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穿成七零福气包(三)作者:似伊

时间:2019-07-11 11:55标签: 爽文 年代文
成了烈士,如今她的儿子九死一生的回来了,却成了一个残废,她的心尖在滴血啊! 她一板栗子敲在了阮国海的头上,我不管你在外面多威风,现在在家的时候,不要给孩子们洗脑! 成为一个军人的家属有多难,周秀英是在明白不过的了,她不想在失去孙子们了。 想到
成了烈士,如今她的儿子九死一生的回来了,却成了一个残废,她的心尖在滴血啊!
  她一板栗子敲在了阮国海的头上,“我不管你在外面多威风,现在在家的时候,不要给孩子们洗脑!”
  成为一个军人的家属有多难,周秀英是在明白不过的了,她不想在失去孙子们了。
  想到这里,她神色一凛,“志武,看到你四叔这个样子,你还想去参军吗?”
  阮志武憨厚的脸上闪过一抹茫然,接着就是坚定,“去!”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表明了他的决心和态度!
  周秀英觉得,这些孩子们的都是来讨债的,真的,一个个的都是来要他命的。
  阮绵绵心有戚戚焉,她拿着阮志武的手,晃了晃,哀求,“大哥!”不要去!
  虽然这话不应该,但是对于阮绵绵来说,不管是阮国海还是阮志文,这些都是她的亲人啊!去了战场上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阮志武抬手摸了摸绵绵的脸,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神色却坚定,带着一往无前的决心。
  一直没开口的阮国海脸上闪过一丝复杂,“志武,你不怕吗?”他就是摆在面前最好的例子,他参军十几年,全身上下基本没一个好的地方,如今下半辈子可能还要成为一个残废。
  可是,就这样活生生的例子,都还没能把他的亲侄儿子给吓到。
  向来憨厚的阮志武脸上带着一抹严肃,“怕,就能不去了吗?”
  阮国海哑然。
  是啊 !
  怕就能不去了!
  男儿志在四方,理应保家卫国。
  这是他们一直一来的最为坚定的心念。
  阮国海大喝一声,“好!不愧是我阮家的种!”
  阮志武憨厚的笑了笑,瞧着他这副憨厚的模样,仿佛上一秒一脸肃杀的不是他一样。
  阮绵绵心头无奈,她认真的说道,“四叔,大哥,你们都很厉害!”
  周秀英却有些崩溃了,满脸的褶皱子带着化不开步的哀伤,“是!你们是英雄,你们要保卫国家,可是你们可有想过家里的人???你们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可有想过你们的亲人,天天惶惶不安,顿顿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生怕一觉醒来,就白发人送黑发人,阮国海,阮志武,你们两个兔崽子,可有想过我这个遭老太婆子??”
  周秀英这辈子可以说过的并不好,年纪轻轻就丧夫,老年差点丧子,如今那个差点死掉的儿子好不容易活了过来,可是她打小养大的孙子,又要去奔赴战场。
  若说以前她同意阮志武去参军的话,在看到小儿子这般样子的时候,她后悔了!
  后悔了!
  她的儿子年纪轻轻,相貌堂堂,下半辈子却落了一个残废,这是在剜当母亲的r_ou_啊!
  若是孙子也有个三长两短,对于周秀英来说,这辈子最为可怕的事情也不过如此了。
  丧夫,丧子,丧孙。
  他们留给世人是英雄。
  留给家人的却是无尽的悲哀。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为啥,写到这里有些难过,想到之前火灾牺牲的那些军人了,哎~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雪薇 5瓶;cassidy、aa-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97章 
  自从那天晚上周秀英当着孩子们的面, 闹了一场后,病房里面前所未有的安宁了下来, 一直叫嚷着要去参军的阮志武也很是蔫哒哒了好几天, 甚至有些不敢和周秀英对视。
  实在是太虚了。
  不过这一场安静在京城的人到来以后, 彻底的热闹了起来,京城这次来的不是医生,而是赵国栋将.军,他来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给阮国海颁发荣誉的。
  阮国海腿伤无法挽回,后半生将会成为残疾的这件事情, 已经传到了京城, 并且闹的人尽皆知, 有人说, 既然阮国海已经无法回到部队,那么这个荣誉是否太高了, 给了一个残废有些可惜, 毕竟活着的人, 都没有这般的荣誉。
  但是对于赵国栋来说, 他也是真刀实枪的走到今天, 他惜才,更知道阮国海能有今天有多么的不容易, 他力排众议,向上峰提出了给与阮国海的奖励以及亲自来绥林县来慰问这个英雄。
  得到批准后,他便连夜赶到了绥林县。
  他到病房的时候, 阮国海正在尝试站起,他不让任何人搀扶,扶着墙角站了起来,一次,两次三次,他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子滚落在额间,若是平常人受到这么重的伤,别提站起来了,就是下床都不容易。
  可是到了赵国栋这里,不过修养了半个月的时间,他已经能下床扶着墙,自己短暂的站起来一两秒钟,虽然时间较短,但是对于一个已经被医生断定为残废的人来说,这已经是意外了。
  赵国栋看到昔日在战场上去敌营如探囊取物,兵王一样的人物,而今却困在这小小的一方天地,连站起都是一个奢侈,他脸上闪过一丝复杂,轻咳一声,便推门而入,“阮国海同志!”
  正在扶着强勉强站起来的阮国海听到熟悉的声音,他一惊,差点再次摔倒在地,但是他没有,他不想在外面面前露出丝毫的怯弱,他双臂青筋崩起,双手死死的叩着阳台,脚踝处传来刺骨的疼痛,让他脸色发白,但是传出的声音却铿锵有力,“阮国海在!”
  “阮国海同志参军期间,表现突出,功绩斐然,特此破格提拔成为少.将!”赵国栋手里拿着的是一面旗子,不仅如此,在旗子的下面还端着一套衣服,阮国海在看到衣服肩膀处的时候,他眼眶一红,铿锵有力,“阮国海收到,定不负组织的信任和嘉奖!”
  按照他的资历还到不了少.将这一步,甚至还要好多年,但是因为这次功绩斐然,则被破格提拔,赵国栋一脸欣赏,“你是组织的骄傲!”
  对于一个兵来说,这已经是最高的赞赏了。
  是组织的骄傲。
  阮国海强忍着脚踝处传来的痛意,他举起手,对着赵国栋郑重的行了一个军礼。
  赵国栋脸色也严肃起来,同样对着阮国海行了一个军礼,他说,“阮国海同志,在此期间好好养伤,组织等着你回来!”
  “阮国海收到!”
  他说完这句话,身体在也不支,脚下一软,整个人都摔倒在地,砰的一声。
  不止赵国栋吓到了。
  阮绵绵他们也吓到了,昨天的时候阮国海尝试站起来,虽然摔了不少跤,但是今天已经好了很多,谁都没想到,阮国海竟然会摔的这么严重,整个人直挺挺的着地,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他手里面的衣服和锦旗,都被他给高高的举了起来,没有沾地。
  阮绵绵有些动容,她想,在这一刻,她终于能体会到了四叔的心情,那是一种宁可自己头破血流,也不允许手里的旗子和衣服有任何损伤,对于他们来说,这都是无上的荣耀。
  阮志武神色激动,他和阮志文两人合力把阮国海给扶到了床边,还没来得及安慰,万酒穿着一身白大褂,从外面急匆匆的赶进来,劈头盖脸,“硬石头,你不要命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