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严家长女(下)作者:茗荷儿

时间:2018-05-11 22:21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小郑子听闻, 连忙劝阻,七爷打发人去瞧瞧就罢了,这阵子京都风寒厉害, 要是过了病, 七爷的身子可受不
 
  小郑子听闻, 连忙劝阻,“七爷打发人去瞧瞧就罢了,这阵子京都风寒厉害, 要是过了病, 七爷的身子可受不住。”
  七爷仿似没有听见, 吩咐李宝业取来狐皮大氅,胡乱披上匆匆往外走。
  小郑子“扑通”跪下, “爷不能去, 皇后娘娘特意嘱咐了,这阵子不让随意出宫, 免得带了病回来……”索Xi-ng往地上一趟,“爷要出门,得从奴婢身上踏过去。”
  七爷抬脚踢在他腰眼处,“死士都是直接拿刀抹脖子,赶紧滚一边去领板子。”
  小郑子没办法, 灰溜溜地爬起来, 进屋寻到手炉, 往里装两块炭,快步追出去塞进七爷手里, 又苦着脸哀求,“爷千万得当心, 看一眼就赶紧回来。奴婢这里备着姜汤……”
  七爷根本不理会他, 扶着青柏的手上了马车。
  此时胡婆子已经带着府医去了荷包巷, 这次熟门熟路的, 见没人应,径自推门进去。
  严清怡刚下床,正找绣鞋。
  胡婆子一把扶住她,“姑娘别起来了,快躺下。”抬着她的胳膊往床上架,只觉得她的手像是被火烤过似的,热得灼人。
  待严清怡躺好,左右看一眼,没找到遮掩之物,出去对府医道:“有劳先生去试试脉。”
  府医打眼见严清怡面色潮红,心里已有几分成算,抬手按在她腕间,凝神试得数息,微微颌首,“寒凉入体邪犯卫表,是风寒之症。我先开个解表化S-hi扶正祛邪的方子,每日两次,早晚各一,若是明日此时高热不退,我再来看看。”
  四下打量番,不见纸笔,便从自个药箱里取出笔砚,研了半池墨,将方子写下来。
  胡婆子便吩咐张婆子照方抓药,又担心严清怡家中没有煎药的炉子,特地多给了些银两,让张婆子将所需东西一并买回来。
  张婆子对阜财坊不熟悉,一边问路一边走,耽搁了小半个时辰打听到医馆抓了药,又将各样东西买齐,请个小伙计一路送了来。
  刚进门,请府医看过药,还不曾开始熬煎,就见三人施施然进了院子。
  头前的男子约莫二十岁左右,穿玄色狐皮大氅,相貌清俊面容平和,可紧抿的双唇却表露出心头的焦虑。旁边随侍之人则穿件极普通的鸦青色裋褐,腰间束着墨蓝色布带,相貌非常普通,没有丝毫特别之处。最后边那人年纪已长,胡须半百,手里提着只药箱,应该是位出诊的郎中。
  胡婆子打眼一瞧不认识,可见男子身上大氅知是凡品,脸上便堆了笑,问道:“两位爷可有事儿?”
  七爷一言不发直往里走。
  府医却是惊讶万分。
  当初七爷在淮海侯府落水,他没少跟着忙乎,而且淮海侯还气急败坏地说,要是诊治不好,他也别想在魏府待了。
  府医连忙上前行礼,“见过七爷”,又朝后面之人拱拱手,“郑太医。”
  七爷淡淡开口,“病情如何?”
  “外感风邪入里化热,”府医恭敬地将方才写的方子递给七爷,七爷扫一眼,对郑太医道,“进去看看。”
  胡婆子撩开门帘,郑太医刚探进头,又急忙缩回脚,迟疑不决。
  胡婆子明白,郑太医是太医院数得着的好脉息,平常多在宫里当值,要么就是在勋贵家中走动,看病都是隔着屏风,悬丝诊脉,何曾有过跟女眷面对面的时候。
  当下沉声道:“先生请。”
  严清怡睡得晕头晕脑,完全不知道外间小小的厅堂站了这许多人。
  郑太医战战兢兢地扫一眼她的面色,胡婆子上前将严清怡的手从被子里掏出来,想一想,抖出丝帕轻轻覆在上面。
  郑太医这才觉得安心了些,抬手熟练地搭在她的腕间,中指定关,食指定寸,无名指定尺,不过数息,沉吟道:“确实是风寒之症,出透一身汗,祛去内邪便好。”拿过府医开的药方,仔细看过一遍,点点头,“方子极是对症。先吃两天,要是不好再另行更换。”
  府医如释重负,暗暗舒口气,恭敬地站在门旁。
  张婆子自去煎药,七爷环视一下简陋狭窄的房间,低声吩咐青柏,“你先把郑太医送回去,顺便让小郑子收拾些东西。”
  青柏心知肚明,与郑太医一道离开。
  屋里顿时安静下来。
  严清怡脸颊红得像是熟透的苹果,眉头紧紧蹙在一起,忽地痛苦地喊道:“娘,不要……别离开我。”有泪珠顺着她眼角滑下,无声无息地湮没在枕头上。
  人生病的时候,最是怀念亲人,她定是做梦想到薛氏了。
  七爷心头不由涌起怜悯之意,只听严清怡又嚷道:“二哥,快跑,跑!”才刚安静片刻,面容突然变得惊恐,像是受到极大的惊吓,不迭声地喊,“不,不要,别碰我,救命啊,救命!”
  竟像个孩子般呜呜咽咽地抽泣起来。
  七爷酸楚不已,掏出帕子,俯身去拭她脸颊的泪。
  严清怡猛然惊醒,本能地打开他的手,“别碰我。”抬头看着七爷,眸光茫然无措,仿似没有焦点似的,好半天反应过来,“七爷?”
  这时张婆子端了药碗进来。
  七爷往旁边让了让。
  胡婆子上前扶着严清怡靠在迎枕上,“七爷带太医来给姑娘诊了脉,我先伺候姑娘喝药。”接过张婆子手里的药,用羹匙慢慢搅动几下,放在唇边试试温度,一匙一匙地喂给严清怡。
  严清怡头发凌乱,身上青碧色的棉袄被揉搓得满是皱褶,胸前悬着的红线格外显眼。
  红线上系着一只颜色青翠的玉扳指。
  只是Sh-è 箭之人才用扳指。
  七爷眼前顿时闪现出,炽热的阳光下,严清怡侧身看向林栝,目光温柔神情娇俏。眸光黯了黯,无声地走到厅堂。
  再过些时候,青柏与青松搬了东西进来。
  两大篓炭、景泰蓝的炭盆、掐丝珐琅的手炉、两床松软的丝绵被、厚实的焦布帐帘以及点心水果,把不大的厅堂摆得几乎无处下脚。
  七爷低声吩咐张婆子,“把东西归置好,好好伺候严姑娘,我自会有赏。”拔腿往外走,
  青柏自荷包取出个五两的银锭子放在饭桌上,紧跟着离开。
  胡婆子伺候严清怡喝完药,出来瞧见银锭子,对张婆子道:“收了吧,小心伺候着。”
  张婆子原本觉得使唤自己来伺候个小户人家的闺女有些委屈,可见到适才情形,再不敢有半分轻慢之心,连声道:“胡嬷嬷放心,我有数。”
  胡婆子点点头,跟府医一道回府复命。
  钱氏听闻七爷竟然亲自去瞧病,张大嘴巴,好半天没合起来,低声对魏夫人道:“宫里那位怕是当了真。幸好我觉得严三娘可怜,吩咐人去照看了,否则岂不显得凉薄?被那位知道了,说不定会有成见。”
  魏夫人叹一声,“可见老天有眼,恶人总会有恶报,好人也不会埋没了。明儿再让府医跑一趟。”
  荷包巷里,张婆子丝毫不敢懈怠,先把严清怡屋里的炭盆换了大的,又将丝绵被给她盖上。因见厨房里鱼Rou菜蔬都齐全,便熬了锅香稠的小米粥,精心做出两道小菜温在锅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