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替嫁美人(下)作者:绿药

时间:2020-03-03 23:23标签: 种田文 美食
吧嗒一声,眼泪落下来,落在石桌上。 段无错的视线越过手中捏着的瓷勺,望向石桌上的那一滴泪,神色莫测。 青雁吸了吸鼻子,努力压抑着哭腔,小声说:小时候他们因为我长了一双紫色的眼睛说我是妖怪他们还想烧死我呜呜呜 这借口,多好呀。 青雁泪眼朦胧地去
 
  “吧嗒”一声,眼泪落下来,落在石桌上。
  段无错的视线越过手中捏着的瓷勺,望向石桌上的那一滴泪,神色莫测。
  青雁吸了吸鼻子,努力压抑着哭腔,小声说:“小时候他们因为我长了一双紫色的眼睛说我是妖怪……他们还想烧死我……呜呜呜……”
  这借口,多好呀。
  青雁泪眼朦胧地去瞧段无错脸上的表情,可她实在看不出来段无错有没有信。她吸了吸鼻子,小心翼翼地说:“殿下,你会不会也因为我的眼睛觉得我是妖怪?”
  段无错瞥了一眼她的眼睛,说:“是挺难看的。”
  然后他便没有再说什么,继续不紧不慢地吃着粥。
  青雁偷偷看了他一眼,用帕子擦了眼泪,也低下头继续吃粥。她心想兴许段无错只是随口一问的。
  两个人都没在说话,在简陋的小院相对而坐,食鲜美的j-i丝粥。j-i丝粥香嫩软糯,唇齿留香,直接暖到胃里。
  青雁吃着吃着,嘴角翘起来,整个人都跟着开心起来。
  段无错瞥她一眼,问:“今晚还想吃r_ou_吗?”
  “咳咳……”青雁下意识的弓腰含胸。她咽下嘴里的粥,重新坐好,一本正经地说:“这里毕竟是寺庙,本公主身为女眷宿在山中不合适。一会儿闻溪来接我,我便回家去。”
  段无错“嗯”了一声,随口道:“回家去是更方便些。”
  这话明明没什么问题,可青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听出了些别样的意思来……
  闻溪知道青雁总是起得很晚,也没有很早来接她。她来寺里接青雁,还是那个叫做不妄的小和尚跑到后山的木屋告诉青雁。
  青雁临走前回头望向段无错。
  他坐在一张木椅上,微眯着眼,在晒太yá-ng。yá-ng光落在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白得非比寻常。每当他眯起眼睛藏起那双漆眸中的深邃,那略微扬起的唇角让人觉得他温柔得一塌糊涂。
  青雁又想起太后。
  青雁想,如果她有这么一个漂亮儿子,一定会好好疼爱,绝不偏心,更不会让他受一丁点委屈。
  青雁小声嘟囔了句什么,转身离开。
  她以为自己声音足够小,就连身边的小和尚不妄也没有听见。可是院中的段无错却惊讶地睁开眼睛,有些奇异地望向青雁的背影。直到青雁的身影看不见了,他才莫名轻笑了一声。
  他听见了。
  ——她说:“太后这个乌龟王八蛋。”
  回去的马车上,青雁明显比来时开心许多。每当她想对闻溪说些什么的时候,对上闻溪那张板起的脸,只好把话咽下去。
  她掀开垂帘向外望去,当路径一条小溪时,她让马夫停车。
  青雁跳下马车,步履轻盈地跑到小溪边,蹲下来,双手捧起一捧溪水,凑到面前闻了闻,清凌凌的溪水从她的指缝滴落。
  “你在做什么?”闻溪板着脸问。
  “我在闻溪呀!”青雁弯起眼睛,笑得灿烂。
  闻溪一怔,对着她这张让人生不起气的脸,沉默了。
  青雁任由手心里的溪水流尽,她拽了拽闻溪的袖子,特别真诚地说:“我那r.ì态度不好语气不对,闻溪姐姐不要生气。好不好?”
  闻溪板着脸,一言不发。
  青雁眨眨眼,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闻溪悄悄移开视线,实在是不想对上她这副无辜惹人怜的小模样。
  青雁的眼底生出一丝得逞的笑。她也不再逼闻溪,主动拉起闻溪的手,说:“走啦,咱们回去。我上次听白管家说有一家的卤r_ou_特别香,咱们等会儿先去买了再回府……”
  闻溪任由青雁拉着她往马车的方向走,默默听着她的喋喋不休。有点聒噪,偏偏声美又甜。
  闻溪的脚步忽然顿住,反手握住青雁的手,猛地一拉,将她拉到身后。她眯起眼睛,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眼睛还没有看见,耳朵已经先一步告诉了她危险降临。
  “怎么了?”青雁话音刚落,也觉察到了不对劲。
  无数人从周围钻出来,一个个彪形大汉虎背熊腰,穿的衣服各式各样,好坏参半。不遮面,动作也不整齐,不像是哪方势力派出的人手,倒像是土匪强盗一伙。
  密密麻麻站起一起的彪汉们向两侧让开些,从人群里走出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男人看上去没有旁人那么魁梧,也年轻些,可是眼中的狠厉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才是这伙人的头儿。
  闻溪冷声道:“你们若要钱财,都在马车上。”
  为首的男人抬手,傲慢地嗤笑一声,说:“请王妃办一件事。”
  作者有话要说:  快过年了,19号开始要几地跑忙碌起来……
  接下来的一周双更,19号到年后尽量r.ì更,不过希望不大。
  ②接下来的一周继续一更,努力攒存稿,这样过年阶段就不会断更。但是有个问题,我攒存稿从来没成功过,所以很可能到了19号存稿是0……
  所以是还是打破记录做到有存稿的②?
 
 
第46章 
  听他这么说, 青雁反倒是松了口气,至少这些人的目的不是当场取她x_ing命。
  活着可比什么都强。
  “什么事情?”青雁警惕地问。
  黝黑男人咧嘴一笑, 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请王妃到我的地方小坐。慢慢说。”
  青雁倒是想拒绝,可是瞧着对方人多势众,显然根本没有拒绝的法子。好在这伙人在路上没怎么刁难青雁, 还让青雁乘坐着她原本的马车,只是将车夫撵了,换了两个他们的人。
  马车里,闻溪思量了一番, 若是她自己想要逃走并不难,可带着并不会武功的青雁显然不太可能。好在这些人显然掳走青雁有别的目的,更像是钓什么人上钩。她略一思量,对方对青雁的称呼是王妃, 想来是和湛王有关。想通了这一关节,反倒不那么急着逃走。只能是暂且按兵不动。
  不过, 这些人连湛王的妃子都敢劫走, 显然并非一般的强盗土匪。闻溪不由又有些忧虑。她时刻警惕着, 若有合适的机会, 她还是会带着青雁逃走。
  这伙土匪大笑高歌, 赶着马车一路往城外走,自然不从城门走,而是从他们这些匪人熟悉的小路、山路离京。
  山路不好走,一路上, 坐在马车上的青雁被颠得五脏六腑都要颠出来了。
  青雁上午离开永昼寺,回城的半路上被劫走。等到这些人将青雁带到山上去,已经是傍晚时分。青雁足足在马车上颠了一r.ì,头昏眼花,中间还吐过一次。
  闻溪扶着她,声音冷邦邦的:“不是娇气的时候,你要是这个时候病了那是自寻死路。”
  青雁虽然身体不舒服,可是脑子里清醒得很。她拧着眉,没什么力气说话。
  这里显然就是这群土匪的老窝,青雁被领着往里走,山间的土匪抱着胳膊上下打量着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