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番外(下)作者:田园泡

时间:2019-06-22 21:40标签: 甜文 古穿今
他堂堂周朝帝王,除了那个女人,谁敢这么叫他。 可那个女人已经不在了。 少年的眸子,与那个男人最后绝息时的模样一般,失去了最后一点生命的光彩。 绝望,空洞,丝毫没有活下去的意愿。 甚至当那些属于这个陆横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汹涌而来时,陆横也丝
 
  他堂堂周朝帝王,除了那个女人,谁敢这么叫他。
  可那个女人已经不在了。
  少年的眸子,与那个男人最后绝息时的模样一般,失去了最后一点生命的光彩。
  绝望,空洞,丝毫没有活下去的意愿。
  甚至当那些属于这个“陆横”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汹涌而来时,陆横也丝毫没有抗拒。
  就这样吧。
  一个活死人而已。
  反正本来,这具身体也是要死的。
  所以当他被那个女人送上躺椅的时候,他并没有抗拒。
  可是他没想到,他的不抗拒,让他丢了最重要的东西。
  取而代之的,是那些无关紧要的扯淡记忆。
  他从周朝暴君陆横,变成了陆家独子陆横。
  不同的是,他依然是他,只是独独缺少了那份属于周朝的记忆。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他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产生了心灵的震撼与悸动。
  他想要她,想带她回家,想把她压在怀里,狠狠的亲。
  可是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阻止了他。
  告诉他,这个东西太脆弱了,你会伤到他。
  逆水行舟,注定会不断退回到过去。
  结局,是无法改变的。
  “陆哥,金屋藏娇啊。”
  刚才被李大鹏怒骂吃屎的富二代轻挑出声,丝毫没有眼力劲。
  张鑫看一眼这富二代,再看一眼李大鹏。
  就连李大鹏都知道现在要夹着尾巴做人,偏偏这只不知死活的富二代还要凑上去当炮灰。
  “既然来了,就一起玩玩嘛。”
  一边说话,这富二代一边要去扯苏绵绵的小手。
  小姑娘长得鲜嫩水灵,年纪虽稚嫩,但已有出尘的美。
  没有化妆,穿着最干净的裙子,侧脸纯粹的像一块白玉。
  让人恨不能上去摸几把。
  比他玩过的任何小明星和网红都勾人。
  陆横猛地抬脚,把那个富二代踹回了沙发上。
  虽然陆横刻意留了劲,但他还是敏锐的看到站在他面前的小姑娘往后退了一小步,瑟缩身体,还有眼底升腾起来的水雾。
  少年身上带着浓厚的血煞气。
  双眸黑沉,就如地狱爬出的恶鬼。
  这是陆横征战沙场多年后,留在身上的强大气场。
  现代社会,大家都是文明人,谁真的杀过人?也不过就是干干吃喝嫖赌这种违法乱纪的小事罢了。
  只有他,满手血腥,还企图拥抱最干净的她。
  真是奢望。
  陆横的脸上露出嗤笑。
  周朝人都说,暴君杀的人太多,连最厉害的恶鬼都近不了他的身。
  因为他比恶鬼还要凶。
  少年眸色微沉,他松开了勾着苏绵绵小手指的手。
  你看,你还是怕我的。
  不管我变成谁,你终归还是怕我的。
  怕的是他的这个人,即使隔了六百年,这双浸着水雾的脆弱眸子,还是清晰的印出他那张凶狠戾气的脸。
  汇聚了所有人视线的卡座很静。
  那个被踹了一脚的富二代看一眼周围,发现大家都夹着尾巴,也就立刻噤声了。
  “换地方。”
  男人站起来,率先往外走。
  苏绵绵跟在他后面,迈着小碎步。
  漂亮的小裙子飘起来,荡悠悠的散发着幽幽香气。
  张鑫和李大鹏对视一眼,跟在陆横身后。
  “陆哥,小棉花跟着呢。”
  张鑫不知道陆横跟苏绵绵闹了什么别扭,怎么这莫名其妙的就闹起来了呢?
  他想起昨天周安安跟他说,陆横他母亲找过苏绵绵的事。
  难道是陆哥他母亲搞了什么鬼,用小棉花威胁陆哥了?
  可是按照陆哥的脾气,如果真是这样,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任人宰割呢?
  “卧槽,陆哥,小棉花不见了!”李大鹏突然惊呼。
  走在最前面的陆横脚步一顿。
  “陆哥,这个地方这么乱,小棉花别是被……”张鑫欲言又止。
  陆横咬牙,“你们他妈不看着点的!”
  大家:……就您这要杀人的眼神,谁敢看你的小宝贝呀。
  “人呢!”
  男人拨开人群,四处寻找。
  眼底泛起猩红焦色。
  不见了,怎么又不见了呢。
  他怎么又把她弄丢了呢?
  明明想好,要隔得远远的,保护她的。
  苏绵绵一脸茫然的站在走廊上四处乱看。
  刚才人太多,她的鞋子被踩掉了。
  她只是弯腰穿个鞋的功夫,陆横就不见了。
  她问了人,那个人笑看她,指了指走廊。
  苏绵绵半信半疑的走过去,一扭头,发现刚才她问话的那个男人正跟在她身后,
  身高跟她差不多,矮胖矮胖的穿着一套廉价西装,一双绿豆眼上下的扫,直勾勾的盯着她。
  “我记得,你好像是网红苏小仙女?真人比视频里还要好看。”
  苏绵绵不知道网红的什么意思,但是她听出了男人语气中的轻挑。
  “是舞者。”苏绵绵一本正经的纠正。
  她是舞者。
  跟唐南笙的想法不同,苏绵绵虽然傻,但她的性子执拗又认真。
  她认为他们的舞,并不比任何人差。
  “好好好,舞者。”男人敷衍的说完,走近她,“不就是个跳舞的嘛,你这样的呀,放在古代,叫舞姬,叫戏子……就是给人玩的!”
  男人喝了酒,说话的时候喷着臭气,熏死个人。
  苏绵绵看一眼身后,是死路。
  她不怕。
  没关系的。
  小姑娘攥紧拳头,把扎在荷包上的绣花针取了下来,捏在指尖。
  “苏绵绵!”
  少年疾奔过来,大口喘着粗气,眼神凶狠的盯着她。
  苏绵绵下意识害怕的想躲,但她没有。
  小姑娘站在那里,朝他露出一抹笑。
  娇娇软软的,带着怯生生的暖意。柔软的青丝的贴在面颊上,衬出一股宁静如月的美好。
  陆横的怒火瞬间就被平息了。
  你看,你终归还是斗不过她。
  百炼钢,终成绕指柔。
  男人自暴自弃道:“回家了。”
  “哎,你谁啊!”
  喝了酒的矮胖男人不甘心这么朵鲜嫩的小花就这么从嘴巴旁边溜走,偏要窜出来表现存在感。
  与面对苏绵绵不同。
  男人的眼神带着杀气。
  陆横面无表情的直接就徒手把这个脑满肠肥的矮胖子拎了起来,然后几步推到栏杆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