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兄宠(上)作者:长沟落月

时间:2019-04-25 10:48标签: 种田文 市井生活
文案: 叶蓁蓁八岁的时候随母改嫁同村的穷酸秀才。随着她年岁渐长,村子里的男人看她的目光都变了。 她惶恐不安的很,躲在对她一向很好的继兄许攸宁的身后。 没想到有一天许攸宁看她的目光也变了.. 温馨提示: 1.男主腿会好。 2.前期就家长里短种田种菜吃吃
文案:
  叶蓁蓁八岁的时候随母改嫁同村的穷酸秀才。随着她年岁渐长,村子里的男人看她的目光都变了。
  她惶恐不安的很,躲在对她一向很好的继兄许攸宁的身后。
  没想到有一天许攸宁看她的目光也变了..
  温馨提示:
  1.男主腿会好。
  2.前期就家长里短种田种菜吃吃喝喝的一些温馨事,后期会离开这个小村子进入仕途。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介:
  叶蓁蓁上辈子父母重男轻女,她从来没有体会到过来自父母的关爱。穿越后却有了关爱她的养母,养父和继兄。一家四口的生活原本温馨恬淡,但随着叶蓁蓁和继兄日渐长大,两个人的身世之谜渐渐浮出水面。同时叶蓁蓁和继兄青梅竹马,彼此互生情愫。面对接踵而来的各种危机,两个人将会如何应对?权利富贵袭来时,两个人时候是否又能不忘初心?
  本文文笔流畅,感情细腻,一家四口相处的情节写的令人向往,男女主之间的互动写的也很甜蜜。还有各种美食制作,引人食指大动。
 
 
第1章 二嫁
  叶蓁蓁坐在一把半旧的小竹椅中,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正在吵架的三个人。
  原身的记忆告诉她,那个穿豆青色衣裳,不到三十岁的妇人是她娘,名叫叶细妹。另外的一男一女,则分别是叶细妹的哥嫂。也就是叶蓁蓁现在名义上的舅父舅母。
  但是很显然,这一对舅父舅母并不想认她这个外甥女。
  叶大龙,也就是叶细妹的大哥,正伸手指着叶蓁蓁,气咻咻的说着:“这个傻子又不是你亲生的,只是捡来的。难道你真要为了她这辈子都不再嫁人了?你脑子被驴给踢过了?”
  忽然被点名的叶蓁蓁:......
  她穿越过来也有两天了,知道原身是个傻子。虽然今年已经八岁了,但是从来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看着人的时候脸上惯常一副茫然的表情。叶细妹教了她这么多年,到现在也就能勉强知道自己穿衣吃饭。
  不过穿成个傻子也没有什么不好。叶蓁蓁心里暗自想着,就譬如现在,人人说话都不会避忌着她,她就能打探到更多的信息。
  要不然她刚穿越过来,对这个异世和周边同她有关的人一点儿都不熟悉,很容易被人怀疑。现在正好堂而皇之的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事都不做,也不会有任何人怀疑她一星半点。
  叶细妹显然是个很护犊子的人。性子也泼辣。一听叶大龙这样说叶蓁蓁,立刻就将手里的抹布往桌上一扔,开口喝叫她哥:“蓁蓁不是傻子。”
  “她不是傻子谁是傻子?”叶大龙的脾气也不好。一听自己妹妹这样顶撞自己,只气的脖颈上的青筋一根根的都梗了起来,“都八岁的人了,还不会开口说话。看着人的时候只会傻呵呵的笑,还流口水。就是我家的旺财都要比她聪明。扔根骨头,它还晓得冲人摇两下尾巴,汪汪的叫唤几声呢。你家这个会什么?”
  叶蓁蓁:......
  竟然说她不如一条狗!
  叶蓁蓁看了叶大龙一眼,心里悄默默的将这个人给记下了。
  叶细妹脾气也上来了,一张脸都气的紫涨了起来。
  “我说蓁蓁不是傻子就不是傻子。你要是再敢说她一个字,信不信我现在就一笤帚将你打出去。”
  说着,几步窜出去,拿了放在门后的一把大高笤帚在手里,一脸杀气腾腾的看着叶大龙。
  兄妹两个从小打架打到大,而且小时候叶细妹都是被叶大龙按着头揍,叶大龙自然不怕她。
  “你为了一个捡来的傻子,竟然敢这样跟你哥说话?真是反了天了。我今天不教训你一顿,你就不晓得我是你哥。”
  叶大龙边说边四处寻摸趁手的器具。
  目光忽然看到旁边的墙上斜靠了一把扬稻谷用的木掀子,走过去就要拿在手里。
  却被叶细妹看到,眼疾手快的赶上前来将手里的笤帚往下一横。挡住叶大龙去路的同时,也正好一笤帚打在了他的手背上。
  这把笤帚是用晒干的竹杈做的,上面的竹叶早就已经掉光了,只剩了横七竖八的竹枝。平常都是用来打扫庭院的,经年累月下来,竹枝磨的又尖又利。打在手上很痛不说,还很容易被划破皮肤。
  叶大龙的手背上就被划了两三道痕迹。有一道深一些的,还在往外面渗血。
  这滋味可不大好受。
  叶大龙只气的暴跳如雷,一张脸涨的跟猪肝一个颜色。也顾不得笤帚上面扎人的竹枝了,伸手就想要将叶细妹手里的笤帚抢过来。
  眼看他的手就要碰到笤帚的柄,忽然被人一把给强行拉开。
  拉开叶大龙的人是他媳妇,名叫柳兰花。穿一件黛紫色的细布比甲,脸上搽脂抹粉的,脸颊上的水鬓也描画的长长的。
  “你这个人,”柳兰花一边拉开叶大龙,一边说他,“咱们今儿来是做什么的?是来跟细妹说一件大喜事的。可你怎么上来就惹细妹生气?”
  一边喝叫他到旁边待着去,一边面上堆起一脸的笑意来,转过头跟叶细妹说话。
  “细妹啊,你知道你哥这个人,就是个浑人,说话都不过脑子的,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啊。”
  可惜她这糖衣炮弹没有用,叶细妹的脸比刚刚更沉。
  “我哥不是个好东西,难道你就是了?”
  叶细妹手里的笤帚还高高的举着,好像随时都会朝着柳兰花打下来。
  “别打量我不知道你和我哥心里那些见不得人的算计。说什么姓赵的那户人家是个富户,儿子也是个有力气的,知道疼人。真那么好的人家,儿子能三十多岁都没有娶亲,看上我这个寡妇了?不定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家,十里八乡的都没有人敢嫁,你们受了他家的钱财,就来哄骗我,要将我往火坑里面推。”
  说到这里,叶细妹生起气来。将手里的笤帚放下,伸手指着柳兰花和叶大龙就骂道:“你们两口子可真是黑心肠。十几年前,我娘刚死,你们两个就嫌家里多了我,将我嫁到叶家来。叶家是个什么样的人家?两间破烂房子,瘫痪在床的老娘,还有个只知道哭的年幼小妹妹。十里八乡但凡有闺女有妹妹的人家都不肯让人嫁过来。你们倒好,给我定了这门亲事。成亲的那天还告诉我,往后两家不要再往来。生怕我去你家打秋风,过了穷气给你们。我心里记着你们说的这话,这十几年哪怕我再苦,再累,都没有上过你家门一次,你们也从来没有过来望过我一眼。怎么现在我一死了男人,你们两个就巴巴儿的找上门来,劝我再嫁?我呸!我现在要是信了你们是真心为我好,替我着想的话,那我才真的是脑子被驴给踢过。”
  一篇话说的柳兰花讪讪的,脸上很挂不住。辩解着:“早先是我年轻,不懂事,才会跟你说那样的话。可是后来我不是主动登你家门,想要跟你重修旧好,你现在......”
  “那是你看我日子过的好了,想要来跟我打秋风了,不然你会主动登我家的门?”
  叶细妹目光不屑的睨着她,“原本我心里还想着,你们就算再不济,也是我哥嫂,以前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谁晓得你们倒是一点儿都不知道感恩,也不知道廉耻。我家男人才刚死了半年,你们两个就过来叫我改嫁。打量我不知道,赵家给了你们五两银子呢。五两银子你们就要把我往火坑里面推?你们可真是我亲哥嫂!想想这些年,我男人在的时候,接济你们的银子也不止五两?你们两个现在还有什么脸站在我家劝我改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