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六零年代恶毒女配(上)作者:轻非雾

时间:2019-05-18 11:33标签: 时代奇缘 女配
文案 穿成被未婚夫厌恶的恶毒女配,谷一一表示,当不成你媳妇,我就当你嫂子! 她以最快的速度,跟未婚夫回乡探亲的兵哥哥扯证,然后拿着新鲜出炉的结婚证,得意洋洋地看着前未婚夫,以后,记得叫三嫂! 晚上睡觉,被她拉郎配的兵哥哥问她,开心啦? 谷一一
文案
穿成被未婚夫厌恶的恶毒女配,谷一一表示,“当不成你媳妇,我就当你嫂子!”
她以最快的速度,跟未婚夫回乡探亲的兵哥哥扯证,然后拿着新鲜出炉的结婚证,得意洋洋地看着前未婚夫,“以后,记得叫三嫂!”
晚上睡觉,被她拉郎配的兵哥哥问她,“开心啦?”
谷一一头捣如蒜,“这样能膈应他们一辈子,偏他们又躲不开,当然开心。”
“那接下来换我开心了。”说完,直接压住兴致勃勃的某人,做这样那样不可描述的事……
 
内容标签: 时代奇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谷一一,刘辰烨 ┃ 配角:刘辰煜,李婷 ┃ 其它:
==================
 
  第1章 
 
  1967年, 黄河农场, 秋收完的深秋。
  忙碌将近一年的人们, 这才有时间去想除开劳作外的其他事情。
  于是, 那些家有适龄儿女的人家, 都纷纷开始替家里的孩子相看对象。
  有心仪对象的适龄青年, 每年这个时候也格外躁动。
  九岁那年被领回刘家, 就知道刘家那个大她两岁的小儿子, 是她未来丈夫的谷一一, 自进门第一天就偷偷掰手指头数着嫁人的日子。
  好不容易数过九年春秋,到她终于十八岁,可以嫁人了。
  早在年初, 就盼着跟未婚夫刘辰煜, 把结婚证扯了,把婚事给办了。
  不曾想在所有人等着他们名正言顺成为合法夫妻的时候, 刘辰煜竟说对她只有兄妹情, 任旁人怎么劝说,任她怎么哀求, 刘辰煜都不愿意松口娶她。
  刘家父母原以为儿子是一时不能接受结婚这件事, 才不愿意娶谷一一,想着给他点时间, 待年底再提这件事, 应该就顺理成章。
  没想到从年初到年末, 时间他们是给了,可刘辰煜压根没松口, 甚至在刘母再次提到让他娶谷一一前,扬言他已经有喜欢的人,要刘母趁着现在空闲去找人姑娘提亲。
  这要搁其他姑娘,儿子真心不喜欢,刘父刘兴许不会勉强。
  可这事搁谷一一身上,刘家父母却无论如何都不同意。
  原因无他,谷一一的父亲是刘父的救命恩人。
  谷父和刘父是战友,当年两人一起上战场的时候,谷父为救刘父丧命。
  当时谷一一才刚出生,刘父感恩谷父的救命之恩,提出照顾谷母两母女,被谷母以军人看到其他战友有危险救人是军人的责任为由给拒绝,独身一人带着嗷嗷待哺的女儿一个人过活。
  直到谷一一长到八岁,病重的谷母察觉自己时日不多,周边没有可以托付的人,才临终托孤,把谷一一托付给刘氏夫妻。
  深知谷母放心不下唯一的女儿,刘氏夫妻应承将来让自己的小儿子,跟谷一一成秦晋之好。
  这桩婚事是谷母临终前,他们主动定下来的,且有谷父的救命之恩在,刘氏夫妻哪能由着儿子说不要这婚事就不要。
  再者,一起生活这么些年,一家人早就将谷一一当成家里的一份子,整个农场也都知道,等人姑娘年岁到,就是他们家正儿八经的儿媳妇。
  如今儿子不娶谷一一,人姑娘往后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
  跟未婚夫结婚生子是谷一一自九岁开始就盼的事,她自然也不同意刘辰煜另爱他人。
  于是,刘家父母和谷一一一合计,打算来个‘事实婚姻’,也就是让两个小年轻先‘圆房’成为事实夫妻,如此一来以刘辰煜男人的担当,肯定会娶谷一一。
  他们把注意打到农场庆祝秋收的日子那天。
  农场每年秋收完,都会办席面庆祝,席间免不了喝酒。
  今年的席面,有刘父的特别关照,刘辰煜不出意外地喝高了。
  席散后的刘辰煜,醉得糊里糊涂的,被送回房间里,压根没发现房间里还有人,摸着黑直接躺到炕上……
  想象中车祸带来的剧痛没来,反倒是全身热得难受,古世缨没心思去想当中的缘由,只拼命想去掉自己身上的束缚,好叫自己凉快一些。
  奈何身上好像被什么重物压着,使得她行动受限,最后她手脚并用,硬是将身上的重物推开。
  双手一得只有,她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待脱得仅仅剩底衣,才罢手。
  她以为热意就会消退,却发现仍旧热得难受。
  古世缨这才察觉这种热,跟衣服穿多的热不一样,它是由内而外的,热的同时还叫心里有股渴望,渴望什么东西来填满自己。
  活了十九年,第一次有这种陌生的感觉,但拜各种网络小说中关于ch-un药的描写。
  古世缨猜测自己这是中药了。
  可她前一刻明明正跟父母吵架,闹着跟他们断绝关系离家出走,不料中途出车祸,怎么会中药?!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被她踹下炕头,察觉冷的刘辰煜,自己摸着又爬上了炕。
  黑暗中没注意,触碰到古世缨的身体,拉回了她胡思乱想的思绪,古世缨这才惊觉房间里,竟然有陌生男人,身体迅速滚到炕里面,她警惕地说道,“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床上?”
  刘辰煜刚刚进门的时候没有点灯,整个房间里都是黑的,两人都看不到彼此,但谷一一的声音,刘辰煜却是听得出来,“一一,大晚上的你在我房间里干什么?”
  “你知道我的小名?”古世缨是千禧宝宝,独二代家庭长大,为彰显她是家里唯一的宝贝,她妈给她取了‘一一’的小名。
  这小名只有家人叫,鲜少有外人知道。
  脑袋晕乎乎的,只想睡觉的刘辰煜,完全没兴趣跟古世缨闲聊,“谷一一,我不管你为什么出现在我的房间,现在请你立刻马上给我离开,不要影响我睡觉。”
  “古一一?”从来没人这样叫过她。
  不过这不是最关键,关键是刘辰煜的话,“什么叫我在你房间,非亲非故的我怎么可能出现在你房间?”
  被古世缨这么一闹,刘辰煜身上的醉意散了几分,意识到情况不对,他干脆起身点了不远处的煤油灯。
  当豆粒大的煤油灯亮起,虽然亮度跟白炽灯完全无法比拟,却也足够叫人看清身处的环境。
  眼前的房间并不是她那间宽敞明亮,吊顶天花板的卧室,也不是她见过的任何一间房子,而是一间黄粱屋顶墙壁斑驳的破土房。
  如此场景让古世缨懵逼了,她不由看向刘辰煜,“这是哪里?你又是谁?”
  刘辰煜点完灯并没着急看古世缨,而是先给自己倒了杯水喝,这才抬头看向不远处的炕,当看到谷一一身上不着寸缕的身体,脸色非常的难看。
  偏开眼不去看她的身体,“我早就说过,我只把你当成妹妹看待,对你没有任何男女之情。而且我已经有心爱的女子,我跟她真心相爱,会排除一切困难跟她结婚,你为什么还要做出这种事来?”
  犹在懵逼中的古世缨,下意识开口,“我做了什么事?”
  “这都脱光身在躺到我炕上了,想做什么事还不明显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