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穿成反派白月光+番外(中)作者:飞雨千汀

时间:2019-06-11 21:51标签: 甜文 爽文
鸾只是给她戴个高帽子,将事情原委说给众人听,在众人面前占住个理字,让这老太君不好明着欺负她们。 果然老太君看了看苏鸾,又将视线落在柳姨娘的头和手的伤痕上,而后抬了抬手示意。 两个护院儿立马将柳姨娘拉起,虽未将人放了,却也不再按着她的脸在地上
鸾只是给她戴个高帽子,将事情原委说给众人听,在众人面前占住个理字,让这老太君不好明着欺负她们。
  果然老太君看了看苏鸾,又将视线落在柳姨娘的头和手的伤痕上,而后抬了抬手示意。
  两个护院儿立马将柳姨娘拉起,虽未将人放了,却也不再按着她的脸在地上磋磨了。
  苏鸾知道柳姨娘今日摔了老太君的龙头拐,非三言两语就能善了的,心忖着眼下还是先看看苏安要紧。
  便看向唐婉的娘,略带施压:“李夫人,我大姐姐苏安是被纳进府作妾的,不是卖身为奴。她若重病有险,你非但不应拦着我们去看,还应急时支会。”
 
 
第66章 
  因着前院儿的动静闹得大,陆续开始有宾客往前院儿里来看热闹。
  苏鸾先前的话, 李夫人听了也没多大反应。眼看围观的宾客越聚越多, 苏鸾便更加直接的追问一句:“李夫人, 苏鸾就想问,是否在这孝安伯府里,作妾的, 就毫无人权了?”
  说这话时,苏鸾格外将“作妾的”三字加重了语气, 透着深意。果然李夫人的脸上就开始挂不住了。
  老太君瞥了眼李夫人,又将目光落在苏鸾脸上。心道这丫头, 可真是个会攻心的。
  李夫人是瞧不起苏安, 可这思维是她站在婆母角度思量时才有的。若单论身份, 她自己也是伯爷的侧室夫人,母凭子贵才有了今日地位。
  而苏鸾这话,未将李夫人与苏安以婆媳关系对立, 而是将为妾的全部绑在了一根绳上,一瞬间反将李夫人与苏安牵扯进了同一阵营!
  仿佛苏安今日遭遇的不公平对待,会在一众宾客眼里成为一个标志,从而令孝安伯府所有妾室都直不起腰抬不起头来。
  而偏偏, 今日这些宾客又皆为孝安伯府的亲家,明里暗里本就多相较量。
  老太君若不可闻的轻嗤一声别过头去,心下气道这丫头真会抖机灵, 一句话戳了李夫人的痛脚。今日李夫人若当众苛待了苏安, 指不定会有人觉得李夫人当年也是这么熬过来的, 这才将自己多年为妾的苦痛又加诸发泄在下一代身上。
  果然,李夫人吃了这计,朝着秦氏开口解释:“秦夫人,苏安的确是病的不轻,但我们也并非刻意隐瞒,只是怕大肆张罗会冲了好日子的喜庆,这才偷偷的给她治病。原是想着今日宴席办完,明日就派人去将实情告知。”
  “呵。”秦氏冷笑一声,心里如万马奔腾的骂了千百句,可嘴里却没明着讲出一句。要是你一句我一句的车轱辘下去,只怕天黑也见不上苏安了。倒不如趁她放软,抓紧正事。
  秦氏开口是带着几分解释的:“夫人身在此位自有诸多顾虑,这些暂且不谈,眼下我们还是得先见见苏安。”
  李夫人为难了下,看眼老太君,见老太君别着头不给半分示意。李夫人又扫了眼围聚的亲家们,想着不能再闹下去了。最后视线落在苏家人身上。
  不管是看似平静的秦氏,还是被按到地上依旧骂骂咧咧的柳姨娘,还是心思颇深的苏鸾……红脸儿的白脸儿的哪个都不是好打发的。
  “带她们去跨院儿探望下苏小娘。”最后李夫人妥协的扭过身子,吩咐身旁的嬷嬷。
  嬷嬷颔首,而后皮笑肉不笑的扫一眼苏家人:“那几位跟老奴来吧。”
  秦氏没管旁人,急着先跟上去看苏安。苏鸾回头看一眼仍被护院儿钳制着的柳姨娘,还有在一旁理论的苏卉,她又看向李夫人:“夫人既准了我们过府探望,为何还不放了苏安的亲娘?”
  不待李夫人说话,女儿唐婉就抢了话去,眉眼欢脱道:“苏鸾,一码归一码。我娘准了苏家人探望苏小娘,那是出于私情。可你家那位姨娘刚刚摔了先帝所赐的龙头拐,可是犯的国法!如何放得?”
  苏鸾跳过唐婉,瞥了眼老太君的脸色,不禁眉心一蹙。何着她讲明白事情原委,也不能让这位老太君息怒了。
  不过损毁御赐之物,也难怪她们抓着不放,这罪过的确是不小。
  苏鸾看了看不住流泪哀求的柳姨娘,又看看躺在地上摔断了头的那个龙头拐杖,也是有些没底气的问老太君:“臣女找京中最好的木匠,将它复原可行?”
  “哼!”老太君冷嗤一声,未多答话。但这一声冷嗤已表明意思。
  见祖母不欲轻饶,唐婉这边也来了劲儿,上前几步站到苏鸾面前,手随意且轻蔑的指着柳姨娘:“苏鸾,把你家这姨娘砍了头去再缝上,还你们个全尸,你可愿意?”
  “你……”苏卉亲眼见娘亲被人这样编排取乐,恨的牙痒,可明知对方身份尊贵,又不敢同等回嘴。最后一双带着期冀的泪眼,落在了苏鸾的脸上,盼着苏鸾能说些什么。
  然而苏鸾也一个字儿没说,反倒不知怎的脚下一崴,朝着唐婉的身上倒了过去!
  唐婉只愣了一瞬,便本能的伸出双手推开苏鸾。她这一推,苏鸾就摔向了一旁。
  “哐当”一声,伴着长久的嘶痛,苏鸾这下摔的一点儿也不含糊。
  唐婉拿帕子掩口娇笑,心道这不是上赶着来送人头吗?正愁没机会让苏鸾出丑呢,这下可是出了大洋相,正得她心。
  “四妹妹!”苏卉这下彻底被逼急了,盛怒上蹿,怂意尽褪,冲上去就推唐婉。
  一个主动出手,一个被动还击,加之唐婉这种柳弱花娇的千金小姐也没什么力气,动起手来远不及欺负着同辈长大的苏卉给力。
  众人不及反应,唐婉已吃了数下亏。
  孝安伯府的丫鬟婆子围上来拉偏架,苏家虽也带来几个下人,却完全处于弱势,很快苏卉被踹了一身鞋底泥。
  可苏卉深谙以一敌多的技巧,不管那些丫鬟婆子如何打她踢她,她手啊脚啊的就只朝着唐婉一人使劲儿!
  越是被那些人往一旁拉,苏卉就越是死命的扯着唐婉的发辫不撒手。婆子们心黑趁机掐她的手,苏卉疼得揪着那辫子使劲儿的摇晃,直晃得唐婉昏了头,脑袋好似拨浪鼓。
  柳姨娘被钳制着,帮不了女儿,就在一旁跟着叫骂加油。
  这一场冲突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因着是女眷撕打,护院儿们没好直接明刀明枪的上场,只护着老太君和众位夫人后退了数步。
  最终两方被彻底拉开了,都打累了骂累了,大家才又留意到中间空地上盘腿儿而坐的苏鸾。
  她手里拿着几块断玉发愣,完全超然于先前呼天抢地的一幕之外。
  “这是……”老太君抬手指着苏鸾捏在手中的碎玉。虽已是支离破碎,可那莹润的水头儿一看便知不是民间俗物,被正午的金光一照,视线能直穿到另一头儿去。
  老太君眉间渐渐漫上一抹疑惑,这断玉上镂刻的祥云游龙花纹,看上去竟有几分眼熟。
  苏鸾抬了抬眼皮,也是一脸的愁容。
  “嘉陵郡主,您的孙女也太嚣张跋扈了,就算看臣女不顺眼,也犯不着去摔这御赐的玉环啊,这不是公然蔑视当今万岁么?我们苏家小门小户的,姨娘没见过世面也罢了,怎的你们孝安伯府的千金大小姐也这么莽撞?”
  唐婉一脸的不屑,只当苏鸾是在吹牛说大话,先前那口气就没顺下去,这会儿见苏鸾当众诬赖她,更是气冲冲的上去一脚踢开苏鸾捏着的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