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我爹是王羲之+番外(二)作者:苏格拉提拉米苏

时间:2020-03-16 19:47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着王献之先前的动作,司马聃拉动发条,然后那狐狸木雕在他手里颤动起来! 司马聃赶紧把那狐狸木雕放在案上。 狐狸木雕在案上活动了一段距离,然后停了下来。 司马聃来了兴趣,第二次尝试的时候没有那么害怕了。他拿起狐狸木雕,拉动发条,然后将狐狸木雕放到
着王献之先前的动作,司马聃拉动发条,然后那狐狸木雕在他手里颤动起来!
  司马聃赶紧把那狐狸木雕放在案上。
  狐狸木雕在案上活动了一段距离,然后停了下来。
  司马聃来了兴趣,第二次尝试的时候没有那么害怕了。他拿起狐狸木雕,拉动发条,然后将狐狸木雕放到了案几上。
  狐狸木雕活动了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
  司马聃忽然笑起来,他指着狐狸木雕高兴的说道:“真好玩!有趣有趣!难怪有传言说王七郎的智慧价值连城!王七郎果真聪慧!”
  司马聃出身皇室,一岁便登基为帝。这几年他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可是却没有见过这种玩具!王献之能做出这种东西,足以说明他的智商高于常人!
  王献之不以为然的说道:“陛下若是喜欢,那便赠给陛下!”
  司马聃欢喜的握住王献之的小手,他开心的说道:“王七郎真好!你赠东西给朕,朕也要给你东西!跟朕走,朕带你去选东西!”
  王献之没想到这小孩这么大方,他跟着司马聃走出宫殿。
  作者有话要说:  王彪之:想打人!
  啊啊啊!感谢各位爸爸!今天又是r.ì六的一天!木奉木奉哒!o(*////▽////*)q
 
 
第82章 卫将军
  王彪之从宫里出来, 直接回到乌衣巷, 打算找王羲之谈谈王献之的问题。
  没想到王羲之去了军中, 只有王徽之在家。
  王彪之只好派人把王羲之叫回来。
  王羲之回来后, 王彪之立马将今r.ì在宫中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王羲之。
  王羲之听完,他沉默半晌,没有说话。
  倒是王徽之, 把玩着发条木雕,漫不经心的开口说道:“官奴如此年纪,正是学习的时候,本就不适合出仕。叔父非要让他出仕, 眼下又嫌官奴行事不妥。跑来向我阿耶告状。依我看,若是叔父觉得官奴给琅琊王氏丢人了, 不如把官奴叫回来, 让他回到宗塾里继续上学!”
  王彪之转头看向王徽之,他眯起眼睛, 目光深邃莫测的打量着王徽之。
  有问题!
  这小子很可疑啊!
  王彪之就纳闷了,平r.ì里王献之这孩子十分乖巧,为何今r.ì进宫后就变得那么讨厌, 行为如此反常。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教唆, 王献之才会做出那些反常的举动!而这个教唆的王献之的人,一定是王徽之!
  想清楚后, 王彪之不冷不热的冲王徽之说道:“五郎,你喜欢逍遥,不走正道, 我不拘着你。但是,你若是教唆七郎,引他走向旁道。我必定不饶你!七郎是我看好的晚辈!我不允许你干预他走正道!”
  王徽之放下发条木雕,变了脸色,他冷声反驳道:“何为正道?何为旁道?叔父所言的正道,便是出仕为官,在庙堂上与人斗争吗?如此肮脏之道,也配称为正道?”
  “你!”王彪之的脸色瞬间被气青了。
  王羲之蹙着眉头,语气温和的叫道:“五郎。”
  王徽之重重一哼,拿着发条木雕往外走。连木履都没有穿,直接赤着脚离开了屋子。
  王彪之指着王徽之离开的背影,恼怒的骂道:“五郎这小子,真是越发放肆了!阿菟,你必须得好好管教他!若是你管教不了,那便j_iao给族人替你管教!”
  王羲之面色复杂,他没有回应王彪之。
  王彪之摸着心口,喘了喘气,面色渐渐缓和。他对王羲之说道:“阿菟,七郎是个有出息的孩子,我希望你能把七郎j_iao给我教养。”
  藏于袖间的手,微微颤抖。王羲之淡淡一笑,声音温和的回应王彪之:“今夕我会与官奴好好细谈的。”
  王彪之点头,临走前,他又说道:“还有五郎那小子,若是你管不了,那便让族规来管他!不好好教训一番,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晓得了。”王羲之垂眸。
  王献之迟暮归家,走进王家的时候,被许多王家族人冷眼盯着。他仿若无知,继续走向自家院子。
  “阿耶,我归来了!”王献之走进内室,没看到王羲之。
  仆人告诉王献之:“七郎归来了!郎主在书房。”
  王献之便到书房寻王羲之。
  王羲之正在写字,王献之走进去后,并没有出声打扰他。入席坐下,王献之安静的候着。
  一刻钟后,王羲之放下了笔。
  王献之这才凑过来看王羲之写的内容。
  王羲之写了一篇《临护军教》,内容大意是对兵士表示关怀与慰问,鼓励兵士,让兵士知道国家依然重视你们!
  王献之好奇的问道:“阿耶,你这不是闲职吗?”
  听王徽之说护军将军是个杂号将军,没有兵权,只负责武官选拔。
  王羲之转头看向王献之,他淡淡一笑,夕yá-ng的余晖落在他的身上,为他镀上了一层暖色。那张面如冠玉的脸,看起来越发温柔。
  “闲职就不需要做事了吗?”
  王羲之的声音很轻,如同温柔的晚风拂过耳畔。
  王献之察觉到了什么,他一脸乖巧的望着王羲之,主动把今r.ì在宫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王羲之。
  王羲之嘴角含笑,安静的听着。
  等王献之说完,王羲之才缓缓开口,轻声言道:“官奴,可知道嵇叔夜、阮嗣宗,山巨源三人?”
  王献之点头。他当然听说过嵇康、阮籍、山涛这三人的故事。
  王羲之伸出手,揽着王献之的小肩头,将他揽入怀里。温柔的言道:“宣帝当权时,大肆招揽有名望的才子。其中就征召过嵇叔夜与阮嗣宗。嵇叔夜为人正直率x_ing,乃高洁之士。面对宣帝的征召,他多番拒绝。随后,轮到武帝掌权。他也拒绝了武帝的征召。在文帝当权时,嵇叔夜受j-ian人诬陷,惨遭杀害。”
  王献之安静的听着,不知道王羲之给他说这些事,目的何在。
  王羲之又说道:“相比于嵇叔夜,阮嗣宗就没有那么坚定了。他迫于当权者的威逼,做了宣帝、武帝、文帝父子三人的从事中郎。他内心很痛苦,故而借由违法礼教来表达对当权者的不满。”
  王献之点头,阮籍这人挺苦逼的。好好一个人,被司马懿父子三人逼成那样。
  王羲之继续说道:“山巨源看时机到了,便主动为官。而后,还劝嵇叔夜为官。嵇叔夜心志坚定,因此与山巨源断j_iao。”
  “阿耶想说什么?”王献之仰头看向王羲之。
  王羲之伸手摸了摸王献之的小脸蛋,淡笑着说道:“官奴以为,这三人,谁更令你佩服?”
  不假思索,王献之直接回答道:“嵇叔夜。”
  嵇康一直是名士文人的偶像,一曲广陵散,流芳百世!
  王羲之笑容渐深,他轻声问道:“既然官奴敬佩嵇叔夜,为何要效仿阮嗣宗?”
  王献之愣住了,他眨了眨眼睛。没想到被王羲之看穿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