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穿成七零福气包(一)作者:似伊

时间:2019-07-11 11:50标签: 爽文 年代文
文案: 一觉醒来,阮绵绵穿越了,带着两亩空间田,一大片果园,来到了吃不饱穿不暖的七十年代,成为老阮家继六个哥哥后的宝贝疙瘩 开启爹宠娘爱哥哥疼,肤白貌美大长腿的道路 某天 她往河边一站,鱼儿往怀里蹦 她往山里一站,野j-i飞到头顶上 她往后院一站,
 文案:
  一觉醒来,阮绵绵穿越了,带着两亩空间田,一大片果园,来到了吃不饱穿不暖的七十年代,成为老阮家继六个哥哥后的宝贝疙瘩
  开启爹宠娘爱哥哥疼,肤白貌美大长腿的道路
  某天
  她往河边一站,鱼儿往怀里蹦
  她往山里一站,野j-i飞到头顶上
  她往后院一站,那株枯死的果树结果啦
  人人都说,老阮家那小闺女啊!
  是个天生的好运人
  只有绵绵知道
  她不过是头顶上顶着个福气光环
  金光闪闪
  绵绵坐在院墙上晃荡着小腿儿,歪着头,浓浓的糯米音,“喏,你这么倒霉,允你摸摸!”
  白起琛看着墙头上娇滴滴的小姑娘笑的一脸宠溺,哑着嗓音,“我所有的好运都攒着为了遇见了你!”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爽文 年代文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接档文《穿成七零白富美》求收藏 ┃ 配角:完结文《穿成七零娇娇女》敲好看~ ┃ 其它:……
  作品简评:vip强推奖章
  一觉醒来,阮绵绵穿越了,带着两亩空间田,一大片果园,来到了吃不饱穿不暖的七十年代,成为老阮家继六个哥哥后的宝贝疙瘩,开启爹宠娘爱哥哥疼,肤白貌美大长腿的道路。本文用轻松的文风,流畅的文字,以特殊年代的生活气息为基调,揉入亲情,爱情,友情,美食等元素,写出了特殊年代家长里短的温馨故事,非常值得一读!
 
 
第1章 
  春寒料峭,虽已过了早春三月,空气中却弥漫着阵阵凉气儿,七垭村的早晨,家家户户的土烟囱冒起了白烟,早晨的太阳正缓缓升起,但这一丝阳光,却驱散不了身上的寒气儿!
  七垭村已经化冻的河边,却热闹的不得了,原本昏迷在水里面的阮绵绵突然睁开了眼睛,还未开口,大片大片冰凉的河水就涌进了嗓子,呛的嗓子火辣辣的疼,阮绵绵有一瞬间的茫然,来不及多想,下一秒,她牟足了劲儿的往岸上游,却不成想,刚一动弹,腿就被人抱着了。
  得益于清澈的河水,阮绵绵能看到这河里面还有一个人,她微不可微的叹了口气,亏得她会游泳,不然今儿的可就交待到这里了。
  蹬了下腿,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了出来,拽着身后的尾巴奋力的往岸边游。
  刚到了岸边,冒出头,岸上传来一阵惊呼,“瞧!这老阮家的丫头没淹死啊!”
  “还会动弹呢!自给儿爬了上来了,后面还搭着个拖后腿的,莫不是被水鬼给扒着了?”
  “不对不对!瞧着这丫头的模样,后面拖着的是一个人咧!”,这人是七垭村最后的一批知青,名叫程袁青,他话音刚落,只听见“噗通”一声就跳到了河里面,显然是帮忙把河里面的两个人给送上岸去。
  有人搭手以后,阮绵绵的身上一轻,她也跟着顺着河堤爬了上来,浑身s-hi哒哒的滴着水,她低低的道了一声谢。
  顾不得身上还在滴水,对着刚救上来的尾巴,就是一阵猛按,瞧着那力度,像是要把死人都能给捶醒的那种。
  地上躺着的男人,脸色发白,头发s-hi漉漉搭在额前,盖住了大半的脸,有些看不清楚长什么样子,但是这并不影响阮绵绵手上的力度,一下重过一下,明显是发了狠的往下按。
  旁边的刘婶子哎呦了一声,“阮丫头,你这是在干什么?人都走了,给他留点体面了!”,说起来,七垭村就这么大,但是这捞起来的男人却是个面生的,真真是奇怪的紧儿。
  阮绵绵跟没听见一样,手里的动作越发快了,心里默默的数数,“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随着她数到四十的时候,地上躺着的男人,嘴里面突然飙出来了几口水,接着,就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
  “活见鬼了!死人都给捶活了!”,旁边的刘婶子撇了撇嘴儿,随即像是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瞪大眼睛看着浑身还在滴水的阮绵绵,眼珠子咕噜咕噜转着。
  能咳嗽,说明人就活了过来,阮绵绵整个人跟虚脱了一样,松开了手,浑身都在发抖,是冻的!
  春寒料峭的天气,刚从河里面起来,风一吹,本就虚脱的身子憋着了一口气,以为可以松口气,却发现,那咳嗽的人,突然又没了声音,一动不动。
  阮绵绵脸色一白,暗道,“莫非这阎王爷手里抢不到人了?”,她还不信这个邪了,她强撑着身子,深吸了一口气憋着胸口,捏着男人的鼻子,准备对着嘴巴就吹了过去。
  谁知道?鼻尖对着鼻尖,眼见嘴唇贴上去的时候,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阮绵绵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一双眼睛,像极了之前溺水时的如墨一样的深潭,泛着寒光,锋利的跟刀子一样。
  吓的阮绵绵浑身一激灵,顿时松开了手,干嚎一声,“诈尸啦!”
  周围顿时安静了三秒钟,大家古怪的看了一眼阮绵绵,你自己救的是人是鬼,心里没点数啊!
  风一吹,阮绵绵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算是打破了这一丝寂静,“我救了你!”,是那种理直气壮的肯定。
  “谢谢!”,男人的脸有种病态的苍白,是那种常年不见阳光的孱弱,而不是阮绵绵这种冻的发白,身子却壮如牛。
  不过两个字,说完后,他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儿,接着又是一阵咳嗽,不是之前那种惊天动地的咳嗽,而是压抑的,低低的声音,传入耳畔。
  阮绵绵同情的看向面前孱弱病态的男人,砸了砸嘴,“可真弱啊!”,还学人跳河,有多想不开啊!
  被女孩子嘲笑,还是被救过命的女孩子嘲笑,白起琛眸光微暗,打量着面前圆乎乎的小姑娘,坦坦荡荡,“我不如你!”,只是若是忽略他那泛红的耳根是最好的。
  阮绵绵气结,这只夸她还是损她?
  正发愣的时候, “让开,让开!”,人群中挤进来了两个年轻小伙子,对着地上的男人恭敬道,“白少!”
  阮绵绵一怔,面色古怪,“白痴?”,还有人叫这名字?上赶着被人骂的,可真稀奇!
  田六子一听,脸就涨得通红,恼羞成怒地瞪着她吼道,“你听错了,是白少!”,这田六子的口音有些平翘舌不分,z和s不分,哪怕他再次重复一遍,在阮绵绵听来,还是白痴。
  白起琛眸光微闪,自然是明白了这小姑娘听错了,他也不解释,对着田六子吩咐道,“送我回去!”
  他们离开了以后,河堤岸边顿时炸开了锅,明显先前的那几个人身份不一般,不是他们这种泥腿子可比的,这人一走,周围的压力顿时没了。
  刘婶子身后突然出来一个女生,约摸着有二十出头,五官清秀,留着一头乌黑的辫子,她激动的拉着阮绵绵的手,亲切,“绵绵啊!你是不是变好了?不傻了??”
  阮绵绵心里咯噔一下,不着痕迹的把手给抽了起来,不答反问,“你说呢?”
  她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面前的女生,脑子里面的记忆慢慢一涌而上,她穿越了,而她会来河边,正是面前的方谷雨带她来的,说是化冻的河里面有大鱼,傻子阮绵绵自然是听从的,跟着方谷雨一块来到了河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