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庶女荣宠之路(一)作者:菠萝饭

时间:2018-07-12 11:40标签: 腹黑
一朝穿越,宁仪韵得了具姿容绝色的身子,眉眼如桃花含春,身段是妖娆风流。 还没来得及高兴,她就听到这身子的父亲同眼前的华服男子,这样说道: 侯爷,我这女儿,没有别的长处,就是有几分姿色,若是侯爷看得上眼,就让她给您做个妾,能给侯爷暖床,也是她
 
 
一朝穿越,宁仪韵得了具姿容绝色的身子,眉眼如桃花含春,身段是妖娆风流。
还没来得及高兴,她就听到这身子的父亲同眼前的华服男子,这样说道:
“侯爷,我这女儿,没有别的长处,就是有几分姿色,若是侯爷看得上眼,就让她给您做个妾,能给侯爷暖床,也是她的造化。”
宁仪韵握了握小拳头。
——
这是个小官庶女摆脱被送出当小妾的命运,走出一条荣宠之路的故事。
绝色小官庶女vs权倾朝野的定安侯。
双C甜宠文,换迎入坑。
——
侯爷第一次表白。
乔安龄笑得春风和煦:“我意属于你。”
宁仪韵笑得云淡风轻:“侯爷说笑了。”侯爷第二次表白。
乔安龄声音淡淡:“看到别的女子,心中只觉得清冷,看到你却……”别开眼,声线低了几分:“想凑近些。”
喉结上下微滚,那句“看到你心中却觉得火热”,终是不敢说出来,咽回肚子里了。侯爷第三次表白。
“你知我从未说笑,你不应我,是因为对身份有所顾虑,还是因为你没有对我动心?
若是因为身份,那你不必有任何顾虑,一切有我。
若是因为没有对我动心,那……
我让你动心便是。”
 
本书标签:宠文 世家 穿越 炮灰逆袭 腹黑
==================
 
第1章 这样的身份配上这般的姿容
 
  五月中,虽说还没有入夏,天气却已有了一丝暑气,屋子里有些闷热,宁仪韵觉得热,就搬了把圈椅到院子里乘凉。
  她把圈椅搬到一处四面通风的树荫底下,歪歪的坐在圈椅里,身子靠在椅背上,手里拿着一把美人团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
  当叶妈妈走到院子门口,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院子里,一株多年生的老槐树,枝繁叶茂,把整个天空遮得严严实实,槐树下,美人慵懒的坐在椅子里,肤白如凝脂,眉眼如画,一双桃花眼眼角微微上勾,就算眼里只是露出惬意和舒适,却也透着几分说不出的撩人来。
  许是因为今儿天气有些热,美人只穿了一身单衣襦裙,斜斜的坐在那里,将那妖娆的身段显现出来,单衣束着贲起的胸口,腰带缠着纤细的腰身,裙子盖着腰下的丰盈。
  二小姐真是容颜绝色,叶妈妈在心里感叹。
  叶妈妈是宁府的老人了,是宁府正院清宜院的管事妈妈,这二小姐,她也见过很多回了,不过每次见到,都会被二小姐的容貌所惊艳。
  这回,叶妈妈乍然看到二小姐在树下乘凉,轻摇团扇,姿容慵懒,竟然又要看呆了。
  “叶妈妈,您今儿怎么得空过来了?”宁仪韵看到院子门口的叶妈妈,便停了团扇,起身向院门口走过去。
  叶妈妈看见慢慢走向自己的宁仪韵,立刻反应过来,连忙走进院子,乐呵呵道:“二小姐,老奴是奉了老爷的命令,来请二小姐去正堂的,说是有重要的客人的来了,请二小姐去见一见。”
  “让我去正堂,见一见重要的客人?”
  宁仪韵心中疑惑,她穿越过来一个多月了。
  自从穿越以来,她这具身子的父亲,一直对她不闻不问的,就像根本没有她这个女儿似的,她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便宜老爹。
  这会儿,他怎么突然想起来让她去正堂见什么贵客?
  “是啊,”叶妈妈把搭在手臂上的一套襦裙,递给了宁仪韵,“这身衣裳是用最好的妆花缎制的,今儿早上才刚刚制好的,老爷让老奴给二小姐带过来,请二小姐换上这身衣裙,再去正堂见贵客。”
  “恩?”宁仪韵从叶妈妈手里接过衣裙,低头看了看,衣裙的料子一见就知不是凡品,质地细密,色泽鲜艳,藕色的底,上面印了一朵一朵紫色的细小花朵,花瓣花蕊清晰可见,色泽流光溢彩,艳丽之中不失雅致。
  看着手中这新制的襦裙,宁仪韵心里越发奇怪。
  她穿越过来的这一个多月,已经差不多把自己的新身份和新环境基本弄清楚了。
  她现在的新身份是京城宁府的二小姐,她的父亲,宁贺是光禄寺少卿,正五品的官员。
  正五品的官员,若是在地方上,也能算得上是大官了,但是在京城,天子脚下,莫说有许多三品以上的朝中大元,就是皇亲外戚,公侯世家也多得是。
  区区一个五品官,在皇城里,只能算是个普通的官员,甚至可以说是个小官。
  而她宁仪韵就穿越到了这样一个小官之家,成了这小官之家的二小姐。
  说是二小姐,其实是个庶出的,原主的生母原本是宁府正院清宜院的一个丫环,因为姿容出众,被宁贺看上,拉上了床,强行要了人。
  随后,原主的生母被抬了姨娘,后来,又生了原主。
  宁贺的正室,宁卢氏十分善妒,又是个厉害的主儿,毁了原主生母的容,等原主生母失宠之后,把原主生母和原主母女二人一起丢到了这个宁府偏僻的小院子秀兰院里。
  宁仪韵穿越过来,代替原主,成了这宁府不受宠的庶出二小姐。
  作为不受宠的庶出二小姐,宁仪韵的吃穿用度自然是好不了的,平日里穿的是最普通的素锦料子,吃的是青菜萝卜,有时也会有些r_ou_沫r_ou_丝儿,再多也就没有了。
  宁仪韵看看手里的妆花缎衣裙,再看看自己身上半旧的素锦衣料,她身上这件衣服的料子,水头恐怕还没有眼前叶妈妈身上的好。
  而她手里这套妆花缎的衣裙,根本价值不菲,对于一个五品官的家来说,应该是难得的珍贵之物了。
  怎么会给她?
  想了一想,宁仪韵便试探道:“叶妈妈,之前,我也不知道府里给我制了这样一套妆花缎的衣裙,也没有绣娘来给我量过尺寸。现在,也不知道这衣裙是不是合身?”
  宁仪韵笑了笑,接着说道:“若是穿着不合身,去见贵客,怕会不妥当。”
  “合身,合身,”叶妈妈道,“这不快要入夏了,府里不管是主子还是下人都要置办夏装的,二小姐也是要置办夏装,前两日,府里的绣娘给二小姐量过尺寸的,二小姐不记得了呀?”
  “这……恩,可是,这妆花缎……”
  这妆花缎……
  宁仪韵心道,叶妈妈说的确实没错。每到换季的时节,府里的主子和下人都会置办新衣裳。宁仪韵知道,每到换季的时候,府里也会给她置办一两身新衣裙,不过一个季节一两身衣裳是不够穿的,所以宁仪韵平时经常穿着一些陈年旧衣。
  前两日,确实有绣娘给宁仪韵量过尺寸,不过那是给她做例行的夏装用的,她的例行夏装只会用一些普通甚至低劣的素锦缎子,是断不会用这么贵重的妆花缎。
  是以,宁仪韵见到这妆花缎襦裙时,一时间没有想到前两日绣娘给她量尺寸的事情。
  “这妆花缎啊,是府里刚刚采买来的,是昨儿才到的,统共也就一匹。这妆花缎被送进清宜院的时候,刚进清宜院的门,连夫人都没有看到,恰巧就被老爷看到了,老爷就命人按照二小姐的尺寸,连夜赶制出来的。”叶妈妈答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