴角,冲塔克米一笑,尽管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笑容不减高中时分的灿烂。
  他热情地唤出了声,打碎了塔克米的惊愕。
  “哟,塔克米。”
  要做比喻的话,这简直是少女漫画中才会有的桥段,图书馆里的男女主人公刚好取下了同一本书,透过书架缝隙,看见了彼此的脸。食材市场的氛围看似与那种浪漫格格不入,对塔克米而言足以在二者之间画上等号。
  男人的声音是那么响,响彻了整片记忆,阵阵信息在脑内翻涌而出,塔克米顺理成章地完成整个条件反射 ,“幸、幸平?”
  男人是幸平创真。
  那个塔克米·阿尔迪尼曾经在高中毕业典礼上,没来得及告白的暗恋对象。
  塔克米的心脏如同被一张无形的手掐紧,跳得又快又重,仿佛在嘶哑地唱着首沉闷又苦涩的歌,调合在一起让他不知所措。
  他的手也终于松了开来,蔬菜重重地落在地上,滚出袋子散落开来,如同一朵烟花,炸裂在集市的走道上。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你了,我还打算下午去你家给你个意外惊喜!”旅人欣喜若狂,在塔克米沉溺过去未作反应时候,已经从摊位另一侧跑了过来,甩开背包任由其自由落体,扑到高中时代的友人身上,给予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塔克米呛了满口灰尘,连连咳了好几下,在幸平一边问他没事吧,一边轻拍他的后背帮忙顺气的过程中调整了过来。他实在是没想过他们会在这种情况下重逢,亲密接触下难言的欣喜适时地扩散开,让他不至于失态或被对方看出端倪。
  “快放开我!两个大男人在公共场合搂搂抱抱太奇怪了!”塔克米被幸平胡茬蹭到脸,说不出是疼是痒,呼吸间嗅到了陌生的热气。
  “抱歉抱歉,实在是太高兴了,”幸平这才放开塔克米,又看见地上一片狼藉,飞快做出了判断,弯腰去帮旧友捡蔬菜,“好像吓到你了,塔克米你的反应还是老样子。”
  人体的余温和男人轻佻的语言让如今在料理界名声显赫的大厨红了耳尖,塔克米受幸平情绪的感染,不由弯起嘴角,笑了出来,“你也是。一样这么会吓人,幸平。”
  塔克米站着稳定情绪,拍了拍有些皱起的外套,随后跟着幸平收拾地面。周围稍作停留观察异样的游客见状,或出手帮忙,或继续自己的采购,集市依旧一派热闹。塔克米谢过热心路人的举手之劳,加上幸平动作很快捡菜动作熟练,很快就把滚到远处的番茄也一并集齐。
  “谢谢,幸平。”
  塔克米像是找到了感觉,这两个字的发音越发熟练。
  “不客气。对了伊萨米在家吗?还有,我可以在你家住上几天吗?”
  “你的问题怎么一下子这么多。伊萨米在。当然可以,你想住多久都可以,我相信伊萨米还有我的家里人都会很欢迎你的。”塔克米一一作答,又谢过幸平帮他拿袋子的好意,带他往集市外人少的树荫方向走去,“说起来你怎么会在这儿?”
  远月毕业之后,连毕业典礼都顾不上,幸平就迫不及待地一个人跑去周游世界,这几年完全可以用销声匿迹在形容。塔克米只知道他在进行料理修行,前两年还偶尔会在料理界听人提起这个名字,近来谈论的少了,加上工作缠身实在有些淡忘,否则不至于刚才差点儿叫不出名字。
  “正好旅行到这里了而已,”幸平反手拎着旅行包,随意至极,低头又刚巧看见塔克米手中的袋子,便问,“我们现在就回去吗?你东西都买完了吗?”
  “喂,别擅自做决定!买东西不是问题,但你好歹有点自觉,在去我家之前,我觉得你更应该去另一个地方。”
  “哦?什么地方?”
  “理发店。”塔克米上下打量了幸平,最后停在对方脸上,做出肯定的宣判。
  “诶?”幸平脱离正常社会许久,显然没有意识到老友为何有了要生气的迹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