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下)作者:岁岁杳杳

时间:2019-07-10 12:19标签: 甜文 女配
也迟缓些,却待自己这个外孙极为亲近慈爱。 她的胆子也实在是太大了,连孩子都敢调换,若是我是她,想都不敢想的。说这话的r-u母,边说边摇着头。 外面的宫人把米糊端来了,她们便一人抱着大皇子,另一人一勺一勺地喂着,嘴上还说个不停。 皇后娘娘也是可怜
也迟缓些,却待自己这个外孙极为亲近慈爱。
  “她的胆子也实在是太大了,连孩子都敢调换,若是我是她,想都不敢想的。”说这话的r-u母,边说边摇着头。
  外面的宫人把米糊端来了,她们便一人抱着大皇子,另一人一勺一勺地喂着,嘴上还说个不停。
  “皇后娘娘也是可怜,明明是晋阳长公主与镇国大将军唯一的血脉,再没有比她身份更j-i,ng贵的千金小姐了,却一出生就被调换,又被丢到穷乡僻地里养着。”
  “那徐氏也是黑心肝的,还想让真正的千金给她的女儿为婢为妾,一辈子看她女儿的脸色,好在,她早早遭了报应,疼了十几年的假千金也不是她的亲女。”
  “所以说,人在做天在看,她起了坏心思,连老天爷也不会放过她。”
  “幸好如今皇后娘娘恢复了身份,咱们大皇子也是嫡长子,不然一个婢女出身的妃子,再得宠也没用,再来个更年轻貌美的,说不定就”
  两人都一直絮絮叨叨地说着,见大皇子不肯吃了,也当作他是饱了,拍拍背顺气后,又把人放回了小木床上。
  而李陆则是惊得脑子一片空白,久久都回不过神来,浑身都有些发寒。
  所以前世外祖母一病不起,不是因为气母妃手段太恶毒,而是她以为自己的亲女死了
  。
  转眼到了仲夏六月,大清早的就已是烈日当空,整座皇宫就像一个巨大的蒸炉,闷得人喘不上气来。
  昭明宫的议政殿里,因着赵深带领的j-i,ng兵,势如破竹攻入西羌深处,再次取得大捷,引起了一阵唇枪舌战。
  文武大臣们面红耳赤地争论不停,有说该将战败的西羌纳入大周版图,派军驻扎,设立都护府
  也有提议签订盟约的,要求西羌作为附属国,需要每年向大周纳贡。
  人人各执己见,谁都不肯罢休。
  皇帝沉着脸拍桌,浑身上下散发着y-in郁的气息,给这原本热得让人汗流浃背的殿内,多了几丝莫名的寒意。
  原本沸沸扬扬、火热朝天的气氛,倏地就陷入了冗长的安静。
  方才还滔滔不绝的群臣,全都噤声了,手心里开始略微发汗,手执的象牙笏都险些要握不住了。
  自从皇后娘娘到岐州养胎后,原就喜怒无常的陛下,如今情绪更加变幻莫测了,他们这些人也是有苦难言。
  沈焕身为国子监祭酒,等闲时是不能上早朝的。
  可今日皇帝不知怎的想起来他这号人物,所以得了恩准的他,也有幸在这议政殿里。
  沈焕有些意动,心想自己若是把握好这次机会,说不定还能重新得到陛下的赏识。
  不然家里还有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日子都要捉襟见肘了。
  他壮着胆子大声道:“微臣才疏学浅,斗胆说一说己见,不论是将西羌纳入版图,抑或是签订盟约,其实都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先做。”
  皇帝挑眉,想不到这沈焕今生的升迁路艰难,却还是如前世一样,敢在所有人噤声时,大胆出言进谏。
  于是便抬手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沈焕肃着一张俊脸,铿锵有力道:“微臣以为当下最紧要的是,要设法分化西羌内部各族势力,再让他们互相牵制,不让他们有机会沆瀣一气起来反攻我大周。”
  “不论是前朝的大齐,抑或是如今的大周,几乎每一两年就要与西羌兵戎相见,百姓缴纳的税银大多拨给了军中,国库一直充盈不起来,若是不从根源上解决,再过几年西羌休生养息后,照样会卷土重来。”
  皇帝声音浑厚,语气里带着赞赏:“沈卿回去便将所思所想,尽数详细地写出来,尽快呈上来让朕过目。”
  “是,微臣定不负圣意”他神采奕奕回道。
  下了朝以后,张德全急急忙忙地跟在皇帝身后:“启禀陛下,皇后娘娘从派人递了话过来。”
  皇帝的脚步猛地一顿,欣喜若狂道:“可是皇后挂念朕了快说递了什么话回来”
  张德全见他这般,略带了迟疑道:“娘娘说马上就到大皇子的周岁宴了,因着不在西京城里,只打算小办一场,问陛下有没有空闲过去岐州一趟。”
  “哦。”皇帝立马换了张嘴脸,冷冷道:“那你让人去回话,说朕初六前定会赶过去。”
  他也好几日没见过赵仙仙,想念得紧,难得她主动派人过来问,自然要去一趟的。
  随后他有条不紊地迅速安排好一切,晌午时分就马不停蹄地往岐州去了。
  按说这三百里的距离,快马加鞭也该一天一夜才能到达,愣是让他在第二日天还没亮的时候赶到了。
  到了赵仙仙所在的瑶光殿后,也不敢直接去见她,急急忙忙地去浴间把自己洗干净才敢往寝室走去。
  这时候天已经亮透了,光线隔着窗纱透了进寝室来。
  他掀起床边的帷帐,蹑手蹑脚地翻身上了床,小心翼翼地靠近正酣睡着的娇艳人儿,又深深地吸了口气,感受她的气息,与她身上淡淡的幽香。
  他痴痴地凝视着她的睡颜,满心都是满足,久久都移不开眼,怎么看怎么喜欢。
  她只穿着松松垮垮的软缎襦裙,因为是侧躺着睡,那道深深的沟壑都尽数袒露了出来。
  肚子已经有六个月大了,整个人又丰盈了些,尤其是这儿,本就不算小的,这两年又接连有了身孕,更加长得惹人疼爱了。
  可能是身子重不好转身,她睡觉不像平日那么爱动腾,就这么侧躺着一直没动过,被他放肆的目光上下流连着。
  这样看起来也格外的娇憨乖巧,五官本就生得极好,j-i,ng致无瑕,双颊浮着一层红晕,粉嫩娇俏的樱唇微微翕动着,纤长的睫毛有些s-hi润,偶尔颤动几下。
  他竭力忍住想亲下去的冲动,担心会惊醒了她,只敢伸出手臂虚揽着她。
  自从来了岐州离宫之后,赵仙仙夜夜都睡得极好,再没有体会过热醒后浑身粘腻的滋味了。
  她睡得正熟,突然感觉身旁多了一个火热的身躯,于是微微睁开秀眸。
  “陛下您来啦,臣妾还以为您赶不上陆儿的周岁宴了。”她半梦半醒,嗓音娇软又带着些沙哑。
  皇帝见她醒来,又愧疚又自责,随后又心里一阵柔软,只觉得怎么爱都爱不够,恨不得把命都给她,日日夜夜、随时随地都与她在一起才好。
  他眼里饱含宠溺,在她的耳垂咂了几口,声音带着些许疲惫:“仙仙快继续睡吧,朕已经许久没见你了,想念得很,再多瞧几眼先。”
  说完就温柔地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哪里有许久,陛下明明七日前才回西京的。”赵仙仙半眯着眼,嗔了他一下。
  自从她三月中就过来岐州离宫待产后,皇帝就一直在西京与岐州之间奔波,每隔十日就要过来住上两天陪她。
  这一回是不想他错过大皇子的周岁宴,才派人让他提前过来的。
  “七日还不久仙仙在这儿乐不思蜀,可朕在西京待得都要发疯了。”他抓起她柔嫩的小手来蹭自己的脸,表达自己的不满。
  赵仙仙方才就睡眼朦胧,现下早就又睡着了,哪里有人应他的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