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进击吧,阮阮/白月光打脸日常 作者:这个小舟

时间:2019-06-12 11:11标签: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文案 白月光,金亮亮, 世子唱三唱。 公主选驸马, 千万别选他。 公主穿成小傻丫, 一心事业忘了他。 世子的日常怎么样, 追妻路上忙死啦。 青青的叶儿红红的花, 白月光贪玩耍。 口嫌体正死傲娇, 我们大家不学他。 要学公主软又美, 要学傻丫事业心。 世子
 文案
白月光,金亮亮,
世子唱三唱。
公主选驸马,
千万别选他。
公主穿成小傻丫,
一心事业忘了他。
世子的日常怎么样,
追妻路上忙死啦。
青青的叶儿红红的花,
白月光贪玩耍。
口嫌体正死傲娇,
我们大家不学他。
要学公主软又美,
要学傻丫事业心。
世子的日常怎么样,
要靠打脸来推进。
(以上,反复一遍)
打脸的甜蜜说不尽,
打脸的日常最光荣。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阮,宁觉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玉阮公主
 
大雪纷纷扬扬下了整日,入了夜,反而越下越大,没有半分要停下的意思。
  阮觉山是盛朝国教所在的圣地,此刻覆盖在这一片皑皑白雪之下,更显得清幽圣洁,非凡夫俗子所能靠近。
 
  山脚下便是赫赫有名的阮觉河,因着河底天然的地热,周遭冰封千里,阮觉河水犹自奔腾不息。河两岸的树木上结满了玲珑剔透的冰晶,白日里万树银花的雾凇奇景,到了夜晚,寒风啸过,树上的冰晶相互撞击,犹如一曲曲清妙绝伦的仙乐于林间奏响,十里可闻,更为阮觉山圣地平添了几分庄严神秘。
 
  今夜里,雪骤风急,阮觉山的林间仙乐也失了往日韵味,像被什么催着似的,越发尖锐刺耳。一簇巨大的烟花,在天空中盛放,瞬间将雪夜映得如同白昼。
 
  两名年轻妇人,各自抱着个小包袱,一先一后,一快一慢,中间隔着十几步的距离,正在半山腰的雪地里艰难前进。烟花绽放的一瞬,落在后面的妇人突然脚下一软,跪坐在雪地里。
 
  “冉姐姐!”跪坐在雪地里的妇人欣喜叫道,“这是援兵到来的信号,王爷侯爷他们赶来了,咱们有救了!”
 
  走在前头被唤作“冉姐姐”的妇人在原地停留了片刻,便继续迈起蹒跚而坚定的步子,直奔着前方的断崖而去。她怀中的包袱里,蓦地响起婴孩响亮的啼哭声。妇人抱着婴孩的手微微发颤,脚下的步子却越发坚定,在洁白的雪地间留下一排深深的脚印。
 
  “冉姐姐,快停下,前面危险!”落在后边的妇人费力起身,焦急地去追赶前边的妇人,生怕她在断崖那边会出事。
 
  她们二人,一个是东宫太子侧妃冉青葙,一个是明英侯爷的小妾环儿,恰巧同时有了身孕。当今圣上龙体欠安,太子年纪尚轻,朝堂里几位王爷都对皇位虎视眈眈,自是不愿东宫有人生下皇孙,令太子如虎添翼、顺顺利利地继承大统。
 
  明英侯府向来与东宫交好,为了皇嗣安危,明英侯向太子献计,隐瞒冉侧妃怀孕之事,让自己的小妾环儿陪冉侧妃去阮觉山住一段日子,为圣上龙体祈福,直至朝堂大局定下,再将二人接回。环儿既然有孕,正好可带产婆、大夫随行,而不会惹人生疑。
 
  她们二人来到阮觉山,初初几个月都相安无事,眼看着就要顺利生产,却不料半路杀出个善妒的侯爷正妻。
 
  侯爷正妻不知环儿来阮觉山待产,是为了给太子侧妃冉青葙作掩护,还以为侯爷偏疼贱婢环儿,怕贱婢和贱婢生的孩子遭了她这个正室的毒手,才将她们安置在有国师守护的阮觉山。忍了数月,算算日子环儿就要生了,侯爷正妻终是再也忍不住,冲上阮觉山来找麻烦。
 
  正妻拿了明英侯的令牌,假装替侯爷来探望环儿,却在看到身怀六甲的冉侧妃时,惊愣在原地。东宫侍卫们察觉出不对,不肯轻易放正妻离开,写了封密信向太子请示。侯爷正妻跑去阮觉山本不是什么秘密,迟迟不归却惹人生了疑。觊觎皇位的乾亲王截到了这封密信,暗暗部署,于此雪夜对阮觉山发起了突袭。
 
  冉青葙和环儿又恰巧在这雪夜同时生产,冉青葙生下一位软软嫩嫩的小公主,环儿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少爷。
 
  刺客杀进山,侍卫丫环们誓死护着主子,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国师放出求救信号,率领僧人们做最后的抵抗。冉青葙和环儿趁乱抱着孩子从后山逃了出来。
 
  两个刚刚做了母亲的女子,本就产后体虚,全凭着一口j-i,ng神气儿在雪地里狂奔逃命。此刻援兵既至,环儿只觉得浑身无力,本想坐在地上歇息片刻,没想到冉青葙却魔怔了似地,头也不回地朝断崖那边冲去。她赶紧追上去,不能让青葙母女出了事。
 
  环儿出身穷苦人家,身子到底强健些,在青葙到达断崖之前追上了她:“冉姐姐,援兵到了,咱们先找个地方躲躲,很快就有人来接咱们了。”
 
  青葙神色冷凝不说话,绕过她,继续朝断崖边而去。
 
  环儿此刻才看得分明。刚刚这一路,她还以为青葙是受了惊、慌不择路,才会抱着孩子朝断崖的方向跑去。可刚刚青葙脸上神情坚冷如铁,哪有半分慌乱的模样,分明是心意已决,要抱着孩子跳崖寻死。可这又是为何?
 
  环儿一手抱紧儿子,另一手死死拽住青葙的胳膊:“冉姐姐,都说女人生孩子是九死一生,咱们生孩子又遭追杀,简直是必死之局。可咱们都已经闯过来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槛儿,让你这般想不开?”
 
  青葙叹了口气,回头冲她道:“莫要管我,你带着孩子,找个地方躲躲吧。”
 
  “那你呢?”环儿问。她听说有的女人生完孩子,会患上臆想症,整日里要寻短见,莫非青葙也得上了这种病?果真如此,她必须想办法先稳住青葙,等援兵到了,将人平安带回去,再去想治病的事。
 
  “我和我的孩子,不能再回到东宫那个污秽的囚笼里去。”青葙神情杳然,“听说阮觉河水源自圣洁雪山,能洗涤一切罪孽。我们母女俩不如干干净净地去,下一世投胎,干干净净地做人。”
 
  “姐姐你说的什么话?什么污秽?什么囚笼?你虽是侧妃,但将来太子殿下登了基,你就是后宫的娘娘,这孩子便是大盛朝的长公主,你们娘俩还有一辈子的好日子。倒是我,侯爷夫人善妒,眼里容不下沙子,回到侯府,全是熬不尽的苦日子,还有我的孩子,投错了胎,就算能长大成人,左右不过是个没前程的庶子,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一辈子。要死要投胎,也该是我们娘俩去死,去重新投胎啊。”环儿急道。
 
  青葙怜惜地看着她:“国师是得道高人,极少为人批命,但只要开了口,所断之言无不应验。你要牢牢记住国师的话,你的孩子,此生命格贵不可言。你和我不一样,你要带着孩子,心怀希望,好好活下去。”
 
  说着,青葙用尽力气推开环儿,一步步来到断崖边上,就要一跃而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