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女主她嫂子(下)作者:藿香菇

时间:2019-01-30 09:29标签: 女配 穿书
了颤,到底还是把来意说了。 听了半天宁茴总算是听明白了,你是要她们俩跟着我回京都?顺便帮她们相看相看婚事? 老夫人微调了一下表情,含笑道:意竹意梅是你表妹,我老了,也要不着你的孝顺,多给妹妹们找条路子,也对得起你体内流的韩家血了。 这副理所当
了颤,到底还是把来意说了。
  听了半天宁茴总算是听明白了,“你是要她们俩跟着我回京都?顺便帮她们相看相看婚事?”
  老夫人微调了一下表情,含笑道:“意竹意梅是你表妹,我老了,也要不着你的孝顺,多给妹妹们找条路子,也对得起你体内流的韩家血了。”
  这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叫宁茴表情愈加古怪,轻拧着细眉,回道:“您误会了,我并没有要孝顺你的打算。”
  韩老夫人:“……”你这话没法接呀。
  宁茴也懒得和这老人家瞎扯掰,正色道:“你当年全然没将母亲当做女儿瞧,如今也合该不把我当外孙女儿才是。你当初不愿意给我母亲找条路子,如今也不应惦念着她的女儿给你找路子。”
  宁茴挺直脊背,微抬着下巴,“昔日母亲给了韩家钱财,早便将生养之情还清了,她都不乐意孝顺你分毫,女承母业,她累死累活生下来的女儿也自当继承她意志。”
  韩老夫人有些懵,“你……”女承母业??
  宁茴轻哼了一声,十几年怎么没见想起自己有这么个外孙女,如今巴巴地贴上来就想着嘴皮子一动叫人办事,美得你!
  “您不妨出去在院子里望着天上瞧瞧,看看那上头会不会平白掉些馅饼儿下来。”
  她往前走了两步和老夫人拉开距离,免得她又拉拉扯扯的,肃着脸道:“就算运气好碰上了,也须知道天上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的馅饼可是会砸死人的。”
  老神仙们丢馅饼儿的地方也不知道有多远呢,施个法咻的一声丢下来,再勉强算个重力加速度,保准儿砸一个死一个的。哎呀,可就别想着吃了。
  老夫人一张老脸通红,气的。
  “你、你这后辈真是、真是……”
  宁茴替她接话感叹道:“真是聪慧呀!”
  韩老夫人抖了抖手,“你、您……”
  宁茴该说的都说了,摇了摇头和堂中候着的小丫头说了句送客便带着青丹青苗走了,徒留下几人大眼瞪小眼,尤其是韩老夫人,脑子都快充血了,那当真是万分气恼。
  裴郅在房间里早下完了一盘棋,无聊地又重来了一局,抬眼间见宁茴敛着披风从外头进来,暂时停下淡声问道:“人走了?”
  宁茴坐在他旁边,抓了两颗黑棋子捏着手里玩,弯弯了眉眼冲着他点头道:“走了走了。”
  韩家全然不必多放在心上,裴郅应了声示意自己知道了便不再谈这事儿,将人拉坐在腿上,亲了亲她的脸,握着她的手将她指尖的一枚棋子落在了棋盘上。
  青丹青苗瞧他二人悠闲自在,也不在屋里伺候了,半退着到了帘子外头。
 
 
第六十六章 
  宁茴不会下围棋, 盯着棋盘瞧了会儿就有些懵圈儿,兴致缺缺地别过头。
  裴郅也觉得没甚意思, 将手里刚捻起来的棋子又丢回了棋篓里。
  两人又转到了榻上继续那本还没看完的平春风俗小传, 宁茴褪了外头的披风和大袖衫,扯了绒被搭盖在两人身上, 又抱了小手炉, 这才觉得暖和了不少。
  她听着听着不禁睡意朦胧,捂着嘴不停地打哈欠,眼中水波轻荡。
  裴郅盯着她瞧了会儿, 从雕花窗格里投进的阳光落在铺着团花毯子的地板上,覆上一层斑驳的影子,他手握着书垂眸轻轻一笑。
  …………………………
  韩老夫人此行会碰钉子全然在韩意兰的意料之中, 听到小漓过来说起这事儿她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专心致志地握着毛笔誊写医书。
  落日余晖, 残阳满地,略微减缓了冬日的萧瑟。
  小漓又出去玩儿了,她搁下毛笔, 看着济安堂的正门,手握长剑穿着青衣长袍的人影逆着光, 平添了几分暖意。
  这么多天算了算去已然将近半月, 韩意兰微眯了眯眼,直到今日方才看清楚那人的模样。
  这不是……
  她愣了愣,突地站起身来。
  外头人只微微驻足了片刻,很快又转身离开, 韩意兰犹豫踌躇间到底还是绕过小桌快步追了出去。
  她踏出门槛,叫陡然而来的冷风吹了个满面,抬手捋下脸颊边扬起的长发,袖摆一挡只来得及看见一个瘦高的背影跃然上了屋顶,不过一个转眼间就不见了踪迹。
  这人来得快,走得更快。
  韩意兰站在行人早已散尽的青石长街上,轻扯了扯嘴角。
  小漓握着糖葫芦从街头那边走过来,见她握着腰间装着夜夜香的荷包一动不动,好奇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韩意兰猛然回神,红唇微动,笑了笑,“没什么,里头待着有些闷,出来吹吹风罢了。”
  小漓哦了一声,虽然不大相信却也没有追根究底,咬了一口糖葫芦陪她在外头站了会儿。
  因为这一出,韩意兰也没了什么心思继续坐诊,在里头待了将近一刻钟就又乘着马车回了府去。她刚入了门,韩二夫人就急匆匆地往外来,头上珠翠颤得厉害。
  韩二夫人拉住她,“你祖母是在你宁表姐那儿吃了气,这一回来就在那府里头闹呢,你快些去屋里,莫叫人知道你从济安堂回来了。”
  她那婆婆对家里的女娃没一个看得上眼放得上心的,就会冲着这些姑娘家泄火,也好在她是跟着大伯那头住的,她家意兰才没日日跟着受气。
  韩意兰拍了拍她的手,无奈道:“你别急啊,她老人家又不是只今天才闹的。”这往些时候宁表姐没来不也天天在宅子里作天作地?早早得便习惯了。
  “这哪能一样?”二十几年的婆媳,韩二夫人比起自家女儿更了解那老太太,嘴角噙了几分冷笑,“平日里那算什么事儿?今天她那老脸可都是叫人打肿了。”
  韩意兰笑而不语,韩二夫人有些埋怨地瞪了她两眼,“光顾着和你说话了,张夫人还在燕回楼等着我呢,我这便走了。”
  耽搁了好一会儿,韩二夫人怕人等急了,匆匆忙忙地出了府去。
  小漓凑到她旁边揶揄道:“张夫人?是城东盐商张家?对了,上回张公子还叫人送了一幅画来呢,小姐你还记得吗?”
  “不记得了。”韩意兰斜斜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小漓知道她不喜欢听这些,但难免还是多提了两句,“一辈子的事儿呢,小姐自己还是要多注意些。”
  韩意兰闻言脚步一顿,定定地看着她,话语干脆,字字雪亮,“没什么注意不注意的,我不想嫁的谁也逼不得我,我想嫁的谁也拦不住我。”
  一生那么长,她必然是要找个她喜欢的,也喜欢她的。
  宁缺毋滥,她一向不喜欢凑合这两个字。
  小漓被她的话惊了一下,忙是左右看了看,“小姐,你小声些。”这话叫人听见可不得了!
  韩意兰举步踏上庭院石阶,“我便是再说一遍也使得。”
  小漓暗含警告地瞪了瞪往这边投来视线的丫头,待她们都低下了头才小跑着跟了上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