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明朝五好家庭(五)作者:扫雪煮酒

时间:2020-03-10 23:04标签: 甜文 重生
i,她才到处抱怨。 素姐点头道:我来之前你哥哥还说,只怕小翅膀过的不大好,须要助他一助。与你现银只怕也留不住,替你买了十顷地,给孩子添妆罢。袖内将出一个小匣儿递到她手内,微笑道:守的严些个,姨n_ain_ai嘴巴不严密,休叫她晓得。 相夫人笑道:偏你
i,她才到处抱怨。”
  素姐点头道:“我来之前你哥哥还说,只怕小翅膀过的不大好,须要助他一助。与你现银只怕也留不住,替你买了十顷地,给孩子添妆罢。”袖内将出一个小匣儿递到她手内,微笑道:“守的严些个,姨n_ain_ai嘴巴不严密,休叫她晓得。”
  相夫人笑道:“偏你有这些个讲究,若是俺,必叫她晓得!想必戏子们也妆扮好了,咱们去听戏要紧,难得你回来,却要大乐几r.ì才使得。”
  素姐在琉球岛上闷的久了,原是不爱听戏的,此时也起了兴致,大家都到前边入席听戏不提。
  这r.ì大家都在薛家住下,只有喜姐不放心孩子,辞了要回去。小翅膀不得不陪着娘子回家。
  到卧房里喜姐将嫂子与的小匣儿给小翅膀看,道:“这是嫂子与孩子的。”
  小翅膀揭开来看,却是一个十顷的小庄,也值几千银子。他捧在手里好半r.ì都不说话。喜姐道:“不是俺拦着,你就叫咱妈说动了去碰钉子呢。”
  小翅膀将匣儿收起还j_iao到喜姐手上,感激的道:“嫂子原是对俺好的。俺妈那个人总是不知足,休理她!”第二r.ì他照旧去听戏,寻了个机会要去谢嫂子。
  薛二老爷拦住他道:“你嫂子一早带着紫萱她们烧香去了,连相老爷那边都不晓得呢,你出去只说见过了。过几r.ì她们从临清回来再见你。”
  小翅膀只得回去,听了半r.ì戏放心不下喜姐一人在家,喊调羹回家。调羹被人守了一r.ì,已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坐在车上就问:“你合你嫂子说了啥?”
  小翅膀恼道:“还能说啥!俺们都不曾开口,嫂子听说俺们过的不大好,就与了十顷地!”
  调羹先是欢喜,后又觉得不足,恼道:“那时节你九哥穷的衣裳都没两件,就是会讨你哥的好儿,如今可是有钱。只与你十顷地,少了。”
  小翅膀无奈道:“九哥会做生意,俺做生意总是赔!不然嫂子与俺家地做什么?何不把些银子做本钱?”
  调羹气的鼻孔待喷火,恨恨的道:“喜姐管家不如俺呢。还是叫娘与你管家呀。”
  小翅膀摇头道:“你老人家管了两三年,俺的家当叫你败了大半。妈不消说这个,俺自己管。”母子两个一路争吵回家。
  且说素姐将陈绯跟小妞妞j_iao给小姑子照顾,与紫萱带着礼物去德州城外乌衣庵寻紫萱的师叔。
  乌衣庵的主持是个三十岁不到的姑子,生得白净富态,笑起来满面ch.un风。她收了礼物叫人送至师傅院里,自家请素姐到静室吃茶,只叫紫萱进去说话。
  素姐吃着茶,合主持闲话,笑问今上可有子嗣。主持抱怨道:“宫里那个老不死的不晓得使了什么法子,几个妃子无一有娠。我们寻了几个妇人献上,也都不能生养,真真是叫人发愁。”
  素姐回想读过的历史书上好像都说正德并无儿女,想来历史并没有因为她们穿越过来就改变。正德没儿子接位子,将来跟张太后走的近的相家必是没好果子吃,跟皇帝走的近的狄家只怕更没有好果子吃。
  过得一会里边送出一桌素斋来,主持陪着素姐吃过饭,才见紫萱笑嘻嘻出来,合主持说:“多谢师姐陪俺娘闲话。俺们还要去师傅坟上烧香。还烦师姐带路。”
  主持忙去备纸马祭品。素姐趁屋里无人,问紫萱:“她怎么着?”
  紫萱吐舌道:“叫俺给她做儿媳妇呢,俺哪里敢应。她看俺师傅面上也不好勉强的。”
  素姐松了一口气道:“谢天谢地。上过坟咱们就家去,把存在钱庄的银子起出来,速到松江三舅家去。”她两个提心吊胆烧过香,辞了主持要去。
  主持将出三车内造绸缎宫花首饰等物与紫萱,笑道:“俺们没头发,也不好穿这些华丽东西,白放着霉坏了,你将去赏人罢。”
  紫萱笑嘻嘻受了。主持送她们至十里之外,上车执着紫萱的手道:“俺娘家兄弟一家往济南去了。却是托你照应。”
  紫萱应声道:“师姐放心呀。必带着他们南边儿去。”
  主持叹息良久,道:“其实就是今上生出儿子来又怎地?还不是要尊宫里那个做太皇太后?谁敢合皇子皇孙说她是个西贝货。”
  素姐只妆做听不懂,紫萱低着头只是笑。主持也不过有感而发罢了,正要她两个听见当做没听见,说了几句惜别的话下车去了。
  过了临清,紫萱才道:“我瞧着她很是个明白人,为何不走呢?”
  素姐笑道:“她比不得你,已是上了那条船,无论如何是不得下船的,只好一条道儿走到黑。所谓身不由己,就是这般了。再者说,咱们一登岸她就传了消息来,她手中权柄可不小,只怕也是不舍得放手。”
  紫萱低头道:“娘,都怨俺,害全家在中国呆不下去!”
  素姐搂着女儿笑道:“就是没有你认这个师叔,只你相表叔那般行事,总是要倒霉的。将来也必受连累。何况,琉球有千般不好,也有一样是好的。”
  紫萱笑道:“自由!一踏上岸,连睡觉都要想想,实是累的慌。看依霜依雪两个拘束的,俺就气闷。她两个说起婆家来,都好生伤心呢。”
  依霜依雪两个从小跟紫萱常在一处,也是极活泼的x_ing子。隔了几年不见,却是木木的,听说在婆家都不得自主。素姐疼爱的看着女儿,轻声道:“你想家了?”
  紫萱靠在母亲的膝上,笑道:“在琉球的时候,俺只说琉球连山都不高,狠是无趣。现在却觉得再没有比琉球更好的所在了,还有哪里,妇人可以想出门就出门?”
  素姐微笑道:“天下之大,这样的所在必是有的,只是在中国,咱们这样的身份,绝没有逛大街的机会。你前一阵子还说要不出二门,还抱怨娘笑话你。现在可明白了?不出来容易,想出来可是难的紧。”
  紫萱嘻嘻的笑。取了几张纸开单子,把到苏州要买的东西一一写下。琉球差不多的东西都没有,家里少什么,要使什么,没有比当家人更清楚的了。素姐一边看她写,一边想还少什么,说与她听,不知不觉回到济南,还在薛二舅家住下。
  陈绯在薛家住了两三r.ì,虽然几位薛夫人待她都极好,然她被隔在二门之内,行动处都有人跟着,闷的要死。
  好容易紫萱回来,陈绯妆不得小姐模样,问她:“你一路上合我说大明湖,几时咱们游湖散闷去?”
  紫萱抱歉道:“不能。从前俺还小的时候,倒是能出门。如今大了哪里能出二门?阿绯,你再忍耐几r.ì,俺们到了扬州就好了,说不定能游瘦西湖。”
  自月港上岸,不论坐车坐船,最多也就是在帘后瞧瞧。偏生所行都是人烟繁华之处,紫萱也变了x_ing子似的,举止都秀气了许多,就是小妞妞都老实了七八分。
  陈绯有样学样,虽然不曾出错,却是闷的紧。她从来没有想过大户人家的小姐夫人吃的好穿的好,过r.ì子却合坐牢似的。在琉球岛上时,难怪狄夫人极少出门,就是出门也只是跟狄举人在海边无人处闲走。紫萱也不似她们几个疯耍,但出门必是有事。原来她们在中国过的是这样的r.ì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