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聊斋]有姝(中)作者:风流书呆

时间:2018-07-04 20:19标签: 快穿
以为自己是谁,神仙下凡?若非九殿下被迷了心智,一力相护,他们定然当场拔刀将他劈成两半。 感觉到诸人散发的杀气,有姝却还不紧不慢,右手掌心轻轻放置在阵眼的锥刺上,警示道,看仔细了。话音未落,掌心已压入锥刺,瞬间涌出许多鲜血。 九皇子眉头紧皱,
以为自己是谁,神仙下凡?若非九殿下被迷了心智,一力相护,他们定然当场拔刀将他劈成两半。
    感觉到诸人散发的杀气,有姝却还不紧不慢,右手掌心轻轻放置在阵眼的锥刺上,警示道,“看仔细了。”话音未落,掌心已压入锥刺,瞬间涌出许多鲜血。
    九皇子眉头紧皱,勉强压下将他扯回来处理伤口的冲动。
    诸位将领,包括薛望京,本还满脸逼视,浑不在意,却在下一瞬间齐抽一口冷气。只见他掌心流出的鲜血落在沙盘后并未晕染开,而是形成两根细长的血线,在锥刺组成的八荒六合阵中游移,聚合,渐渐变成两条三寸长的血龙。它们忽而扭动身躯,忽而张开大嘴,竟似活物一般,如此奇景当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在众人的惊骇中,有姝伸出左手食指用力压在巽位的锥刺上,待血滴流出方徐徐道,“巽位显,风龙入阵。”
    交缠在一起的两只血龙仿佛能听懂人言,当即就有一条迅速朝巽位游去,所过之处掀起一股股极为强劲的旋风,竟丝毫未曾触碰我军木雕,反把敌军卷上半空。
    有姝又将食指压在另一枚锥刺上,喝令,“艮位显,土龙入阵。”
    盘桓不定的另一条血龙钻入细沙,将摆放其上的敌军一一吞没。风土二龙齐聚,八荒六合双龙绝杀阵的威力才初露端倪。沙盘里又是龙卷风,又是地龙翻身,不过须臾就把百万敌军蚕食殆尽,而我军依然立在金沙之中纹丝不动。
    即便只是在小小的沙盘上演示,众位将领也仿佛做了一场荒诞梦境,好半天回不过神,下颚更是大张,合也合不上。而九皇子早已把少年拉入怀中,用手帕堵住他汩汩流血的伤口。
    “施展这种奇门遁甲之术,会不会危及你生命?会不会令你业障缠身?若是于你有碍,不用也罢。”他一字一句缓缓说道。
    不等有姝回答,几员大将就已齐齐跪下,诚惶诚恐地磕头道,“我等有眼无珠,不识仙师,还请仙师恕罪!殿下,有仙师辅佐于您,是您之大幸,亦是夏启之大幸!天佑我夏启,必当造就皇图霸业,重铸往昔辉煌!殿下千岁,仙师千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跪拜完上京方向,众人再抬头时已显露出勃勃野心。俗话果然说得没错——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谁又能想到赵家小公子竟深谙奇门遁甲之术,便是鬼谷子、张天师在此,恐也没这个道行吧?
    
    第61章 画皮
    
    在山中时,有姝已将各种阵法演练过无数回,自是胸有成竹。他加大了血液和j-i,ng神力的输入,又布阵一次,双龙发威时不但毁了巨大的沙盘,连帐顶也一块儿掀翻,诸位将领更是被风刃切割得伤痕累累,狼狈不堪。
    此时再看少年,他们哪里还敢流露出鄙夷之态,跪在地上磕了八九个响头才敢起身,无论少年交代什么都一一答应,对待他竟比对待九皇子恭敬千万倍。
    有姝让诸位将领选调十五支骑兵去探查他刚才布阵之所,若地形与沙盘无有出入,他再亲自去看,然后实地布阵。诸将领命,鱼贯而出。
    帐帘内安静下来,有姝抬头看了看破败顶棚,意气风发的表情这才慢慢转为胆怯与忐忑。
    “你……”
    九皇子刚开口就被他急急打断,“你说过暂时不会问的。”
    九皇子沉默,他也就越发忐忑,连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能力很可怕?若是哪天我要害你,是不是连抵挡之力都没有?但我可以对天发誓,若我有害你之心,便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
    “够了!”九皇子厉声喝止,“不要随便发这种誓言。我相信你不会害我,我也没觉得你很可怕。我们曾经互相保证过,要多给彼此一些信任,难道你忘了吗?”
    少年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模样令他倍觉怜惜,却也气愤不已。虽然他总是说愿意相信自己,但内心深处却还隐藏着许多游疑不定。他或许会一直待在自己身边,骂也不走,打也不逃,但他却做不到全心全意的信任。
    九皇子十分挫败地揉了揉额头,不知该怎样做才能彻底打消他们之间的隔阂。
    有姝噤若寒蝉,却也见不得主子难受,踟蹰片刻方慢慢凑过去,替他按摩太阳x,ue,忆起他很喜欢自己的亲吻,就像小狗一样“啵啵啵”地吻了很多下,直将他半边脸都舔s-hi了。
    九皇子被他弄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推了几下推不开,只得把人抱进怀里绵绵密密地回吻。片刻后,他放开少年红肿的唇瓣,言道,“我并不想追问太过深入的问题,我会等你自己坦白。我只想知道,使用这些奇门遁甲之术,对你可有妨碍?你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我,这个阵法在沙盘上演练或许只需几滴血液,若用在真正的战场上,便就不是这个数了。还有,困杀百万生灵,这是多大的罪业?会否应在你自己身上?”自转世以来,他对宿命论已深信不疑。
    他捏住少年下颚,沉声命令道,“我要听你说实话!若布阵的代价是失去你,那么我宁愿上阵搏命。我自有后手,实在不需你为我做出任何牺牲。”
    有姝乃世外之人,不牵扯因果,所以完全可以任意妄为。他心里感动万分,眼睛也就s-hi漉漉的,笃定道,“主子不要担心,布这个阵法,于我没有任何妨碍,我说过这辈子要好好陪在你身边,自然不会失言。”
    九皇子定定看他半晌,终是信了。有姝向来不会撒谎,尤其是面对自己的时候,他心里想些什么立刻就会写在脸上,叫人一眼就能看穿。心情略有缓和,九皇子这才放开他下颚,凑过去用力吻了一下。
    有姝得到主子奖赏,顿时激动万分,若身后有根尾巴,这会儿约莫已经摇断了。他拿起两套锥刺一一解释说明,眉眼飞扬的模样十分富有朝气,“主子你看,”他举起二尺长的大锥刺,“这套阵法所用的器具原本是这种尺寸,上面刻画的铭文有汇聚天地灵气,召唤风、土双龙的效用。我说这套法阵威力不大的确不是谦虚,因为这套法阵之上还有三龙阵、四龙阵、五龙阵,若召唤出九龙,便能毁天灭地,碎裂时空。”
    九皇子很少看见少年侃侃而谈的模样。大多数时候他都是沉默而又紧绷的,仿佛对这个世界充满戒备。他甚至有一些自卑,不敢去争取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然而现在,他显得那样开怀,骄傲,自信满满,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
    九皇子爱极了他现在的模样,轻轻抚弄他披散在脑后的发丝,诱哄他继续往下说,“既有那样大的威力,催动时恐怕耗费不小吧?”
    说到这个有姝更来劲了,解释道,“的确如此。若按照正常的方式催动双龙阵,单这套锥刺就需炼化七七四十九天,每天需献祭九九八十一条人命,这才换得撕裂一方水土的力量。但是你看,我将这套锥刺上雕刻的符文修改了一下,将它的威力保留下来,却简化了催动程序。我这么跟你说吧,这十五根锥刺原是十五个主程序,要想达到c,ao控天地的能力必须同时注入能量并同时启动,所耗费的灵力足以将张天师那样的人物抽干。但现在,我通过修改符文的方式把这十五个程序拆分成三十个环环相套的程序,其中大的十五根锥刺还是主程序,而这些小锥刺则变成了驱动程序,驱动程序中又有阵眼这枚锥刺作为主程序。如此,原本需要十五根一起催动的法器,我现在只需催动这一根,也只需炼化这一根,所耗费的鲜血不足半碗,时间不出七天。又因为大小锥刺之间通过符文进行联通遥感,所以我也并不需要亲临战场,只需守在阵眼处,用沙盘c,ao控局势就行。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