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误做贤妻+番外 作者:丰沛

时间:2019-06-12 12:40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文案: 赵瑨流放辽东充军三年后,回京复爵。 随他吃苦受累的贤妻谢兰绮,却在二十四岁生辰的次日,留给他一具冰冷的躯体。 伤心欲绝,郁结于心,心厥而亡。 太医哀叹道:侯爷,节哀。 赵瑨抱着她不肯放手,不吃不喝终于昏倒,再睁眼,时间倒流,家族未败,贤
 文案:
  赵瑨流放辽东充军三年后,回京复爵。
  随他吃苦受累的贤妻谢兰绮,却在二十四岁生辰的次日,留给他一具冰冷的躯体。
  “伤心欲绝,郁结于心,心厥而亡。” 太医哀叹道:“侯爷,节哀。”
  赵瑨抱着她不肯放手,不吃不喝终于昏倒,再睁眼,时间倒流,家族未败,贤妻未嫁。
  赵瑨欣喜欲狂,这一世他要早早将贤妻娶来,为她遮风挡雨,待她如珠如宝。
  “退亲。”
  “不嫁。”
  “不圆房。”
  “见鬼的贤妻。”
  谢兰绮冷眉冷眼。
  赵瑨脸皮奇厚,欺身压下,“不做贤妻,做我的娇妻。”
  (提示):
  架空~
  两辈子都是女主!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兰绮赵瑨 ┃ 配角:一干人 ┃ 其它:追妻
 
 
第一章 
  昭武二十八年七月初,暑热难消。
  靖安伯夫人梁氏点着二姑娘气怒道:“老天保佑,安远侯府总算定了婚期,定在了十月二十八日,满打满算不足三个月。让你好好的绣嫁衣,你呢,青天白日的酣睡,你怎么就不愁啊?”
  二姑娘谢兰绮垂头听训,若不是双眼惺忪,白嫩的脸蛋上压着竹席纹路,梁氏都要信了她的乖巧柔顺。
  梁氏说落了一通,坐在藤椅上,使劲扇着风。
  谢兰绮极有眼色的从丫鬟手里接过冰镇过的酸梅汤,亲手捧给梁氏。
  梁氏又热又渴,到底接了过去,喝了一口,清凉爽口,难得的是酸甜适度,还有一股淡淡的桂花香,不知不觉杯子见了底。
  梁氏颇有些讪讪,打眼瞧见谢兰绮懒悠悠,浑然没有一点愁模样,剩下的那点子气恼全成了忧愁,“绮丫头,你都十八了,老大不小了,心思不能再全都放在吃喝上了。你和安远侯世子的这桩婚事,打小就定下的,可安远侯府一年拖一年,拖不下去了才定了婚期。”
  想起了那桩难言之隐,梁氏看着这个打小不在身边长大的女儿,虽然母女情分差了些,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r_ou_,心里一痛,“你不肯用自个丫鬟做陪嫁通房丫头,娘给你采买合适的,可你这没心没肺的,嫁进了安远侯府,让娘怎么放心?”
  “娘,你不放心绮儿,绮儿也舍不得娘,再留绮儿几年吧。”谢兰绮默默说道,不用多久,只要六年,等她到了二十四岁,就能离开这里回家了。
  “傻丫头,胡说什么呢?你不知道安远侯府送来请期礼,定下婚期,你父亲和我多高兴,可算了了我们一桩心事。”
  谢兰绮眼睫眨了眨,掩住眼里的情绪,低低道:“娘,我害怕。”
  梁氏脸色一僵,她当然知道谢兰绮怕的是什么,一把把她拽到跟前,语气严厉,“那事儿你给我烂在肚子里,绝不能传出一点风声,切记。”
  “夫人,安远侯夫人遣人送了拜帖。”
  “快拿过来。”梁氏顾不得嘱咐谢兰绮,连忙看帖子。
  “明日去佑福寺上香?”
  梁氏心中狐疑,虽然两家孩子打小订了亲,可这桩亲事是两家老爷子玩笑似的定下的。自家绮丫头生下来就七灾八难、大小病不断,安远侯夫人明里暗里嫌弃绮丫头病病殃殃。
  两人关系实在说不上亲近,怎么会邀她带着绮丫头一块去佑福寺上香?
  “明日早早起床,打扮得鲜亮点。”
  梁氏嘱咐了几句,心里想着这桩事,带着人离开了。
  目送梁氏一行走远,谢兰绮半躺在竹榻上,“守门的小丫头记罚一次,蝶梦,记下。”
  “是,姑娘。”大丫鬟蝶梦应了下来,“姑娘,可要绣嫁衣?”
  谢兰绮幽幽一叹,想她头悬梁、锥刺股考入名校,大学四年、研究生三年既要学习又要兼职挣钱,其中辛苦不足为外人道。研究生毕业那年,家里霉运终于到头,否极泰来,不仅还清了外债,老家那处大宅子赶上了拆迁,一下子发了。
  她爸妈心疼闺女跟着受了几年罪,用拆迁款给她在帝都三环里付了套两居首付,工作也找的极顺利,她专业学得扎实,法律职业资格考试高分通过,顺利的进了家红圈律所。
  一毕业,房子有了,好工作有了,爸妈慈爱,眼见着美好人生向她招手,睡了一觉,她莫名其妙成了大越朝靖安伯府新生的女婴。
  谢兰绮无法接受,不肯接受。
  好在,遇到了高人,高人一眼看穿了她的来历,留了一句话给她:“痴儿,一场庄生蝶梦,花信之年大梦归,莫要轻误了性命。”
  谢兰绮振作起来了,花信之年就是二十四岁啊,她的目标只有一个,安安稳稳的活到二十四岁,等着回家。
  活得佛系又随性的谢兰绮,不想嫁人。
  靖安伯夫妇虽然对她这个行二的女儿感情淡淡,到底是亲生的,她对他们也没什么高期待,双方完全可以友好相处。
  和靖安伯府一比,安远侯府就是龙潭虎x,ue,据说她那名义上的未婚夫婿安远侯世子心有所系,性情桀骜张狂,未来婆母安远侯夫人对她身子骨不好的嫌弃从来不加掩饰,这种生存环境,难度是地狱级的。
  谢兰绮身心都是拒绝的,这桩婚事必须得黄了。
  嫁衣她更是不可能绣的,“这绣花针晃得眼晕,今儿不绣了。把笔墨纸砚拿过来,我抄几页经书。”
  蝶梦身为二姑娘的大丫鬟,了解她的脾性,不再多舌,磨了墨,瞥眼一看,姑娘默写的果然又是《南华经》。
  翌日,佑福寺。
  “姑娘,安远侯夫人来了,脸色y-in沉沉的,不像是来上香,倒像是来问罪的。”蝶梦一脸忧虑。
  谢兰绮闭着眼头一点一点的,今儿一大早天色还没亮透,梁氏就让人把她叫醒,沐浴梳妆,听了这话,立时j-i,ng神一振。
  “脚麻了,扶我起来。”
  梁氏一向不喜她穿戴的简素,以自己的喜好给她装扮,脸上擦了层层脂粉,头上、颈上、手上戴金佩玉,盛装华服,大热天的,挺遭罪的。
  谢兰绮扶着蝶梦向着梁氏歇脚的静室走去,还没进去,只走到门廊上,就听到里面一声声的争吵声。
  “骆夫人,这桩婚事是两家长辈一早定下的,婚期都定了,你要让我们伯府退亲,你置靖安伯府的脸面于何地?”
  安远侯夫人娘家姓骆,出身将门,性情霸道,单刀直入。
  “梁夫人,让你们提出退亲,已经是给你们靖安伯府留了面子了。”骆氏眼中冒火,“这门婚事必须得退,你们不退,我们安远侯府退,你们才是真正的没脸。”
  梁氏气急,“不到三个月就到了婚期,在这个时候退亲,你们是要逼死绮丫头。仗势欺人,我就不信这天下没个说理的地了。”
  骆氏大怒,靖安伯府一代不如一代,这是要粘住他们安远侯府不放手了,“说理?你们靖安伯府嫁个毁了身子的姑娘给我儿,是什么居心?要说理,我找人来评评这个理,你敢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