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穿越成暴君他娘(上)作者:碧云天

时间:2019-01-25 22:25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文案 穿越前因为不孕而与生子无缘的余青,一朝穿越就变成了现成了妈妈,带着个拖油瓶,正准备享受当妈妈的快乐 听闻儿子的名讳,熟知历史的她才豁然明白这就是十年后杀人如麻的一代暴君。 丈夫是史上的一代悍将,儿子是未来之主,随意救的人是药王的后人,用
 文案
穿越前因为不孕而与生子无缘的余青,一朝穿越就变成了现成了妈妈,带着个拖油瓶,正准备享受当妈妈的快乐…… 听闻儿子的名讳,熟知历史的她才豁然明白这就是十年后杀人如麻的一代暴君。
丈夫是史上的一代悍将,儿子是未来之主,随意救的人是药王的后人,用一个馒头换来的妹子是后来的谋圣。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作品简评
穿越到这个乱世的时代,余青发现原主的身世糟糕透了,被亲生母亲推入火坑,失贞,不受宠,又被姐姐抢走了婚事。余青奋起反抗,毅然和这样的父母断绝了关系。熟知史记的她很快就发现,被原主嫌弃的地痞丈夫是史上的一代悍将,被原主抛弃的儿子是未来之主,随意救的人是药王的后人,用一个馒头换来的妹子是后来的谋圣。这篇文幽默诙谐,跌宕起伏剧情,人物性格鲜明,讲述一个女子如何在乱世中生存,并创立一代帝国的故事。
 
第1章 
  “幸亏你没去,不然当真是污了眼睛,咱们这位二小姐躺在地上抱着大姑爷的腿不放,撕心裂肺的哭着,说是这几年心里只有大姑爷一个人,非要给大姑爷做平妻,那撒泼打滚的模样,活像是没见过男人一般,全然不顾女子贞洁,呸,就是那青楼里做那皮r_ou_生意的花魁也没这般没脸没皮的闹。”
  “你小声些……”
  “怕甚,她自己做的丑事,难道还不能说了?”
  余青摸着还有些发晕的脑袋,勉励的坐了起来,床前长几上放着一碗凉掉的药汁,想来是早上放的,那时候她还昏睡,也没人给她喂药,可见府里的人对她的冷待。
  她伸手拿过来,慢吞吞的喝着,怕是太凉对胃不好,其实根本也喝不快,这古代的药汁委实有些苦,她要忍住好久才能吞一口。
  外面那两个丫鬟显然是听到屋内的动静,知道人醒了,已经是不讲话了,只是却不说进屋伺候,显然根本没有把她这个二小姐看在眼里。
  要是原主在,少不得又要大闹一番,但是如今这身躯里装着的却是另一个灵魂,余青在三天前撞墙逼父母要给姐夫做平妻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如今里面装着的却是另一个从现代穿越过来的灵魂。
  也是凑巧,余青穿越前也是这个名字,倒也不用重新适应了。
  或许是古代纯天然的环境,产出的药物比较灵验,药效十足,喝完药的余青终于觉得有了几分力气。
  这三天她虽然早就穿过来了,但是身子一直不大好,需要躺着静养,今日才勉强能起身,只是熟知历史的她明白,这好日子早晚到头了,天元八年的冬正是大乱之时,她需要提前做个准备。
  余青起身到了梳妆台前,上面放着一个小小的红漆烫金梅花图案的楠木妆奁,一共三层,她一一打开查看,别说虽然这二小姐在家中不得宠,但是余家也算是家大业大,这首饰也是不少,比起一般的人家来说也算是丰厚的了。
  余青挑出几样珍品装到了一个莲花锦缎钱袋里,这种饰品可遇不可求,不能随意变卖,剩下的就准备拿出去当掉了,最好是换了金条。
  妆奁的最下面放着平日里用的碎银,也不多,五六两的样子,除了碎银还有一些银票,这些银票倒是不少,十两的,五十两的,零零碎碎的加起来也是三百多两。
  余青不知道现在现在粮价是多少,她只接受了原主的记忆,而这位原主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娇小姐,自然不知道柴米油盐的价格。
  但是她知道很快这些粮食就会有价无市,因为这世道马上就要乱了,她想用这些银子能买多少粮食囤着就就先买多少,总是生存要紧。
  余青把这些银票塞入一个钱袋里,藏在衣袖里,又把那些首饰也装到包袱里,虽然身子有些发虚,到底比前几日好了许多,总算是收拾齐全了。
  刚收拾妥当,外面就传来细碎的脚步声,“青儿。”随着一个温柔的女声,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美貌的中年妇人来。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余青的生母刘春花刘氏。
  刘氏虽然年近四十,但是依然难掩其美貌,皮肤白皙,眉眼温顺,一看就是个温柔贤淑的女子。
  余青知道自己长的也很美,大概这好皮囊也是来自于自己的母亲。
  只是在刘氏眼里,即使余青如何像自己,也抵不过前头夫人生的大小姐余含丹,那才是整个余府里真正的天之骄女。
  刘氏一进门就开始哭,道,“贼妮子,尽是做这样腌臜事情,让你娘把脸往哪里搁?也不知道造的什么孽,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你来,却是来讨债的。”
  这还是三天里刘氏头一回过来,只不过不问伤势,却只是一味的辱骂。
  余青板着脸道,“有人生没人养,自然是缺乏管教,娘,你说是不是?”
  刘氏嫁进来之后,头一年就有了身孕,第二年就生下了余青,和大小姐余含丹只差两岁,只是刘氏按照丈夫余开的要求,只顾照顾前头夫人生的大小姐余含丹,把亲女交给婆子丫鬟照顾,弄得余青养出一副即自卑,又极度愤恨世俗的性子来。
  刘氏一下子就愣住了,想着自己没照顾过这个女儿,到底有些心虚,等着抬头看到余青额头上还缠着布条,面色还要比往日苍白一些,却是因为生的好,到显出几分楚楚动人的娇态来,又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一下子就忘记了刚才的愧疚,反而怨恨了起来,就是这狐狸j-i,ng模样,不然怎么能勾搭动自己的姐夫?
  让她在大小姐和老爷前面颜面尽失。
  余青看到刘氏眼中露出的嫌恶神态,忍不住难过的闭上了眼睛,就算是不在乎了,到底承载了原主的情感,对刘氏这个亲娘,还存着孺慕之情。
  只是想到原主死了,也没有得到母亲相应的疼爱,也是有些可怜。
  说起来这个原主虽然觊觎自己的姐夫,但也并非没有缘由,只因原该嫁入杨家的就是余青并非她的姐姐余含丹。
  余青正要说话,从外面跑进了一个年长的嬷嬷,焦急的说道,“夫人,老爷叫奴婢来喊您和二小姐过去,大小姐和姑爷都等着呢。”
  刘氏像是烫到屁股一样,腾地站了起来,急急的说道,“瞧我都糊涂了,别是让大小姐久等了。”催道,“你还不起来,快跟我去给你姐姐赔不是去?”
  对于刘氏的偏心,余青早就熟悉,刚才那种难过的感情也就是原主的,如今被她压了下去,倒也没有其他感触了,更谈不上伤心,反而想着正好大家今天都凑在一起,索性一起解决了,也算是给她找个公道回来。
  今日来的客人是家里的大小姐余含丹和女婿杨九怀,也是自家人,就安排在内宅的花厅里见客,所以余青倒也没有走多少路,不然这一路去外宅,少不得把她这个刚刚病愈的人累着。
  穿堂里放着开的正艳的茶花,人未到就已经闻到了花香,这季节已经是深秋了,茶花早就应该谢了,想来是余家暖房里养出来的,今日特意搬出来讨好大小姐余含丹的,余含丹随着其生母,从小就喜欢茶花。
  余青跟着刘氏走了进去。
  穿着水红色比甲的小丫鬟掀开了湘妃竹的帘子。
  绕过景泰蓝掐丝花开富贵的楠木屏风,余青就看到屋内的几个人,坐在正中央,穿着菖蒲纹杭绸道袍的是他父亲余开,清瘦儒雅,年轻时候也是中了进士的,只是他这个人颇为书生气,家中又有丰厚家产,就这般一直没有出仕,日子也过的十分自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