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和离我是专业的(一)作者:五朵蘑菇

时间:2019-04-18 14:30标签: 爽文 快穿
文案: 升官发财死老婆,渣男的最爱。 割渣男的人头,罗衣的最爱。 纳妾?你去啊!杀忠臣?活的过下集再说。休妻?财产上交吧。 不论什么样的剧情,最后都会变成:左拥右抱的渣男,哭着喊她爸爸。 离了离了,求放过,爸爸慢走。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打脸 快
 文案:
  升官发财死老婆,渣男的最爱。
  割渣男的人头,罗衣的最爱。
  纳妾?你去啊!杀忠臣?活的过下集再说。休妻?财产上交吧。
  ……不论什么样的剧情,最后都会变成:左拥右抱的渣男,哭着喊她爸爸。
  “离了离了,求放过,爸爸慢走。”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打脸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衣 ┃ 配角:渣男,可爱男配,可爱女配,可爱崽 ┃ 其它:苏,爽,虐渣
  作品简评:
  罗衣穿梭在各个小世界里,替结局凄惨的原女主虐打渣男,并由此丰富自己的人生。不管是发达后纳妾的,金榜题名后休妻的,登基后把功臣满门抄斩的,骗小姐私奔后把小姐卖了的……等等,各式渣男最后都得到应有的报应。
  每一篇小故事都短小j-i,ng悍,作者用简单明了的文字、干脆利落的方式,花式吊打各色渣男,非常j-i,ng彩,喜欢看打脸爽文的读者不容错过!
 
第一卷 :你纳妾啊 
 
 
第1章 你纳妾啊
  连绵了三天三夜的秋雨,将夏天残留下来的那点子余热驱逐得干干净净,安定城从里到外都染上了凉飕飕的气息。
  在雨停的这一日清晨,病了多日的许家夫人起身下床,来到窗户边上,伸出一双苍白得近乎透明的手。
  她轻轻一推。
  “呼——”
  寒风直直灌入,半点客气也不讲,把年轻孱弱的妇人吹得晃了一晃,单薄的衣衫紧紧地贴在身上,一头乌黑长发却逃命似的向后飞扬。
  罗衣——如今这具皮囊里住着的鬼——微眯起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
  做鬼的时候不觉得怎样,如今做了人,才知道做人比做鬼好太多。
  空气里充斥着浓浓的水汽,吸进肺腑里,清冽甘甜,叫人只觉得浑身毛孔都要打开了。罗衣享受了片刻,依依不舍地关上窗子。
  这具身体不久前小产了,在床上病了好些日子,经不起这样的冷风吹。
  忽然,一道身影飞快地蹿过来,“啪”的一声,赶在她前头把窗户关上了。
  “夫人!您不要命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红着眼眶,责怪又痛心地看着她道,“您还坐着小月子,怎能这样吹风?”
  一边说着,一边扯了她的胳膊往床边走。
  “都过了这些日子了,您好歹想通吧?总不能为了那么个玩意儿,好好的日子都不过了。”
  小姑娘是原主李曼娘的贴身丫鬟,小兰。
  不久前,李曼娘的丈夫要纳妾,李曼娘不允,两个人便争执起来。错手之下,把李曼娘肚子里的孩子撞掉了。李曼娘心中积郁,缠绵病榻,久久不好。
  “像大爷这样品貌、家境的男人,有几个家里没小妾?”小兰弯腰铺着床褥,一边劝说道,“大爷守着夫人过了这么些年,才要纳一个妾,算是长情的了。”
  “再说了,那位是烟花巷出身,折腾上天也撼动不了夫人的地位,夫人实在不值得为这么个人糟践自己。”小丫鬟铺好床褥,扭头请罗衣上床,抬眼一瞧,顿时愣住了。
  夫人的眼神……
  “嗯。”罗衣点点头,对小兰微笑,“我以后都想开,不再难过,也不折腾自己了。”
  小丫鬟看着笑得温柔的夫人,却觉得后脑勺发凉。刚才那惊鸿一瞥,真个儿像是见了鬼。然而此时笑得毫无芥蒂的夫人,又叫她不太敢相信:“夫人,您真的想通了?”
  罗衣刚要点头,不防屋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曼娘醒了?”颇为清朗的声音,煞是好听。
  罗衣抬头看去,只见进来的男子约莫二十四五年岁,他穿着一身很讲究的锦缎长衫,脚下的靴子更是用金线勾勒着花样,一看便是身家富贵。偏他生得也不错,眉眼俱是风流,笑时含情,不笑时含威,最叫年轻女子抗拒不了。
  正是李曼娘少年结发的丈夫,许连山。
  罗衣看了他一眼,就收回视线,蹬掉鞋子爬上床,为自己盖上温软的被子。
  这副身体还病弱着,需得好好养护。
  许连山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妻子已经换了个芯子,他负手立在床头,拧眉说道:“你闹了这些日子,该懂事了罢?后日金香儿就要进门,你收拾几间屋子给她。”
  金香儿便是那个烟花巷的女子,据说是清倌儿,从来不接客的好女子。
  罗衣抬眼看他,微微笑着:“好,我不闹了。”
  笑意并不达眼底。
  当年,李曼娘乃是秀水村最漂亮的姑娘,十里八乡没有比得上她的。她家里又颇有些田地,求娶她的人家无数,可她最后选择了下嫁给穷小子许连山。
  有了她丰厚的嫁妆,穷得连一件不打补丁的衣裳都穿不起的许连山,开始转了运。他买了一间又一间铺子,一片又一片土地,最后在安定城买了一座大宅院,落地生了根。
  今年是许连山与李曼娘成亲的第六年。许连山觉得,自己在六年的时间里挣下了这样丰厚的家业,是极有本事的。而像他这样有本事的男人,不该被年少时许下的诺言束缚。
  什么诺言呢?便是哄得李曼娘心花怒放的:“我这辈子不论是贫是富,只守着你一个。”
  如今,他背弃誓言不说,就连害了妻子小产,都没打消纳妾的念头。
  “许郎等了这些日子,很着急了罢?”罗衣倚在床头,仰起脸看他,一脸歉然地道:“可是许郎,我才小产了,实在担不起这样的负累。”
  许连山听了,立时拧起眉头,不悦地道:“你不要推三阻四了!她是一定要纳进来的!早晚的事,你何必叫我不痛快呢?”
  他认为罗衣不愿意,才推脱。
  罗衣觉得心尖似被人掐了一下,一时呼吸都顿了顿。
  约莫是这具身体残留的情感。她想了想,垂下眼睛,低低地道:“许郎,你要纳妾,便是往我心上扎刀子。你还要我亲手布置你们的喜房,是逼我自己拿着刀子往心口捅?”她抬起头,眼里含了指责,“许郎,你的心当真就这么狠?”
  李曼娘是个老实姑娘,口舌并不伶俐,自从许连山要纳妾,种种委屈一齐涌来,她都是有苦难言。如今罗衣成了她,自然要把她没说出口的委屈通通说出来。
  许连山听得这番话,顿时一噎。
  分明她的话也没什么,甚至还很绵软。可是听在耳中,却说不出来的刺耳。
  顿了顿,许连山又要说什么,然而话还没出口,就见罗衣攥着被子,背对他躺下了。一只手紧紧捂着耳朵,一副“我不听”的架势。
  许连山啼笑皆非!
  她几时这般会拿乔了?
  搁在以往,他大约会觉出几分可爱,而后逗一逗她。但这会儿他急着把金香儿接进来,实在没心情,便上前两步,走到床边,伸手去扯她。
  “大爷,夫人已经让步了,您怎么不依不饶呢?”小兰忽然钻了过来,往床前一站,伸手护着床里面的人,“大夫都说了,夫人小月子期间不能受累,更不能受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