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国师宠妻大业+番外(下)作者:司墨然

时间:2019-04-19 13:24标签: 甜文 穿越时空
环肥和燕瘦,听到花重锦呼喊,赶忙冲了进来,见于洛躺在地上似乎无法起身,环肥利落地将芙蓉雅间的门板又卸了下来,两人合力把于洛小心的抬到了门板之上,一前一后将不住哀嚎的于洛抬了出去。 花重锦不放心于洛,也赶忙跟了过去。白君也急切地追了上去。 这
环肥和燕瘦,听到花重锦呼喊,赶忙冲了进来,见于洛躺在地上似乎无法起身,环肥利落地将芙蓉雅间的门板又卸了下来,两人合力把于洛小心的抬到了门板之上,一前一后将不住哀嚎的于洛抬了出去。
  花重锦不放心于洛,也赶忙跟了过去。白君也急切地追了上去。
  这时众人才回过神来。
  “方才那位娘子说,花助教推了孕妇?我不相信,花助教之前还给我侄子做过媒,花助教的人品我们有目共睹。”
  “可是刚刚那个娘子看起来也很着急,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呀。”
  “肯定是花助教干的,你想啊,如果你没有推人家孕妇,你至于这么急着把孕妇送去医馆吗?”就在大家各执一词的时候,忽然有人开口道。
  “好像这位娘子说的也有些道理,如果不是花助教推的话,花助教为什么要去扶呢?”
  “助人为乐?这年头碰瓷的人这么多,万一被碰瓷了怎么办?我看就是花助教推的。”
  长夏见节奏已经被带了起来,唇角露出一抹笑,默默地缩回到墙角,假装刚才没有说话。
  “至于是真是假,我们跟去医馆看一眼不就明了了吗?”
  医馆就在遇仙酒楼不远处,这句话一出,不少吃瓜群众吵吵嚷嚷就跟去了医馆。
  花重锦站在医馆外边,浑身沾满了于洛的血,双手不受控制地颤抖着,有些不知所措和茫然。虽然多年前在很多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里不乏流产的梗儿,可是真正遇到了这种情况,花重锦却是慌乱得不知如何。
  “花助教,方才有人说你推了那位娘子,我不相信你会对孕妇下手,你到底推了没有?”有个妇人挤到花重锦旁边,开口问道。
  “我没有,我没有。”花重锦脑子乱成一团麻,脑子里都是于洛浑身是血的样子,除了那句“我没有”再也组织不出其他语言。
  白君见花重锦慌乱的样子,心下一喜,水蛭一般咬着花重锦,道:“你没有?你若是没有,于洛怎么会倒在地上?你若是没有,于洛怎么会浑身是血?你若是没有,你为何如此慌张?”一句一个问句,咄咄逼人,直逼得花重锦向后退了一步。
  白君见成效甚好,向前走了一步,继续道:“于洛只是想同你道歉,你却想一尸两命,花重锦,算盘打得好响,还做什么媒官,开当铺去吧!”
  人群中有人发出一声笑,继而不少人都跟着笑了,花重锦本就苍白的脸色现在更是一丝血色都无。
  “怎么?花重锦不想做媒官,想开当铺?那也可以,反正我养得起她,想当媒官我就给她职位,想开当铺我就给她铺面。心悦一个人不就图倾尽所有哄她一笑吗?要不怎么会有烽火戏诸侯。”一道声音从众人身后传了过来,所有人回头看向了来人。
  此刻,本来面色红润战斗力爆表的白君忽然脸色一白偃旗息鼓了,原因无他,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正是当今国师。但是这说话的方式和态度,以及话里话外不掩饰的维护,她却是从来没有见到过。
  陆慕游从众人让开的路中央径直走向花重锦,连看都没看一眼白君。在他眼中,路人甲路人乙都是路人,唯独花重锦才是心尖尖上的人。
  陆慕游伸手摸了摸花重锦的头发,柔声问道:“阿锦,出了什么事?怎么才从白家出来半个时辰,弄得这么狼狈?”
 
 
第69章 弃车保帅
  花重锦抬头看了一眼陆慕游, 原本茫然无神的杏眼慢慢地回神聚焦到陆慕游身上, 眼眶一红,迅速氤氲起了一层泪水,花重锦抽搭了两下, “哇”地一声抱住陆慕游哭了出来。
  “我没有推她, 我真的没有推她,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血!”花重锦埋在陆慕游怀中,口齿不清地道。
  陆慕游伸手抱住花重锦,安抚地拍着花重锦的后背, 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群,扬声道:“花助教的为人相信你们中大多数人都是有所耳闻,我以国师的名义替她担保, 她说没有推,我相信他没有推。”
  “那若是她真的推了呢?”人群中有人小声道。
  “若是她真推了,国师府阖府上下陪她一同承担责任,”陆慕游准确地朝着人群某一处看去, 一字一顿字字珠玑, “若是,她没有推, 有人想要污蔑于她,国师府也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子夏慌忙缩进人群中,国师的视线若箭一般,她有一种被豹子盯上的感觉。
  “让一让,让一让, 救人如救火!”云捷飞的声音由远及近传了过来。
  众人往后一看,只见一个脸上带着狰狞疤痕的壮硕大汉身上背着个知天命年纪的老头,手上还提着一个大箱子,正冲刺般地往这里跑来,脚下掀起一阵尘土。
  猪八戒抢媳妇?众人脑海中不约而同地冒出了这个词,若他背上背着的不是老头,指不定明天街头又是一出评书好戏。
  云捷飞背上的老头手上还拿着一只j-i腿,小心翼翼地举着,不让j-i腿碰到云捷飞。不是怕污了云捷飞的头发,实在是他家娘子给他做一次红烧j-i腿不容易啊!
  “郎主,李院士说他夫人正忙,没空出诊,我就将李院士带过来了。”云捷飞冲到陆慕游身侧,放下了老头,老头看都没看陆慕游一眼,先检查了一下手上的j-i腿,还好,没有被云捷飞的头发玷污。
  “李院士,多有得罪,还望见谅。”陆慕游等李院士检查完了j-i腿,这才开口道。
  花重锦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下,从陆慕游怀中退出来,朝着李院士大大地鞠了一躬,道:“李院士,请您救救于洛。”
  李院士深深地看了花重锦一眼,郑重地将腿腿交到花重锦手上,道:“花助教请放心。另外,我相信国师的眼光,我相信你。”
  言罢,李院士看了一眼陆慕游,转身把手上的油往旁边云捷飞身上蹭了蹭,接过云捷飞手上的箱子,进了医馆。
  云捷飞点头幽怨地看了看衣衫上五个爪印,一定是李院士怨自己将他颠簸了一路,罢了,他得罪不起李院士,可怜他刚买的衫子。
  “郎主,花助教,你们为什么要请院士过来?又是一大笔出诊费。”云捷飞看了一眼医馆,于洛的哀嚎声一阵一阵地传了出来。他本以为陆慕游让他请李院士过来,是为花重锦诊病,没想到却是给于洛。
  “婴孩是无辜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陆慕游开口回答道,“况且,有李院士在,若是有人想要趁机作妖,恐怕逃不过李院士的眼。”
  云捷飞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白君,白君面上除了浓浓的担忧,再无其他表情,美人蹙眉,倒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只可惜美人蛇蝎心。
  花重锦盯着李院士交给她的j-i腿,有些不知所措站在原地。
  “别担心,李院士说没事那就是没事。”陆慕游宽慰着,看了一眼花重锦手上的j-i腿,低声道:“不如,现在左右无事,你把j-i腿吃了吧?听闻红烧j-i腿乃是院士夫人的拿手好菜,平常人吃不到的。”
  这时,医馆中忽然传出一声婴儿的啼哭声,虽然微弱得好似小猫叫,但足矣让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松了一口气。
  “大人没事,好好养着身体就行,这个娃儿估计活不过两岁。”李院士一身血污,从医馆里走了出来,顺手从花重锦手中拿过j-i腿,啃了一口道,“看在你没有偷吃我j-i腿的份儿上,我就多说几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