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荣锦路+番外(一)作者:漫漫行

时间:2019-06-16 10:37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文案: 沈皎有一个秘密,她总能在皇帝遇到危险时,不受控制地替他们挡灾。 给皇帝下毒的糕点,她吃了;刺杀皇帝的刀,被她挡了...... 沈皎快哭了,皇帝究竟有多少仇人啊,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正经文案: 穿越了,沈皎表示不担心,手里握着一手好牌,父
 文案:
  沈皎有一个秘密,她总能在皇帝遇到危险时,不受控制地替他们挡灾。
  给皇帝下毒的糕点,她吃了;刺杀皇帝的刀,被她挡了......
  沈皎快哭了,皇帝究竟有多少仇人啊,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正经文案:
  穿越了,沈皎表示不担心,手里握着一手好牌,父亲是国公,母亲是长公主,背后有皇帝舅舅撑腰,天下都能横着走。
  可是,越长大,事越多,如何在这一滩浑水中走出一条荣华锦绣之路,沈皎步步图谋。某男伸手喊道:“媳妇,我帮你!”
  作者有话说:
  1.本文苏文,爽文,1V1,无逻辑,逻辑死。
  2.女主名字男性化的原因,解释在楔子,不喜勿喷。
  3.作者玻璃心,接受意见,但不喜勿骂。
  4.本文女主事业为主,不喜勿进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瑾晟(沈皎) ┃ 配角:梁国公府等 ┃ 其它:
  作品简评:vip强推奖章
  沈皎自出生起,就被国师批命有助国运,作为一个在科学教育下长大的好孩子,她表示纯属神棍,不足为信。可是随着对帝王的毒杀,刺杀,她发现自己居然有着为帝王不由自主挡灾的体质后,沈皎表示虽然脸很疼,但保命才是最紧要的本文文笔流畅,情节饱满,女主沈皎从最普通的女生,一步步成长,与男主之间互相帮助扶持,走着属于自己的强者之路。
 
 
第1章 楔子1
  天和九年三月五日夜间,淑惠长公主府一片肃穆,内院正房里传来一声声痛苦的尖叫,只见仆妇们端着一盆盆血水从屋里出来。
  房门外,梁国公府老太太孙氏手里拿着一串紫檀木佛珠,坐在椅子上,不停地念着佛号,旁边站着二太太俞氏,三太太赵氏,四太太陈氏和五太太钱氏,全都静默着不说话,气氛凝重。
  自打七年前长公主生产时伤了身子,便不曾怀孕,这一胎可说的上是出乎意料。七个月前诊出喜脉后,宫中时时下问垂询。
  一声声嘶吼声敲击着每个人的心,这时暮晚的霞光突然大盛,只见这时一位身着深衣的中年仆妇从产房出来,欢喜的说道:“殿下生了,是位姑娘!母女平安!”老太太立即吩咐道:“快派人回禀宫中”
  同时,观星台,用名贵的汉白玉石建成的祭台上刻着复杂纹饰,华丽而神秘,身穿白色祭师袍的老者正蹙眉凝视着星空,平日里处变不惊的脸上显出了难得的喜色,口中呢喃道:“辅星降,紫微兴,国运昌,盛世起。”随后,对身旁之人喊道:“备轿,进宫。”
  宫中,紫宸殿内,御前总管胡公公正在向龙椅上的玄衣男子回禀:“启禀陛下,淑惠长公主府派人前来报喜,殿下生了,是位姑娘”天和帝听闻,放下手中的朱笔,松开紧锁的眉头,笑道:“这一个月以来,第一次有个好消息。皇妹终于如愿以偿了,公主和姑娘怎么样了?”胡公公赶紧答道:“回陛下,母女平安。”
  这时,一位小太监走进来:“皇上,国师求见。”天和帝一摆手道:“宣。”
  紫宸宫门缓缓开启,一位老人缓步而来,行动间如行云流水般飘然,一双眼睛不仅没有因年长而变得混浊,反而更加j-i,ng神奕奕,眉目间有着罕见的喜色,一身白色锦袍衬得他仙风道骨,鸾姿凤态,行礼道:“皇上,臣于夜间观星象,紫薇星旁有新星出现,主福运兴衰。”天和帝不解:“是福?是祸?”
  “当主兴,此星降世,有助国运,另京城,江南两地,旱灾可解。此星为女,降生于淑慧长公主府,望陛下慎重以待。”
  望着老国师逐渐远离的背景,天河帝的双手紧握,片刻后,才开口“来人,拟旨:册封淑惠长公主之女为郡主,封号元嘉,封地临江,食邑千户,赐名瑾晟”而后又道:“自秦创兴,于周转晟。晟儿,莫要让朕失望。”
  淑惠长公主府,宣旨的太监已走,老太太看着手里的圣旨,不禁感慨淑惠长公主的荣宠之盛,不愧是皇上一母同胞的妹妹,京中也有其他公主和王爷,却没有哪个如同淑惠长公主般,刚生出的女儿就被封为郡主,还是有封地的。
  不过这御赐的名字,让老太太不明白,瑾是梁国公府沈家女儿这一代的排行,但这晟字,却是男子的名字,从没有女孩用这名字,太过刚强。
  同样不解的还有很多人,刚刚生产完的淑惠长公主也在其中,产房内,淑惠长公主看着刚刚生出的女儿,喜不自胜,尽管满身疲惫,却依旧逗弄着期盼多年的闺女,听到刚刚传来的旨意,转身问向传话的女官敛秋:“哪个字”“昂头冠三山,俯瞰旭日晟的晟”敛秋答到。
  淑惠长公主听后眉头紧皱,思索了一炷香的时间,叫到:“念夏,去打听下今天有谁进宫。”“是”只见一位绿衣女子挑帘而去。
  “公主,可是出什么事了?”问话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妇人,“姑娘刚出生就被封了郡主,还得了圣上钦赐的名字,这不是天大的喜事吗?殿下可是担心荣宠太过?”
  “嬷嬷,你知道的,自我大齐开国,公主之女封县主,还得由父母上折子请封。就算皇兄母后疼我,也万不会如此。且这名字,我总觉得不寻常,我猜不出皇兄的意思。”说着,淑惠长公主揉了揉头,眉眼间难掩愁色。
  “殿下,国公爷后日便会归府,到时您再想也不迟,且还有他呢。您刚生产完,切不可太过c,ao劳。”古嬷嬷是淑惠长公主的奶嬷嬷,自然心疼自己从小养到大的孩子,陪着她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舍不得她如此刚生产完就如此c,ao劳。公主已经有了驸马,有时不必如此辛苦。
  “嗯,我知道。”说完,淑慧长公主便沉沉地睡去。
 
 
第2章 楔子2
  宫内,兴庆宫。
  谢太后听闻女儿难产,着急难耐,不得入眠,每隔一柱香的时间便派人去打探一次。刚刚听得女儿母女平安,紫辰宫中就传来了儿子的旨意。谢太后心里一沉,对着身后的人道:“冬芷,你说皇上这么做,有何缘由?”
  “奴婢不知,不过刚刚宫门传来消息,”冬芷说道:“国师进宫了。”
  “来人,去请皇上过来。”
  约莫一炷香后,天和帝款步而来,行礼道“给母后请安。”
  “你我母子之间,哪里有这么多礼?快坐。”谢太后笑着嗔怪“冬芷,给皇上上茶。你处理政务辛苦一天了,原是不该打搅你的,哀家听闻今日国师进宫了,可是有什么大事?与册封有何关系?”
  天和帝听到自家母后如此直接的询问,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更加高兴,母后直白相询,比起前朝和后宫拐弯抹角,各种各样地试探,要轻松地多,这让他想起那段最艰难的时间,母后对于自己在朝堂做的每一件事都如此直白相问,然后为自己分析利弊,弥补不足,可以说自己处理政事的能力都是母后一手教出来的,与自己的那个父皇半毛关系也没有。至于,太后知道国师进宫之事,天和帝并不讶异,自家母后若连这点本事也没有,那当年也护不住自己与妹妹,况且,自从自己登基,母后就再也不问政事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