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农家恶妇(上)作者:南岛樱桃

时间:2019-07-11 11:58标签: 布衣生活 种田文
文案: 何娇杏貌若春花,偏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恶女,一把怪力,堪比耕牛。男人家眼馋她的多,有胆去碰的一个没有。 别家姑娘打从十四五岁就有人上门说亲,她单到十八才等来个媒人,说的是河对面程来喜家三儿子程家兴。 程家兴在周围这片也是名人。 生得一副
 文案:
  何娇杏貌若春花,偏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恶女,一把怪力,堪比耕牛。男人家眼馋她的多,有胆去碰的一个没有。
  别家姑娘打从十四五岁就有人上门说亲,她单到十八才等来个媒人,说的是河对面程来喜家三儿子——程家兴。
  程家兴在周围这片也是名人。
  生得一副俊模样,结果好吃懒做,是个闲能上山打鸟下河摸鱼的乡下混混。
  良心提示:
  1.主要写家长里短,搭配挣钱发家,别对男主期待太高,不是高大全人设,就是个一肚子鬼主意的村里混混。
  2.架空背景,谢绝考据。
  3.苏文作者只写苏文。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娇杏,程家兴 
 
  作品简评:
  末世女穿越古代乡村y-in差阳错嫁了不着调夫郎,她凭一手蛮力镇恶邻,一手厨艺致富发家。从定亲时一穷二白,到数年后良田美宅银钱无数,女主实力演绎何为生财有道御夫有术。本文讲述了“河东狮”与“乡村混混”由脸而生的神仙爱情,是一部夹杂着柴米油盐人生百味的生活喜剧。
  作者文笔老练,在人物刻画上功底深厚,主配角鲜活生动。行文很接地气,文章轻松诙谐通俗易读。剧情起自生活,由平淡中生趣味。
  
 
第1章 
  何娇杏提着手里的麻布袋子走在村道上,昨儿下过雨,土路都润s-hi了,她怕踩滑走得慢些,用过早食去石匠家借碾盘碾了三十来斤米,回来家里都做上午饭了。
  雨水节刚过,天逐渐回暖,乡间枯草都发出新芽,田间地头已经忙起来了。
  老何家四世同堂,顶梁柱是何娇杏她爹及叔伯几个,老爷子尚在,按说不到分家的时候。可这一家人实在太多,何娇杏同辈的兄弟就有十个,姐妹还不上算,其中有不少又娶了妻生了子,一个屋檐哪挤得下?
  早几年老太太没了之后老爷子就拿主意分了家,他跟大伯家过,让另几房按年送孝敬。
  何娇杏她爹在兄弟里行二,这年四十有六,婆娘姓唐,给他生了两子一女。何娇杏夹中间,她头上有个大六岁的哥哥,下面有个小四岁的兄弟。
  兄弟还有几年说亲,倒是她哥,早娶了媳妇进门,儿子都有了。头年冬,嫂子又揣上,这三十斤白米就是给她备的。
  何娇杏提着米袋进了院子,就看见四房的香桃坐在隔壁屋檐下补衣裳,她看过去时香桃余光瞥见有人来,停下动作抬起头,看是自家堂姐,顿时笑了。
  “打哪儿回来啊?”
  她问起来,何娇杏就朝那头走了两步,同时扬起提在手里的米袋子:“给我嫂子碾米回来,前次脱那三十斤快吃完了。”
  “这么大一袋,又是好几十斤吧?杏子你劲儿真大。”何香桃是有些羡慕的,二房这个姐姐模样好,力气大,做事情麻利,里外都是一把好手,日子到她手里怎么都轻巧全然不苦的。
  说到何娇杏这把力气,在鱼泉村是出了名的,都说她是武曲星下凡来投错了胎,托生成了女儿家。她六七岁的时候力气就比得上成年妇人,后来年年涨,到及笄时一个她能顶三个乡下壮劳力。
  顶三个是村里人的说法,实际不止。
  她这把怪力是穿越带来的,上辈子何娇杏跟父母亲在古镇上开特色餐馆,是请了两个亲戚帮忙经常还是忙不过来,她年轻姑娘一个也是什么都做,能管采买,能帮着卸货,能拌菜也能掌勺。她家餐馆占了个好位置,店面虽然不是很大,因为生意红火利润相当可观,日子称得上和乐安逸,就没想到突然世界末日来了,伴随着一起来的是全球进化,一夜之间许多人都有了特异功能。
  何娇杏不是异能者,她是个进化人类,进化的是力量,在末世里只比普通人好一些些,艰难苟活三年之后,她还是死在了一次清理任务中,醒来就到了鱼泉村,成了何家二房的闺女娇杏。
  说来那都是十五年前,当时何娇杏才三岁,大冬天里生了场重病,高烧死活退不下去,人折了。从末世到太平年间她适应了好长时间,刚开始见着粗茶淡饭都能眼冒绿光。
  鱼泉村是燕国西南边临河的一座小村庄,村里有两大姓,分别是何、赵两家,还有些迁来的散户,加起来有好几百人。
  这边土地不算肥沃,好歹临河,像何家兄弟几个就共有一条小渔船,老爷子还养了只鱼鹰,他经常划船出去,捕鱼顺便也拉人过河。
  种着田养着家禽家畜不说,还有卖鱼的收入,几样加起来老何家日子不难过。何娇杏也在适应,并惊喜的发现那把总遭人嫌的傻力气也跟着带过来了。
  在末世里,进化者也就是初期吃香,度过初期之后处境一天比一天艰难。
  在太平年间却不同,别提这里还是做什么都要靠人力的古代,何娇杏放开来徒手能拆家,说她一个娇姑娘顶仨壮汉那都是收敛下的。
  这把力气一方面令人羡慕,同时也使人惧怕。何家作为鱼泉村第一大家族,他们家姑娘从来好嫁,大房的冬梅这才十五都定下了,何娇杏还没着落。
  村中破落户不敢来提,赵家同他们倒是门当户对,偏偏那家岁数相当的全挨过何娇杏收拾,或者是从前一起玩起冲突或者是看她漂亮占口头便宜,反正全挨过打。还有嘴贱的逮着机会就给她宣扬恶名,说她又凶又恶,话不多却很爱动手,一巴掌能打掉人满口牙,又比猪还能吃,家底薄的能让她一张嘴吃穷了……这使得很多本来有意思的也纷纷打起退堂鼓,何娇杏这年该满十八,亲事还没说好,为这事她爹娘没少发愁。
  她亲事难说不是秘密,香桃知道,却没觉得有什么。
  奶奶在世的时候常说人要自个儿立得住才好过日子,何娇杏有那把力气嫁不嫁人都好过,嫁去哪家都不会给人欺负了。
  何娇杏在院子里跟香桃说着话,她娘就擦着手从灶屋里出来了:“你倒是把米放下再出来跟香桃说话,提手里不嫌重啊?”
  “三十来斤有什么重的?”
  唐氏一瞪眼:“让你别在外头说这些!”
  何娇杏提着米袋往自家走,边走边说左右人人都知道,说不说没差别。
  “不说这个,杏子你把米袋拿进屋,放好了到灶屋来。”
  何娇杏还当是让她放下东西到灶头上帮忙,过去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她端着土碗喝着温开水,就听当娘的说:“早先你拿谷子出门去之后,费婆子来过。”
  费婆子是谁?
  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媒婆,她儿子做货郎的,常在各乡走动,对周围这片就很了解。着急娶媳妇自己又看不好的都会找她,她知道挨着几个村有哪些姑娘到岁数了还没定下,不光知道,还有张巧嘴,能帮着说合。
  媒婆上门还能有什么事?
  不就是说亲来的?
  小弟这才十四还没到岁数,说的只能是她。
  何娇杏披着古人的皮,却是现代人的芯子,她没啥不好意思,就问费婆子是为谁来?不是本村的吧?
  “河对面大榕树村有一家姓程的。”
  “程来财家?”
  “不是程来财,是他兄弟程来喜家三儿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