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重生之与君厮守 作者:于欢(中)

时间:2019-11-06 08:25标签: 重生 女扮男装 情有独钟 朝堂之上
着她一同受罚了。 槐树是一颗老树,树干宽广到要由十几人张臂环抱才能抱住,树下有一个圆形的讲坛,丁绍德与李公武便罚在此处顶书。 你不是比我这个老师还看好公武吗,怎的也舍得罚他了?杨亿今r.来国子监巡查,一来便看到了槐树下围观的场面。 《孟子梁惠王
着她一同受罚了。
  槐树是一颗老树,树干宽广到要由十几人张臂环抱才能抱住,树下有一个圆形的讲坛,丁绍德与李公武便罚在此处顶书。
  “你不是比我这个老师还看好公武吗,怎的也舍得罚他了?”杨亿今r.ì来国子监巡查,一来便看到了槐树下围观的场面。
  “《孟子·梁惠王下》中言:‘今有璞玉于此,虽万镒,必使玉人雕琢之。’”
  杨亿笑了笑,“玉不琢,不成器,这可是一块好玉啊!”
  从槐树空缝中杨亿看到了李公武身旁那个同样顶着书瘦弱的少年,惊讶的问道:“他是...”
  杨亿有些眼熟,但是想不起来了,老学正摸着花白胡子眯眼一笑,“璞玉。”
  杨亿覆上自己的下巴,摸着那一小撮胡子,深邃的望着,“璞玉吗?”
  槐树下来往的人很多,且旁边长廊内的讲堂是最近新生授课的第一堂教室。
  “这不是杨教授的弟子,李公武吗...”
  “公武兄,你怎的...”李公武的少年玩伴惊讶的上前搭话。
  李公武顶着书,不能动,只能无奈的眨着眼睛。
  “今儿太yá-ng可是打西边出来了,贤弟居然也被老师罚了。”也有些人落井下石。
  “旁边那个是谁,怎么从未见过?”
  国子监的学生,都是规矩的世家子弟,多是家规严厉不允外出的,因此很多人都不认识丁绍德,也没有见过她。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不过我说出来,肯定让你们大吃一惊。”监生人群里有人故意卖弄玄虚。
  “这人是谁?”
  “就是那东京最有名的混混,丁参政家的四郎,丁季泓。”
  他们不认识,但都听过其名,有些家中长辈教书时还会拿丁绍德出来做说教,告诫着族中子弟,莫要像丁四郎那般不学好,让家中蒙羞。
  “这人怎也可到国子监来读书?”
  “大将军的儿子怎和这个混混到一起了?”
  “少言几句吧,人家可是副相的息子,又有做殿帅的哥哥,是朝中大贵。”
  着长衫的监生们听罢言止,不过私下还是有些小声音在讨论着。
  随着讲室旁水漏的水装了一半,竹筒倾倒,敲击在另外一块竹片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这堂课就结束了。
  “赵容,今r.ì你迟到了,罚你抄《文苑英华》第二册 。” 
  赵静姝站立桌子上嘟起嘴躬身道:“是。”
  教授走后赵静姝翻开书,“我的天呀,这第二册 是全诗。”翻了翻后皱起眉头,“这么多,我得抄到何时呀!” 
  “姑...”千凝想了想如今她们的身份,于是改口,“三郎君,这书还是您翁翁下令编纂的,主两万篇文章,教授只让您抄诗,算是罚得轻的了。”
  赵静姝抱起书,“这还轻?不管了,咱们去抓几个字写的好的,”心中想着该到哪里找倒霉鬼,“我可不想真的一个人抄完。”
  千凝跟在她身后摸着头,“可是...咱们人生地不熟的...”
  厚厚的诗集顶在头上使得他们不能做大幅度动作,“都怪你,非要找我说话!”
  李公武睁开闭着的眼睛,一侧头,头顶的书差点掉了下来,赶忙用手扶着,“怎的赖我了,明明是你...”想了会儿,好像是自己先找丁绍德搭话的,“我...”
  “折四哥,你瞧那儿?”讲堂长廊栏杆处,三五个少年围在一起,以一个身才略魁梧的少年为首,他们称呼他为折四哥。
  除他之外,其他几个少年都长得俊美,其中一个亦如女子那般,看着弱不禁风。
  折四卷身躺在栏杆旁,微眯着眼睛看着前面走过来的人,手指轻轻敲打着栏杆,“楚腰纤细掌中轻。”
  折四身后站着那个白脸少年,如今正抚弄着他肩头上的发带,“四郎可是看上了?”
  折四将自己铜黄的手搭上少年白皙纤细的手拍了拍,“怎么,你吃醋了?”
  “千凝,他们那么多人围在树底下是在看什么?”
  千凝踮起脚伸长脖子瞧了瞧,摇头道:“人太多了,小底看不到。”
  怀揣着好奇,赵静姝往树底走去,却不知自己已经被几个人盯住了。
  自魏晋来男风盛行,青楼中不仅有女娼妓,也有长得俏丽若女子的男娼,到如今东京城青楼遍布,男风达到前所未有的鼎盛,豢养娈童之事普遍,许多高官子弟纷纷效仿。虽也有相关的禁娼法令,但却没有真正的执行。
  “两位郎君长得这般俊俏,这是要去哪儿呀?”
  赵静姝被三两个少年堵住了去路,千凝见状将主子挡在身后,直挺着小身板,警惕道:“你们是什么人,要做什么?”
  “小公子不要害怕,我们都是好人~”
  听着身后想起的y-inyá-ng怪气之声,赵静姝耸肩转身,“你...是内侍...说话这般y-inyá-ng怪气的。”
  对于赵静姝错把他当成了净身的阉人,那少年的白脸瞬间涨红,“你!”
  折四将少年拉扯到身后,握着扇子拱手道:“我这小弟幼时伤了嗓子,才这般,在下没有别的意思,只想与小郎君结j_iao结j_iao。”
  眼前的人虽然说的很有礼貌,可是赵静姝看着他打量着自己的眼神,就如一个老色鬼一般,她深思,莫不是被拆穿了身份?
  “我不想和你们结j_iao,请你们让开。”赵静姝准备绕开他们。
  “不识抬举!小子,你可知道你眼前的是谁!”白脸少年不让路,叉腰抬手呵斥。
  “我管你是谁!”赵静姝没好气道,觉得今r.ì真是运气不佳。
  “在下乃云中折氏,名惟信,先父折御卿。”
  “折家...”赵静姝深皱起眉头。
  千凝拉了拉赵静姝的袖子,俯耳压低声音道:“三公子,折家是云中大族,也是和杨家齐名并列朝中的武将世家。”
  少年们见二人脸色突变,于是昂首蔑视了起来,“怎么,怕了?怕了就...”
  赵静姝不想惹事生非,也不想惹到这种权臣的弟子,只是这些人实在让她厌恶,厉声道:“让开!”
  “哎,你别不识抬举...”见说的没用,少年们便推搡着出手。
  赵静姝将书堆给千凝,lū 起了袖子,与这群出身仕宦的世家子弟扭打在了一块。
  此番若是被她母亲杜氏瞧见,估计得训斥到次r.ì天明。皇家礼仪下,少烈女,多是赵衿那种温婉贤淑,像赵静姝这般的,怕是也只有她自己了。
  天x_ing不喜权势争斗,但是x_ing子烈,连道观十余年的清修都不能将她的x_ing子磨平,何况是宫闱里嬷嬷半年的教导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