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皇后只想混吃等死+番(下)外作者:团子来袭

时间:2020-03-16 19:32标签: 穿越时空 天作之合
弱,须得按时服药。他把凳子在院中摆放好,示意萧珏和叶卿落座。 随行的有太医,让太医给尊夫人看看吧。叶卿道。 郭达摇摇头,神情苦涩:这些年也看过不少大夫,大夫都说是心
弱,须得按时服药。”他把凳子在院中摆放好,示意萧珏和叶卿落座。
  “随行的有太医,让太医给尊夫人看看吧。”叶卿道。
  郭达摇摇头,神情苦涩:“这些年也看过不少大夫,大夫都说是心病。”
  他一说心病,叶卿和萧珏都陷入了沉默。同一年失去三个儿子,丈夫又被夺了兵权,隐居这深山老林,换做谁心底都不好受。
  “让太医给尊夫人把个平安脉也好。本宫进去同尊夫人说说话,陪她解解闷。”叶卿迟疑片刻后道。
  萧珏和郭达或许还有话要谈,她进去跟郭夫人处着也不失礼。
  说得直白一些,莫不过于男主人接待男客,女主人接待女客。
  郭达迟疑片刻后点了头。
  叶卿便带着太医和两个婢子朝屋内走去。这茅屋从外边瞧着不大,进屋了一瞧,倒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柜子笼箱、桌椅板凳都有,都是木质的,没雕刻什么复杂的花纹,但看得出做工很细致。
  郭夫人躺在临窗的炕上,南方人是不兴睡炕的,叶卿猜测许是郭夫人身体不好,畏寒,郭将军才为她垒了一张炕。
  “民妇身体抱恙,不能给皇后娘娘见礼了……咳咳咳……”郭夫人只说了这一句话,又咳嗽起来。
  “郭夫人哪里话,是我们不请自来,叨扰了你们才对。”叶卿上前两步帮郭夫人拍了拍背,给她顺气。
  郭夫人穿着一身浆洗得褪色的布衣,头发用木簪挽着,面上带着些常年久病的青白之色,眼角已经起了皱纹,j.īng_神也不太好的样子,一双眼里带着些倦意,但周身的气质给人一股非常温婉的感觉。
  看得出,郭夫人年轻时或许不是什么倾城绝色,但绝对是个灵气的江南美人。
  想到郭将军那铁塔似的一尊,再看这般秀气温婉的郭夫人,叶卿忽然就懂了何谓“百炼钢成绕指柔”。
  等郭夫人咳嗽停下来了,叶卿才对着一道进屋来的太医道:“给郭夫人把脉。”
  “多谢皇后娘娘美意,民妇这都是老毛病了。”郭夫人推拒道。
  “宫里的太医总比宫外的郎中医术高明些,夫人便让太医诊治一下。郭将军曾经为大翰立下汗马功劳,却不想回乡之后,受这些苦。本宫和陛下心中,都愧疚难当。夫人同郭将军伉俪情深,若是能治好夫人的病,郭将军心中或许也欢喜些。”叶卿道。
  郭夫人笑着摇了摇头:“皇后娘娘,恕民妇无礼,民妇不会劝说相公出山的。”
  郭夫人这么一说,叶卿就知道她肯定是误会了,解释道:“郭夫人莫曲了本宫的意,郭将军的英雄事迹,本宫也有所耳闻,是先皇对不住你们。陛下继位后,j-ian臣当道,边境蛮夷猖獗,陛下这两年为了整顿朝纲抽不开身,也没时间前来探望二位。当年成王发动宫变,私藏了郭将军的虎符。陛下便是有心再用郭将军,可连郭将军曾经的虎符都不能给,也怕郭将军误会了寒心。如今收回了虎符,陛下才携虎符前来请郭将军出山。无论郭将军愿不愿意再为大翰效力,本宫和陛下心中都是敬重二位的。得知郭夫人疾病缠身,这才想让太医为郭夫人医治。”
  帝王亲携虎符前来,这份诚意是绝对足够的。
  郭夫人听得这些,止不住泪流满面。这些年,她们归乡半点不提曾经在关外的事,却被乡民各种猜忌排挤。
  郭夫人心中也怨恨过朝廷,当年j_iao出兵权回乡,的确是她们自己的选择,可是萧珏继位后,这两年来也对郭达不闻不问。郭夫人不知郭将军心中作何想法,但她自己是为郭达不值的,觉得帝王都狼心狗肺。
  之前郭达在外边煎药,那一句陛下,她就知道是皇帝找来了。
  萧珏问郭达肯不肯重新掌权,她只觉得讽刺。这么多年不闻不问,一旦要用人的时候,就巴巴的找上门来。待飞鸟尽的时候,只怕又会搞一出良弓藏。
  她重重咳嗽,郭达懂她的意思,所以回绝了帝王。
  有时候,介怀那么多年,不是贪图什么,只是需要一个解释,一个让人觉得,曾经付出那么多都是值得的解释。
  郭夫人哭得不能自已,挣扎着要起来给叶卿叩头:“谢陛下和娘娘的记挂……”
  “郭夫人这是作甚,快躺下。”叶卿忙把郭夫人给按回了炕上,文竹拿了个软枕给郭夫人垫着。
  这么多年郁结在心中的一个心结解开,郭夫人泪水怎么也止不住,她哽咽道:“我三个孩子啊……三个孩子都死在了雁门关外!大郎都跟陈参将家的姑娘定亲了,谁知竟遭了意外!那一年我跟相公本来还能有个女儿,西羌军突袭大营,我逃命的时候一脚踩空从山上滚了下去,肚子里五个月的孩子也没了!”
  听到这些,叶卿心中也十分沉重,她拍着郭夫人的后背,试图给她一点安慰。
  郭夫人继续道:“军医说我伤了身子,这辈子也生育不了了。那时我想着总不能让相公绝后,思量着要给他抬个妾侍。相公却笑着同我说,他已被削了兵权,回乡后不过一介山野村夫,要什么三妻四妾……”
  她哭着哭着又笑起来,只是笑里发苦:“我流产后身子调养刚满一个月,相公用军营里的厚棉被裹着我,把我从关外一路背回沪州……我这身子不争气,大病小病无数,但唯有那次流产后,没落下半点病根。”
  “回龙岭是个穷乡僻壤的地儿,这里哪都不好,但我同他都是这片土地养育起来的,我们的根在这里,落叶归根总是好的。给我看病的郎中,都说我怕是没几年活头了。我不怕死,我只是舍不得那个人啊……”
  郭夫人目光望向门外,挽唇浅笑,目光却是悲伤的:“孩子们都去了,我怎放心他一个人在这人世……娘娘觉得我妇人之仁也好,自私自利也罢,只要我还活着,我是不愿他再回那战场了。大半辈子都这般颠沛流离过来了,我跟他都老了,就让他当个普通山野村夫过完这后半辈子吧……”
  说到后面,郭夫人的语气已平静了下来。
  叶卿静静听着,只觉得眼睛发涩,她嗓音有些哑然,说:“好。”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阿卿:(眼泪汪汪)郭将军夫妇这是什么神仙爱情啊!
  狗皇帝:乖,咱们会更甜的!
  某作者:卡!禁止撒狗粮!(无能狂怒叉腰)
 
 
第66章 
  最终叶卿说服了郭夫人同意让太医给她看诊。
  把完脉后,太医神情明显有些凝重,但见叶卿给了使了个眼色,太医在陈述郭夫人病情时,刻意往轻了说:“夫人是这是心中常年郁结所致,思虑忧郁,损伤心脾,则病及yá-ng明冲脉。夫人尽管多想些开心事,微臣再开几剂调养的方子给您,疗养一段时r.ì,想来夫人的体弱之症会好上些许。”
  郭夫人这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还是头一遭有大夫把她病情说得这般轻,当即就苦笑道:“太医莫要宽慰我了,我自个儿的身子的,我自己清楚。”
  太医连忙拱手:“微臣所言,皆是实话,这心口有郁结之气,长此以往,病情可重可轻。想来之前给夫人看诊的那些大夫都是往重了说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