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良跃农门+番外(四)作者:浮波其上

时间:2020-03-10 22:17标签: 重生 逆袭
静。 胡月英披着衣裳冲到关明屋前,拉了屋门才踏进去了一步,就见到床上关家男人都搅合在一起,正对着她的是关文和关全的后背。 胡月英忙叫了一声全哥,关全嚯一声转过头来,看到胡月英顿时皱了眉,厉声喝道:谁让你进来的?关了门出去!这儿没你事儿! 胡月
静。
    胡月英披着衣裳冲到关明屋前,拉了屋门才踏进去了一步,就见到床上关家男人都搅合在一起,正对着她的是关文和关全的后背。
    胡月英忙叫了一声“全哥”,关全“嚯”一声转过头来,看到胡月英顿时皱了眉,厉声喝道:“谁让你进来的?关了门出去!这儿没你事儿!”
    胡月英被吓了一跳,平时关全虽然对她不算热络,但也不算冷淡,今r.ì还是头一次关全这么吼她。
    胡月英顿时委屈上了,可也不敢不听,忙慌慌地阖了门,又一手掩了脸哭着跑回自己屋去了。
    关明屋里扭打在一起的关明和关武丝毫没有歇战的意思,发起脾气来关武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关明却是不想在儿子面前示弱,硬着头皮跟关武死磕。
    关文心里一阵烦躁,蓦地大喊道:“够了!像什么样子!别打了!”(未完待续)
 
☆、第二百四十九章 干柴烈火
 
关文的话关武一向是要听的。
    关文发了话,关武发狠一般用力甩开关明逮住他的手,从床上下了来,喘着粗气理自己有些乱的衣服和头发。前襟已经被扯散了,头发也有些散了下来,脸上还有几条红痕。
    关全拉着关武站一边,像是怕关武再冲上去似的,死死盯着他。
    关止承也下一刻就上去扶住了关明。
    关明气得头上冒烟,一只手哆嗦着指着关武,另一只手捶着胸口直说自己是“造孽”,嘴里骂骂咧咧地说:“老子咋有你这样的儿子,要知道你长成这副德x_ing,就该等你一出娘胎就溺死你,也好过这会儿你大了大了跟老子动手犯上!”
    关武“呸”一声,见关文看向他,嘴里要说的话到底是没说出口。
    关明一直骂着,关武便梗着脖子站在边儿上由得他骂,也不出言搭理。
    关明骂了一会儿或许也觉得没人回应他有些没劲儿,骂声渐渐停了,又委屈起来,指着关文几个道:“你们几个还是不是我儿子,你们老子都这样了,还能动手打老子,老子还是不是你们的爹……”
    关武重重地喘气般哼了两声,甩了甩肩膀挣开关全,自己捡了条小板凳坐了下去。
    关全也就默不作声地站在关武和关文中间,从头到尾他就没发过一句话。
    关明说:“老子这样了,也不说让请大夫瞅瞅,也不去抓药给我熬了补身子。一个二个就心疼媳妇儿让媳妇儿去睡去,那么大晚上的爷们儿都还没睡也没说弄点吃的来填填胃……”
    关文打断他说:“爹,让她们出去的是你,可不是我们先开的口。”
    关明顿时噎住。
    当时他不想让关武在娘们几个面前说溜了话丢他的面子,目的可不是要让她们就这么撒手不管了啊!大晚上的他现在肚子都饿了!
    关全去拨了拨灯芯,关文看着关明说:“爹,你也别扯你三个儿媳妇儿的事儿。就说今儿的事情。”
    关文重新坐了回去,见关止承要张口,抬手打断他说:“六弟你还没成亲,没说这事儿的资格。读书娃子不是一直就一口一个礼义廉耻挂嘴上的。你要说就说礼义廉耻,不说礼义廉耻,其他的你也甭说。”
    关止承被关文堵了嘴心里很是不高兴,方才关文叫关武和关全出去没叫他他心里就有些膈应,现在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瞪了关文两眼,还是撇开眼神盯了地。
    关文对关明道:“爹。你说今儿这个事儿你要怎么处理?那刁老妖可不是个善茬。”
    “我、我哪知道怎么处理!他能把我怎么着!”
    关明明显有些言辞闪烁,眼睛也不敢看关文了,见关文还望着他只道:“老子现在腿都动弹不了,他还能把我怎么着!”
    要是李欣在这儿的话,李欣怕是要说,关明装腿瘫了不仅是想问几个儿子要钱,而且也想借此躲刁老妖。
    可人家刁老妖是那么好躲的人吗?
    关文道:“爹,刁老妖的名号可不是白白叫的。谁都知道他牙尖嘴利爱占便宜,你睡了刁老妖他老娘,刁老妖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一句话说得关明顿时脸涨得通红。
    关武哼了声。说:“怕是他想就此把刁老妖他老娘娶进门来遮丑,人家刁老妖他娘还会觉得他没担当了些,看不上他呢!”
    “二弟!”
    关文责备地叫关武一声,关武冷哼着别过头去。
    这一来一往的对话更是让关明臊地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去。
    关止承没忍住,责备关武说:“二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就算爹跟刁老妖他娘怎么怎么了,那又如何?刁老妖要是真敢把这事儿说出去,他娘头一个没命会被沉塘,爹只不过损坏些名声,等刁老妖他娘死了。还可以说是刁老妖他娘自己耐不住找上爹勾引爹的,反正刁老妖就是个撒娇扮媚的假男人,风流债也一大堆,爹可从来没做出啥出格的事儿……”
    “我让你说礼义廉耻你就是这么说礼义廉耻的!”关文恼道:“小小年纪心肠这般歹毒,说要把人沉塘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你圣贤书都读哪儿去了!”
    关文的厉喝顿时让关止承吓了一大跳。缩了缩脖子到底不敢跟关文呛声,只是嘀咕:“孝字当头,当然要先保了爹才对……”
    “小六,大哥对你太失望了。”关文揉了揉额角:“你不说礼义廉耻,要说孝道,那也成,可是你们读书人不也讲什么……孝悌忠信?你做人的诚信又在哪儿?前头你花钱买秀才功名的事儿就算了,捅出去你怕是你吃不了兜着走没好结果,可如今这更关乎名声,尤其是还伤害别人的事儿你也想法设法地要去做?就为了保爹?刁大娘那也是一条命!”
    关止承顿时恼道:“大哥你什么意思,我又没说要把这事儿捅出去,我当然也希望这事儿不被别人知道。可要是刁老妖真讹上咱们可怎么办?拿这话威胁威胁他怎么了?”
    关文顿时说不出话来、
    关止承在这件事情上脑子还真灵光,怪不得一直坐在关明旁边不急不躁的。关明出了事儿还能想着要装腿瘫来躲避人,估计也是关止承教的。
    父子两个,真是狼狈为j-ian!
    要说今r.ì出的事情,其实细细说来关明也真够倒霉的。
    他白r.ì照例地去村头赌点儿小钱,赢了点儿本回来,瞧着身上钱多,脑子一充血就说要请几个赌友去喝一盅。几人聚在一起喝了一会儿,关明有些醉醺醺的了,就又起了心思想去找个白生生的妞睡上一觉。摸了摸怀头揣的银子,觉得还有不少,就去了个隐蔽的私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