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捡个皇子做相公(女尊) 作者:寒雨 吹梦

时间:2018-07-17 10:11标签: 种田文 布衣生活
文案: 怎么会穿越呢! 还穿越到女尊社会! 柴米油盐酱醋茶! 她怎么会背上一身债呢? 还无缘无故捡了个漂亮的相公,就是赖上她了! 嘿嘿!其实她暗地里偷着乐!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布衣生活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骆华,洛洛 ┃ 配角:清风,明月,苏
 
文案:
怎么会穿越呢!
还穿越到女尊社会!
柴米油盐酱醋茶!
她怎么会背上一身债呢?
还无缘无故捡了个漂亮的相公,就是赖上她了!
嘿嘿!其实她暗地里偷着乐!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布衣生活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骆华,洛洛 ┃ 配角:清风,明月,苏纯(若干)
其它:女尊,种田,1V1
 
 
 
  ☆、001
 
  天空很晴朗,云朵很洁白,鸟儿很自在。
  我蹲在院子里望天,终于忍无可忍,对着骆谷吼道:“骆谷,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吗?我还不想结婚。”
  骆谷一脸无辜的样子,依旧乐此不疲:“闺女啊,其实王叔的儿子挺好的,会洗衣服,会做饭,会缝缝补补,身子骨壮的。”骆谷瞥了一眼我,鳖了鳖嘴,“当然,长得有那么一点点配不上你。”声音陡然大了起来,“可是,你一没财二没势,人家愿意嫁给你不错了,你看你娘我啊……活生生的例子啊,到现在还是在打光棍,人就是不能穷啊,一穷就让人瞧不起,连相公也娶不起……”骆谷开始一把泪一把鼻涕的说她的辛酸穷苦史。
  我无奈又望了望天,我怎么会认了这个话唠做干妈,我当时一定是穿越把脑子穿坏了,我吧唧了一下嘴,干巴巴的说:“米缸见底了。”
  骆谷立刻闭上了她的嘴,结束的有点意犹未尽,但仍是迫不得已的结束了:“我去问李婶借点米。”
  我终于知道她为什么一直找不到老公了,一个不思进取,不思劳作的社会害虫怎么会有男人愿意嫁呢,就如我来的现代社会一样,一个没房没车的男人基本上找老婆都存在一定的困难。
  我重重的叹气:“这样也不是办法,我看我还是下午出去找找有什么事做吧,过不了多久,我们都会饿死的。”
  骆谷连连点头:“闺女啊,就你这皮相,一定能卖出好价钱的。”
  我彻底无语望天了。 在这个女尊的国度里我却是比普通人长得秀气好看,骆谷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围着我转了好几圈,“啧啧”的赞叹“这小脸蛋啊”,后来我想她是不是另有企图才收留我,例如想靠我的皮相挣钱,后来才知道这纯粹是我自己的臆想,因为她懒得连想想都不愿意。
  我们一直过着饱一顿饥一顿的日子,骆谷不经常的出去做个零工赚点钱,我显然不够壮士,做不了重体力活,而这个社会里重体力活都是由女人来承担,自然女人也生得五大三粗的,幸好虽然我力气不够大,个子却够高,没有受到歧视。
  王叔的儿子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居然完全忽略了我一穷二白的境地,电波连连,使我不得不感慨原来自己还有做小白脸的资质,可是很明显他不够做富男来包养我,而当时我正在为晚上吃什么而发愁,所以完全忽略了他的长相。
  中午的时候,骆谷没有去借米,却逼迫我去,不得不说,李婶家也有个未出嫁的儿子。我在骆谷虔诚无比,可怜万分的眼神下,硬着头皮出了院门,走出不远就听到骆谷j,i,an诈无比的笑声。
  最后我也没有去借米,逛到了大街上,希望能谋一份差事,虽然不能做体力活,但出来碰碰运气总比窝在家里饿死强。
  我的老本行是会计,虽然上课总是看小说,虽然我还没有毕业,虽然我不是名牌大学,虽然我没有实战经验,但是我想事在人为嘛。
  逛了一圈,逛得我头昏眼花,才发现除了给人家做苦力,做搬运工,基本上体面一点的工作都是需要关系的。
  关系果然真是古往今来,穿越各大时空不变的一条定律啊!
  我耷拉着脸拖着两条腿往家走,走了挺长时间才走到家,家里却是空无一人,心里觉得空荡荡的,又觉得千丝万缕都纠结在一起,倒是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眼眶正红着,就看到一人进的院门,忙拿袖子掩面,那人说:“洛家姐姐,娘亲让我来请你去吃饭。”
  听了这话更是不好意思,虽然人家是好意,但我怎么就沦落到这种地步呢!眼眶只怕更红,忙装作有有沙子进了眼睛,衣袖几乎遮住半边脸:“不用,不用,我吃过了,你回去吧!”
  王叔的儿子倒没有再说什么,我想他男儿家脸皮薄,被我拒绝了也就怏怏的走了。
  只是导致我再次没能看清他的相貌。
  骆谷一直到很晚才回来,回来只是说了一句:“我托人给你找了分差事,做个绸缎铺的掌柜,是分体面的工作,也算是配得上你,我明儿带你去给人家看看。”
  第二日,算是去面试,主考官是一个女的,一看之下便知是个j-i,ng明人,那人姓苏,让我们喊她苏管家,是本城首富苏家的管家,也不知道骆谷怎么能攀上这样的人的,一般来说这样的富贵人家,下人都比那主子还让势利三分,骆谷把我领过去就走了。
  我笑着打招呼:“苏管家好!”
  苏管家方才抬起头,从上往下打量我:“会算账吗?”
  我忙点头:“会的。”
  苏管家拎了个算盘过来,指着面前账册上的数字道:“你且把这笔张算算。”
  看着一颗颗光溜溜的黑珠子,我一下子蒙住了,好像小学学过,只是计算机如此发达的时代,我要是会打算盘,一定是古代穿过去的。
  我赔笑道:“我习惯心算和笔算。”
  她又看了我一眼,眼睛明显的鄙视,但是也没有当场发作。
  我飞快的浏览页面,绸缎25匹,锦缎30匹,云锦30匹……这果然是家实力雄厚的店铺,这么多的布料,匹匹都不少于70两。
  其实也不是什么难题,就是普通的加减乘除,我在心里快速的过了一遍,还好这个进货都是整数,进价也都是整数,所以算起来很快,我迅速报数:“7155两。”
  我不得不感叹,不愧为首富啊!
  苏家管许是有些震惊,又道:“骆谷也不算骗我,长的倒也是不差,那就先做两天试试。”
  我连连应是。
  苏管家的声音倒是很平和,说的话却让我差点掉了下巴:“我们开绸缎铺,做的是男人的生意,在前面柜台站着,自然是要皮相好的,骆谷说你长得好,确实如此,就冲着你这相貌,大概也能引来不少生意。”
  我气得牙咯吱咯吱的响,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苏管家又说:“我说这些,就像想告诉你我卖得不是骆谷的面子。”末了又“哼”了一声,“若是你做的不好,还是要换人的。”
  我除了唯唯诺诺,还能做什么,终究民以食为天。
  不过工钱倒还合算,按月支,虽说不上小康,却也够过活了,总比饥一顿饱一顿的强,更何况这个女人竟然先支了我半个月的工钱。
  俗话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恰巧我就处与后种状况,大笔一挥就把自己给卖了,拿着一两六钱银子高兴得屁颠屁颠的往回走,从今后咱也是中产阶级了,却在听到一句话后差点磕在门槛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