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宋穿之懒皇帝+番外(下)作者:痒痒鼠

时间:2019-07-06 16:40标签: 甜文 种田文
和儒家一样重要。 因为官家亲口说过墨家、法家、农家、兵家、医家、、、与儒释道三家一起发展,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既然如此, 为何儒家就偏偏高人一等? 官家就事论事的点头, 安国公之言有理。 豫章郡王赵宗谔见到官家不偏不倚的态度,鼓起勇气紧跟着出列,
和儒家一样重要。”
  “因为官家亲口说过墨家、法家、农家、兵家、医家、、、与儒释道三家一起发展,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既然如此, 为何儒家就偏偏高人一等?”
  官家就事论事的点头, “安国公之言有理。”
  豫章郡王赵宗谔见到官家不偏不倚的态度,鼓起勇气紧跟着出列, 声音听起来诚真意切。
  “陛下英明。本来我们随着世人崇儒尊道敬佛, 可是现在我们醒悟了。霹雳弹是墨家人做出来的,西北是官家带着兵家收复的,燕云是国库出钱买回来的, 国库的钱是农工商交的税钱···。人有所长,事由专j-i,ng, 这些都是儒释道三家无法做的事儿。”
  “士农工商乃国之四柱石, 缺一不可。”官家态度明确。
  荆王赵元俨眼见这些人出师得力,满脸得意洋洋, 口气非常的直白的说道:“陛下圣明。朝廷说我们超额占据民田?我们承认错误, 现在罚款也交齐了, 土地也都退回。我们就是不服--朝堂上的这些儒家大臣们哪个名下没有“记名田”?”
  “当年周世宗皇帝规定孔圣人的后人都没有免税田, 他们谁比孔圣人的功劳大?学问高?”
  官家想着当年文韬武略却英年早逝的周世宗, 很是肯定的说道:“周世宗改革,乃大功、大善。记名田之事,情、理、法,样样不占。”说着话,他扫了一眼殿下的文臣们,懒怠的目光带着一丝劝诫。
  晴天霹雳!以范大人为首的文臣们被官家的态度震得神魂不附体。当年太=祖皇帝可是明白的说了“皇家与士大夫共天下。”
  已经从欧阳修和王安石的信里知道官家心思的范大人和包大人等人,都在心里叹气不已。最近他们一直此事发愁,眼看着官家马上大婚了,他们更愁。刚刚范大人欲言又止就是这个事儿。
  迁都尚可,可是他们自己都是儒家出身,如何让儒门和燕云之地的佛门一样没有土地免税等特权?欧阳修和王安石在燕云之地动手没有阻碍,毕竟是刚刚收复的地方,没有感情也没有各方关系牵扯。可是汴梁和江南等人,却是牵连太大。
  敏锐的官家察觉了范仲淹几位大臣的情绪波动,眉头皱了一下又松开,没有表态。但是宗室们的反击才刚刚开始。
  首先是东平郡王赵德文这次站在了宗室一边,他的发言有理有据、有情有义。
  “朝廷认为宗室花费无度、奢靡铺张?我们承认,是我们没有管好下面的小辈们。现在他们被降了月俸又没有了补贴,以后要奢靡也奢靡不起来。身为赵家人自己去苦学做工,却要眼看着汴梁的世家望族都还过着以前的奢靡生活,自是不平衡。”
  “因此大家伙儿提议,既然要俭朴就大家一起俭朴,都和官家一样的俭朴。”
  官家沉吟不语,世家富户靠着祖辈的辛劳智慧积攒的钱财自是由他们自由支配,想怎么奢靡怎么奢靡,这个和宗室们的事儿是两回事。
  北海郡王赵允弼眼见官家不开口,不甘被中书省、枢密院等整个朝廷联合对付的他立马又站了出来,义愤填膺的说道:“官家您不知道汴梁各大世家的奢靡浪费之举到了什么程度--石家的老太君一顿饭十八大碗,就她那个牙口她能吃几口?全都浪费了。当然这个是她的自由。”
  “可是林大人家的小公子一天换八件绫罗华服,明明他爷爷一辈还只是一个农人,父亲是个秀才,家里登记在册的财产也没有多少。林大人的俸禄是一个月五贯,五贯钱在汴梁基本上只够过一般日子,可是我们听说“急公好义”的林大人还养着不少族人。”
  户部左侍郎林大人立马出列哭道:“官家圣明。微臣冤枉啊。微臣家里的钱财乃是来自出身商家的小儿媳妇。微臣家贫,不顾世人耻笑娶商家妇,只是想让家人都过上好日子。小儿奢靡,是微臣管教不严,但微臣真的没有贪污。”
  官家感受到他话里的诚意,暗自点头,“是非曲直,自有定论。此事后议。”
  北海郡王发现自己打探到的消息不够全面,自觉能屈能伸的他虽然很是懊恼却是不想轻易的放弃,“官家圣明。林大人家的事儿可能是我们考虑不周。但是我们还有其他事儿要奏。比如我的邻居王大人--明明只有三十亩地的免税权,实际却有一百多亩。”
  官家继续沉默。势家富户和当朝官员们土地兼并的危害,并不低于宗室。被抓到小辫子的文臣们也是沉默。三十亩和一百多亩,差距太大。这已经是大大的超过了朝廷明面上的规定和他们私底下默认的数额。
  朝堂上一时寂静无声,最后居然是隐形人的平郡王赵曙声泪俱下的哭诉。
  “启奏陛下。御史中丞黄大人才华出众、做事勤恳,却是要把对他痴心一片的歌姬献给上官才得以出京做了郡守。当然他回来后一家人天天穿丝戴银,还因为政绩高升了。我们知道黄大人有才华却被其他先行贿的排挤,不得已之下才把心爱的歌姬送人。”
  “我们也知道黄大人虽然贪污巨款但是在地方上做了好事。我们只是无法忍下去。赃吏为害于天下却天天摆着一副清官廉政的样子,把黄大人这样的清官逼成了媚上的贪官。”
  黄大人面色煞白,黑历史被揭开,让他颜面全无;官家眉头紧皱,对于“把黄大人这样的清官逼成了媚上的贪官”这句话很是在意;范大人等人俱是心惊r_ou_跳,因为黄大人当年的上官牵扯到了汴梁另外一股势力。
  就听平郡王赵曙慷慨激昂的大声说道:“自小至大,习以成风,株连蔓衍···,为监司、郡守者,其初必奔走于权幸之门,朝夕请谒,货赂公行。其到官也,督责州县,以偿其费。州县因重,无奈之下取于民以为献,上则求保明恩赏,奏辟差遣,下则求荐章,免罪责···。”
  ······
  一桩桩权钱交易的黑幕被揭开,一件件粉饰太平的案列被摊在官家的眼前,小官家彻底醒了困,眼睛瞪得大大的。
  群臣骇然失色--不敢相信平时毫无作为的宗室们知道的这么多,不敢想象官家会有的反应。
  然而揭开这一切的宗室们却是一脸的无惧无畏、有恃无恐--儒家胆敢和外戚一切联合辖制我们,谁的屁股是干净的?这些年来不过都是一起瞒着太上皇他老人家罢了。
  我们怎么说也是出身皇家的官家亲人,只要不是谋反卖国的大错,大不了改过来就是了,你们?那谁谁贪的比我们多的多多,当年贿赂我们的瓷器字画我们还留着做证据那。就问问他一个穷苦出身的小状元现在也才月三十贯的月俸,是怎么得来的定州红瓷器?
  平郡王赵曙的意有所指、含含糊糊,官家感觉自己没听明白;不知情的大臣们和官家一样迷迷糊糊;知情的大臣们却是已经醒悟过来,这群出身皇家心高气傲的宗室们,是要借着检举王拱辰的引子,把文官们挨个的剥一层皮出气。
  王拱辰何许人也?
  王拱辰原名王拱寿,自幼家境贫寒,只有一个母亲和三个弟妹。他打小儿孝顺母亲,生活俭朴,诚实守信,常受乡里人夸奖。尤其喜欢读书,而且非常刻苦。天圣八年他刚满十七岁参加殿试,文章立论新颖、见解独到、文笔流畅,被当年的太上皇亲笔御点为状元。
  见才心喜的太上皇在早朝的时候把殿试前三名都召集到垂拱殿,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宣布了他们的名单。其他两个人都赶紧跪下磕头谢恩,王拱辰不但没有谢恩,反而说:“陛下,小生不配当状元,请您把状元判给别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