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有美夫郎[女尊](下)作者:漆小树

时间:2018-05-23 12:45标签: 穿越时空 女强
这九大恶更好奇。什么时候她这身价也是说涨就涨啊! 不做点事情,真对不起别人出的银子。 大早上,天还蒙蒙亮,华思从床板子上爬了起来。夜短,时候是真的早。 顺着启明星的方向,摸到了淮堤。 第一缕阳光打了过来,坍塌的河堤,已经被冲的不像样子。附近的
这九大恶更好奇。什么时候她这身价也是说涨就涨啊!
  不做点事情,真对不起别人出的银子。
  大早上,天还蒙蒙亮,华思从床板子上爬了起来。夜短,时候是真的早。
  顺着启明星的方向,摸到了淮堤。
  第一缕阳光打了过来,坍塌的河堤,已经被冲的不像样子。附近的地面,凹陷的,拱起的,残痕累累。
  华思蹲在地面上,往下看去。
  地基太薄,显然,建筑是不符合标准的。但这里只是主堤的河岸,并不能证明什么。而主堤在轰鸣的河水中,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片树叶,应景的飘了下来。又是椭圆形的,油光发亮的。不过,这次不是冬青。是水杨。这种给点儿土,树叉都能成荫的树。
  华思将树叶拾了起来,放在手里蹭着。如果说水杨和什么配?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节节草。
  一个清原的小孩子都玩过的游戏。
  夏天躲在水杨林里,旁边新翻的土上,长满了节节草。一节节的抽出来,再一节节的接上。垒起来得有竹竿那么长。
  华思随意的扫了一眼,竟然真的让她发现了节节草。还那么多,拱起来的土堆上,长得到处都是。
  节节草,节节草。
  华思猛地站了起来。
  节节草,它分明是跟红色的沙砾土更配啊!哪里有沙砾土的地方,哪里就是节节草疯狂的地方。
  曾经在施河岛上,苏丹提到的青石岗岩换成了沙砾石。还有一起在小地摊上吃面的长工,说的会冒血的堤岸。
  所以,一切都在那一节小小的草上?
  华思看着那疯长在一边的节节草,一步步向那边挪去……
 
    
第69章 落水
  “老大, 我觉得她要发现什么了。”水杨树梢上,静悄悄的挂着几个人,从头绿到尾。
  老大来了一个忧桑的回头:“我们非得装扮成这样吗?”
  “看起来比较专业, 老大。”副手蹲了下去, 水杨树摇了摇,又飘下去一片树叶。远远看去, 还真是郁郁葱葱。树上跟没了人一样。
  其实,它就是没人了。
  节节草绿了一片, 地上的红土若隐若现。华思踩在土堆上, 酥松的土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脚印。
  实在不敢用力, 有一种随时都会塌了的感觉。
  华思慢慢蹲了下去,将草连根拔起。有些红土结成了石块,一用力又散了, 像砂砾一样,滚了下去。
  砂砾石,便是由此而来。
  土堆上是绿油油的节节草,土堆下是黑漆漆的淮河水。
  华思转头看着身下的水, 突然愣住了。有影子若隐若现,或者是人,或者还是……
  “是我们啊!来抓你去地狱。”九大绿自认为十分潇洒的来了个回旋落体, 地面摇了摇。
  老大稳住步子,伸手扶了扶鼻梁:“是谁,该减肥了!”
  “抓我?”华思邪魅一笑,跟着退了一步, “凭本事说话。”
  起风了,河水泛着浪花,在阳光中,波光粼粼。老大心里话,其实风景挺美。
  几片被带起来的水杨树叶,在风中瑟瑟发抖。水太深了,背上还驮着蚂蚁老兄。它的死,死不足惜,蚂蚁老兄不会水啊!
  一片树叶都有它的忧愁,何况是人呢?
  华思很愁。九大恶拖了拖腰胯间的剑,也愁。
  因为她们发现,脚下的地面被她们打动了。不是感动的动,是打架的打呀!谁能告诉我怎么会这样?
  华思与九大恶面面相觑,要不,一起跑吧?
  “不行!不能让她跑了,跑了我们的名声就毁了。”
  老大错愕的回头,怎么队伍里,总有这个坚定的声音啊!
  坚定的声音,坚定的不放过华思:“我们先把她给制服了,再跑也不迟,以我们的能力,就算是在海里也不成问题。”
  “老大,顺子说的好像很对耶。”
  “嚓,你们不要命了?”华思吃力地挡了顺子一剑。
  地面又跟着晃了晃,边缘的砂砾石哗啦啦的掉进水里,一会儿就没见了。几只白肚子黑背脊的草鱼可高兴坏了,带着土石下来的,都是美味的嫩草。
  顾不得观察草鱼的喜悦,华思觉得再这样下去,她该和草鱼做伙伴了。
  关键是,她有点儿晕水!
  “我们一起上,华思她已经晕头转向了。”顺子回头对着后边抱手看好戏的伙伴们焦急地叫了一声,“快呀!”你们这样,是打算加油喝彩吗?
  “别,别过来。”华思又退了几步,一脚踏在大水边缘。
  这一脚下去,又一波土石,哗啦啦的掉了下去。
  “你让我们不过去,我们就不过去啊?这样岂不是很没有面子。”跳到高空中的九大恶,一起落在了华思面前。
  “呃!”
  “嘭!”
  ……
  这是一件年度最值得深思的掉河事件。
  据当地知情人士透漏:“有一个小娘子准备跳河,几个好心人前去相救,结果一起淹没在巨流之中。”知情人士面上透着温柔,温柔里边又带着可惜。一张脸上,是最纯真的真善美了。
  另外一个知情人士无聊的瞥了一眼这个圣母:“明明都看的很清楚。是那小娘子欠了钱,好几个讨债的追到河边。小娘子想不开就跳河了。追债的跟着被带了下去。”
  “你们都知道个什么?”还有可靠的知情人士不乐意了,“明明是那小白脸抢了她们老大的男人。”
  “我跟你说,我说的是对的。可怜了一群英雄。俱往矣,数英雄人物……”
  “胡扯,明明是我亲眼所见的。”
  “你们才是瞎说,我从来都是真理的拥护者。”
  “……”
  作为一个府衙的跑腿衙役,她觉得她并不太关心人是怎么一起下水的。一块朱红色的木牌子,树在了水杨林旁边:前方水深,危险!
  知情人士面面相觑。
  “我怎么觉得缺了一句。”
  “嗯,应该加一句:此处禁止摸鱼。”
  “哦,她们都是捉鱼来的,然后脚滑,掉了下去。”
  “靠谱,靠谱!”
  “……”
  “嘶~”夏仁赞突然捂住肚子,身下巨疼起来。一阵眩晕之感,天旋地转。
  四君将人扶了一把,直接握在了手腕上……
  “最近经常这样?”
  夏仁赞想了想,最终摇了摇头。
  “不要焦虑,禁忌情绪上大的起伏。孩子,不太稳。”
  “麻烦你了。”
  “你的病差不多好了。可能我需要取一点血,研究一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