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穿越异世种田教书 作者:翘袖折腰(一)

时间:2019-10-16 08:50标签: 穿越时空 天作之合 甜文 朝堂之上
文案: 纪修然一睁眼,发现自己到了异世古代的科举考场,作为地道的理科生,看着面前的试卷十分头疼 好在有原身的记忆,才能勉强过关 出了考场才发现,更悲催的还在后面,谁来告诉他,原主分明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会有个未婚夫 再坑爹,也只能咬牙认了,好在
 文案:
纪修然一睁眼,发现自己到了异世古代的科举考场,作为地道的理科生,看着面前的试卷十分头疼
好在有原身的记忆,才能勉强过关
出了考场才发现,更悲催的还在后面,谁来告诉他,原主分明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会有个“未婚夫”
再坑爹,也只能咬牙认了,好在还有一个金手指——“记忆之书”
本想靠着它,种种田,教教书,平平淡淡的过这一世
谁知,为了完成原主最后的愿望,去考了个科举,便一去不能返……
 
纪修然(哭唧唧):三王爷,请放下官回家种田教书!
石靖琛(冷着脸安慰):修然,不哭!
 
阅读指南:
1.1V1 HE 主受 轻松文
2.前期种田,后期入朝为官,最后回归田园
3.有金手指,不大,最大的外挂是后期抱了一个金大腿
4.非生子,但后期有包子出没
5.全文架空,考据慎人
 
(开新文,《(生子)篆刻师也会蒸“包子”》现耽,篆刻师受X总裁攻)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甜文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修然 ┃ 配角:石靖琛,纪家人,三王爷,公孙子瞻,曾君辉等 ┃ 其它:1v1,he,主受
 
第 1 章(修文)
  如水月光撒下来,照着低矮的一排排的隔间。
  其中靠中间的一间隔间里,昏黄的油灯晕出一圈圈惨淡的黄色,打在这隔间里寥寥无几的物事上,投下一片片晦暗的y-in影。
  简陋的长条木板,一个稍宽的搭在上面,一个稍窄的搭在下面.
  这样一上一下的搭在墙上,便形成了一个可坐的长凳,一个可以伏案书写的简陋书桌。
  此时这张临时搭建的简陋长案上,一个身形消瘦的身影趴倒在上.
  一只手搭在桌上,一只手自然的垂落在身侧,因为其面部背对着油灯,在着y-in暗的灯影下,昏暗的脸色看上去像是带着一丝死气的青灰。
  维持着这个诡异的姿势很一会儿,这人耷拉在一侧的手指才微微的动了动。
  接着便听到这人带着痛苦的低吟,眼睫微微一动,慢慢的睁开眼睛。
  眼神迷茫的抬起头,感受的周围昏暗的光亮,不适应的微微眯了眯眼,想要抬手挡住s_h_è在眼中的光线。
  但没想到,微微轻动那条搭在桌上的胳膊,便传来一阵麻麻的酸胀感,此人忍不住“嘶”了一声。
  然后想抬起另一只手揉一揉这只因为不良姿势而酸麻的胳膊,才发觉自己全身无力。
  此时他迷蒙的脑袋才慢慢的清醒过来,感受到自己的处境诡异而又疑惑。
  但他此时感觉到浑身的酸软无力,不舒服的很,无力思考其他,只好又趴倒桌子上,支撑住自己无力的身体,让自己稍微感觉好受一些。
  微微闭上眼,才有些心力仔细的想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失去意识之前,他好像是走在回家的路上,然后突然感觉到后脑勺一阵剧痛,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醒过来便感觉整个人都有些不对劲。
  闭着眼想了一会儿,想不出一个所以然,他又睁开眼,想要看清楚自己所在的是什么地方。
  这一看不要紧,一看着实吓了他一跳。借着屋外的月光,和桌上昏黄的灯光,他大概看清楚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大致情况。
  简陋低矮的小隔间,临时搭建的粗糙的长凳长桌,以及放置在桌案另一头的藤篮.
  油灯旁边的装着半干墨汁的砚台,被他一直压在下面的,有些散乱的纸张,以及滚落在纸张边上的毛笔。
  他看着这些诡异的东西,完全看不出这是怎么回事,感受的又一阵的不适,又轻轻的闭上眼,遮住眼里的烦躁。
  突然,他皱紧眉头,抬起酸软的手附上自己的太yá-ngx_u_e,忍不住发出“嗬嗬”的痛吟声。
  就在刚刚的那一瞬间,脑海里涌出里大量的陌生记忆,那是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
  这人姓纪,名钧,字修然,大夏国,青yá-ng镇,青山村人士。
  巧的是他也叫纪修然,与这个青年同名,只不过他是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
  现在这种状况,应该是穿越了吧
  他忍不住在心中暗叹一声,谁曾想他一个大好青年一朝不慎便穿越到了,这个没听说过的时代,说不定还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脑海里关于另一个人的记忆在飞快的涌出,弄的他脑袋胀痛不已,但又让他清晰的看到了另一个人的一生。
  待属于这人短短二十年的记忆涌现结束之后,胀痛感消失,纪修然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不禁再次回忆起之前看到的记忆。
  经过仔细回忆了一番之后,他才弄清楚了他现在大概的情况。
  循着这人的记忆,他无助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纸笔。
  没错,他倒霉的穿越到了考场上,这人在他来之前,正在参加院试,考中之后便是秀才。
  这人花十几年时间读书,花费了家里大部分的收入,一直想考中秀才,光宗耀祖。
  现在终于熬到院试,马上就可以实现目标了,但却又因为体弱而猝死在考场上。
  想到这里,他不自觉的眼睛微涨,鼻头微酸,心底淡淡的涌上一丝不甘心。
  感觉到不属于自己的情绪,他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心口,轻轻叹了一口气,低声呢喃了一句:“你放心吧,我会帮你实现愿望的。”
  话落,他便感觉自己的心口一松,之前一直压在自己身上的那道气息消失了,心底莫名的有一股失落.
  他知道这人残留的意识已经离开了,这个世上从此再也没有纪钧,只有纪修然。
  纪修然心里有些酸胀的感伤,这样一来,他也再没了退路,再也不可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再也见不到那一世的亲人朋友,再也不是那个随x_ing而活的纪修然。
  感慨过之后,他感觉到刚才的一番歇息,终于赞起了一些力气,抬起手揉揉脸,打起些j.īng_神,勇敢的面对现在的困境。
  虽然说的轻松,但当他看着面前的毛笔,和繁体字,顿时有些头疼。让他一个大学专业应用数学的,地地道道的理科生去考经义,这不是难为他嘛。
  再说了,算起来他已经有十多年不碰毛笔了,现在让他拿着毛笔写字,当真会写出一手 狗爬。
  其实他自从五岁开始,不会拿铅笔,便被爷爷教会拿毛笔,之后的数年如一r.ì的每天十张大字,一天不落的用功练习。
  如此持续到爷爷去世,自己家老头子接手他的教育,对他更加的严格.
  但是当时的他已经开始叛逆,越是压迫便越是厌烦,最后干脆借着课业太忙的借口,完全放弃,之后十几年的时间里,便再也没有碰过毛笔。
  现在拿起手边的毛笔,纪修然有些怔愣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这人的身体过于柔弱,手上也没有多少r_ou_,但在指腹却能感受到薄薄的茧,可见此人是如何用功。
  想到这里,他的神情严肃起来,端正了自己的姿势,提笔便想要在纸上书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