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佛系小太后 作者:同音

时间:2019-04-18 13:23标签: 甜文 天作之合
文案: 别人是升官、发财、死老婆, 容兮是当太后、不愁钱、死老公,爽啊! 等等为什么自己要给死去的老公陪葬? 这剧本不对啊!求穿回去QAQ!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兮,燕熙初 ┃ 配角:燕泽 ┃ 其它: ☆、初
文案:
     别人是升官、发财、死老婆,
容兮是当太后、不愁钱、死老公,爽啊!
等等……为什么自己要给死去的老公陪葬?
这剧本不对啊!求穿回去QAQ!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兮,燕熙初 ┃ 配角:燕泽 ┃ 其它:
 ☆、初到(捉虫)
 
  初夏时节,阳光甚好,明亮的阳光洒下点点碎金,充满了希望,只是此时的气氛远不如阳光那样明亮欢快。
  南国上下一片肃穆,百姓跪在街道两旁哀泣,为先皇送行,永平38年,南国第三代君主燕政驾崩。
  送行的队伍里,一位身着白衣、神情淡漠的女子被宫女搀扶着,双眸暗淡并无哀伤之色,身旁陪伴着的宫女不时的小声提醒着规矩。
  燕熙初隔着人群遥遥望去,那个女子应该就是刚刚入宫没几天天的继后,年纪轻轻也是个可怜人。
  容兮感觉貌似一直有人盯着自己,抬起头四处张望,身旁的宫女连忙提醒:“娘娘莫要四处张望,不合规矩。”
  容兮重新低下头哀叹,为什么被丢到了这种地方,此时沉重的气氛一如自己的心情,今天已是被丢到古代的第五天了,可她仍抱着这只是一场梦的期许,一觉醒来还能看见妈妈笑骂自己死丫头,还能和几个永远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兄弟抢零食吃。而不是在一个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的朝代给还没见面就挂掉的丈夫送行。
  容兮多希望自己还是那个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女大学生,而不是现在这个尚不足二十的年轻小寡妇。
  当皇上的老婆惨,当皇上的老婆没有孩子傍身更惨,当皇上的老婆又没有孩子傍身还不小心死了老公就是惨上加惨,自己只是单有个皇后的名头,没有孩子没有势力,甚至没有几个认识的人,落在向来踩低捧高的皇宫里,不知道要过什么样的日子。
  几日前,容兮在大哥容苏的婚礼上挨了那个不知道哪个朝代穿过去的神经病一掌,跌下楼梯磕到了头,醒过来的时候就在这具身体里。据伺候她的丫头说,她是在上楼梯的时候听闻皇上驾崩了,一时激动摔了下来磕到了头,昏迷了好几天。
  容兮醒来后没等别人问就自觉主动的表示摔大了,忘记了以前的事,太医说是伤到了头,好好调养以后就会慢慢恢复,容兮心里当时的反应只有四个字“恢复个屁”,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怎么可能恢复。
  原主身边的丫头念雪才十六岁,正是叽叽喳喳喜欢说笑的年岁,性子又活泼,托她的福,自己醒来的当天晚上就把原主的事了解的七七八八,这位皇后娘娘说的好听点叫温婉善良,说不好听了是懦弱好欺,如花似玉的年纪生生被父亲送进宫里给皇上增寿,折了希望。
  送陵的队伍走远了,陪侍的宫女对容兮说:“娘娘,该回了,您的身体还虚着,初夏的暑气虽不重,晒久了也灼人。”
  容兮点点头:“也好,回吧。”
  “儿臣请母后安。”一个高大俊朗、气势压人的男子躬身行礼。
  容兮呆住,帅哥您哪位,据说本小姐还不到二十岁,生不出这么大的儿子,一时激动憋出了一句:“你妈贵姓。”
  “你妈?”
  容兮回过神来,懊恼道:“本宫太过哀痛,一时失言,请莫为怪罪,敢问尊驾是?”
  “儿臣燕熙初”
  陪侍的宫女提醒道:“娘娘,这位是临王殿下,前些年一直出征在外,近几日才回朝。”
  “原来是临王殿下,果然丰神俊朗。”容兮脑袋里快速转了好几圈,这是那个未来的新皇帝?那自己该说些什么?思忖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揉着头装累。
  陪侍的宫女极有眼色,行了个礼对临王说道:“殿下,娘娘玉体抱恙,今日出来已久怕是有些疲累。”
  临王打量了一下容兮后退半步:“既然母后玉体违和,那儿臣改日再到宁寿宫造访,母后请先行。”
  容兮走了几步回身道:“殿下,本宫只是进宫为先皇增寿,当不得殿下一句母后,殿下以后还是唤本宫皇后吧。”
  容兮转身离去,临王一直到看不见容兮身影才对跟在身边太监说:“福宁,你看这位继后如何。”
  福宁躬身回道:“娘娘初入宫时温婉大方,只是入宫三日陛下就殡天了,娘娘一时悲痛以至摔下楼梯,导致性情大变。”
  “性情大变?不是本性大发?”
  “殿下这时候唤娘娘母后,可是要尊娘娘为太后?”
  临王回头看着福宁笑出了声:“就你鬼机灵,她是皇后,本王尊她为太后有何不可?回吧。”
  回到寝宫容兮一直在整理思绪,皇上的遗诏上写的明白,这位临王就是未来的新帝,据念雪说历代皇帝临终时进宫增寿的妃子都是要陪葬的,即使自己是正门抬进来的正宫皇后怕也是难逃一死,这位临王殿下想来只是想提前给自己送行吧。
  “娘娘,娘娘?”
  “恩?”
  晚萍端着一碗汤药:“该到服药的时间了。”
  容兮摆摆手:“罢了,不喝了,端下去吧。”
  晚萍劝道:“娘娘,您的身子还未痊愈,太医嘱咐,需得按时服药。
  “晚萍啊,皇上入陵寝之时便是本宫命终之时,这身子是否痊愈又有什么意思,罢了。”说完容兮歪到塌上休息,其实她并不怕死,在这个鬼地方根本就没什么值得留恋舍不得的,只是想到要给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人殉葬,就觉得憋屈,而且据说殉葬者是活着送进陵寝,在里面活活饿死,那得死的多难受,最主要的是中药好苦!自己根本就没病,喝什么劳什子的药。
  “先皇的陵寝尚未竣工,须得在奉安圣殿停灵几年,还不到殉葬之时,娘娘莫要太过哀切。”
  容兮脑补了一下皇上的陵墓迟迟不能竣工,尸身慢慢腐烂发臭,然后把自己活着一起放进陵墓里,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还不如马上被埋了好吗?有点想吐。
  “晚萍,传话下去,午膳不必送来了,本宫身子不爽。”
  “娘娘。”
  容兮欲哭无泪的看着晚萍,姑奶奶,求别再说了,再说连晚饭都吃不进去了。
  “对了,咱们住的是永宁宫吧。”
  晚萍跪下给容兮捏着腿:“对呀,历代皇后住的都是永宁宫,您当然也不例外。”
  容兮疑惑的说:“那临王殿下为什么说要到宁寿宫拜访我?他离宫太久了,连皇后住哪里都不记得了吗?”
  “宁寿宫是太后住的地方,难道说...”晚萍的手慢慢停了下来:“临王殿下打算登基后尊您为太后?”
  容兮不解道:“他尊一个将死之人为太后干嘛?他自己的母妃呢?”
  “临王殿下的母妃是德贵妃,被江答应害死了。”
  “江答应?”容兮没听说过这个人。
  晚萍解释道:“就是前皇后,现住在冷宫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