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娇宠小地主+番外(上)作者:笑佳人

时间:2018-01-24 16:57标签: 古代言情 穿越时空 NP文
文案: 小地主又耍流氓了,这可咋办呀? 冷脸先生决定体罚她, 忠犬管家狠心绑了她, 老实庄头无奈从了她, 无耻猎户狂野反攻她, 只有变态少爷最厉害:握住猫尾一心驯服她! 阅读提示: 1.女主是远古猫兽人反穿到古代,平时正常,每月十五变猫身,动情会长
 
文案:
小地主又耍流氓了,这可咋办呀?
冷脸先生决定体罚她,
忠犬管家狠心绑了她,
老实庄头无奈从了她,
无耻猎户狂野反攻她,
只有变态少爷最厉害:握住猫尾一心驯服她!
 
阅读提示:
1.女主是远古猫兽人反穿到古代,平时正常,每月十五变猫身,动情会长出猫尾巴。
2.本文NP,偶有重口,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噜噜 ┃ 配角:裴策、常遇、赵平、顾三、宋言 ┃ 其它:NP,猫穿日常,绝对宠文
 
☆、噜噜
 
  昌平县最热闹的醉月楼。
  噜噜站在高处,茫然地望着下面的一个个雄Xing。
  他们都在仰头看她,看她的同伴啾啾。他们眼里,是雄Xing看到猎物时才会闪烁的兴奋光芒,他们脸上,是神秘莫测的笑容。她不懂他们身上穿的东西,他们身边弄成奇怪形状的一块块儿木头,他们用来盛放吃喝的物事……更让她茫然不解的,是他们的话。她都努力听了很久了,依然听不懂。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噜噜很害怕。
  那天,她和啾啾在湖里洗澡,准备前往豹族。这是猫族的规矩,雄Xing生来替豹族打猎,雌Xing生来好吃好喝,什么也不用做,成年后就被送到豹族伺候豹族雄Xing,直到五年后,如果她们还活着,才会回到猫族,同猫族雄Xing结为伴侣。她和啾啾很幸运,因为生的好,只需伺候豹族族长就行。
  可洗着洗着,突然换了地方。
  这里没有参天古树,没有比她还高的绿Cao,也没有长着猫耳甩着尾巴的猫族雄Xing,有的,是一群穿着奇怪东西的兽人,雄Xing没有尾巴,雌Xing跟她们差不多,只是长得有些丑。噜噜好奇地打量他们,他们也好奇地看她。
  然后,她和啾啾就被人带到了这个地方。
  她们不喜欢这里的味道,想走,一个有些年纪的雌Xing拦住了她们。她说了许多话,噜噜半句都不懂,只知道旁的雌Xing都管她叫“麻麻”。麻麻并不坏,她给她们一个干净的巢Xue住,每天都派一个小雌Xing给她们送吃的,教她们穿那种奇怪的“衣裳”,教她们认识一些东西。
  慢慢的,她和啾啾不是很害怕了,也不再想跑了。
  能跑去哪里呢?她们什么都不会做,不会扑杀猎物,不会挖陷阱。当然,不是她不想学,而是豹族看守不让学。猫族雌Xing,听说以前也有利爪和尖牙的,但自打猫族败给豹族后,雌Xing的爪子和尖牙渐渐都消失了,除了月圆那天会变成猫,平时再也不能随意变化人形和猫身,就连尾巴,也只有被雄Xing爱抚后才会变出来。
  噜噜很喜欢自已的猫身,她有一身漂亮的白色毛发,半点杂色也无,她也喜欢在Cao丛里自由自在奔跑的感觉,所以,有时她会莫名地悲哀,暗暗期望族长能带领猫族人成功反抗,给雌Xing恢复正常的机会。不过,大多时候,她什么都不想,每天除了吃喝便是睡觉,毕竟,都习惯了,毕竟,那些离她,都太遥远了。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雌Xing,什么也做不了。而且,她现在有其它的要考虑。
  譬如说今晚,麻麻让她和啾啾出来了,不知道想干什么。
  下面的雄Xing在大声叫喊着,此起彼伏。噜噜盯着他们的手指,想从他们的手势中看出其含义。
  手忽然被攥住,噜噜扭头,对上啾啾害怕的眼睛,噜噜看了,不由地一阵心疼。啾啾是这代猫族最好看的雌Xing,族长很喜欢她,常常带她出去玩。
  “咕噜噜……”她低声安抚啾啾,用她们猫族的语言。
  啾啾朝她浅浅一笑,噜噜心跳乱了一下。
  啾啾真的很好看。
  下面,好像也突然安静了,紧接着,她听到一个清朗的声音。噜噜低头,看到一个很好看的雄Xing立在巢Xue空地中间,他仰着头,一会儿看看她,一会儿看看啾啾,手里摇着一把闪着光的东西。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这场庆典似的仪式结束了,她和啾啾被带到一个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新巢Xue,麻麻笑着跟她们说了很多。噜噜依旧听不懂,但麻麻笑的那么开心,应该是好事吧?
  裴玉心情不错。
  香妈妈大肆宣扬要为两个国色天香的女儿开苞,他特意来凑热闹,若是值得,他就买下一个,若是不值,他就去找楼里的老相好。
  于是,他很庆幸他来了。楼上立着的那两个女人,一颦一笑,都带着天生的慵懒妩媚,眼眸如莲下碧波清澈,眼波却比画中狐妖魅惑勾人,别说一个老相好,就是十个,也比不上她们。
  毫不犹豫,他出一千两,买下两人的初夜。
  一千两,多吗?不是很多,但他相信没人敢与他抢。因为这里是昌平县,他有个全县首富的父亲,有个在京城当尚书的伯父。
  “行了,你们都在外边守着,爷进去了。”
  打发走喋喋不休的香妈妈,裴玉笑着吩咐两个跟随,推门而入。
  门口传来突兀的“吱嘎”声,噜噜吓了一跳,与啾啾靠在一起,警惕不安地防备着。
  裴玉站定,细细打量面前的两人,约莫十五六岁,正是如花年纪。
  听香妈妈说,两个尤物是山里野人,不会说话,不会穿衣,什么都不会。
  那她们知道什么是男女之欢吗?是不是他让她们做什么,她们都会照做?
  胸膛里慢慢窜起一把火,裴玉一步一步缓缓逼近,诱惑着道:“把衣服脱了。”
  噜噜不明所以,雄Xing看她的眼神,好像要吃了她。她想躲开,啾啾却紧紧攥着她的胳膊,躲在她身后。噜噜问她知道雄Xing的意思吗,啾啾不说话,攥着她的手却在颤抖。噜噜没有办法,只好伸出手护着啾啾,啾啾那么让人心疼,她不能让她受伤。
  一个害怕却茫然,一个却是了然而害怕。裴玉盯着躲在后面的那个女人,呼吸渐重。他喜欢收服会反抗的女人,对方心里有人最好,因为他享受女人彻底绝望的那一刻,就好像有个男人站在他身后看着一样,愤怒,却也只能看着自已的女人被他占有。
  他脱了衣裳,伸手将徒劳挣扎的噜噜拽走绑在床边。
  不懂事的,他要让她先看明白,让她恐惧,让她在他身下颤栗。
  “啾啾……”噜噜使劲儿挣扎,可那个雄Xing绑得太紧,她根本挣脱不开。
  于是,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啾啾尖叫着往边角处躲,雄Xing并不着急,不紧不慢地追着她。啾啾躲到床上,雄Xing哈哈大笑,扑了上去。他按住啾啾,翻身骑在她身上,啾啾哭着求救,可噜噜动不了,她只能听啾啾的哭声看她的挣扎,看雄Xing撕了她的衣裳,看他亲咬啾啾,看啾啾身子渐渐染上淡淡的粉晕,身下多出一条棕黄色的尾巴。
  裴玉兴奋极了,女人的肌肤滑若凝脂,细嫩似幼儿,他稍微用了些力气,那娇软的身子上便多了几道青红指痕,着实让人爱怜。女人原本是极力反抗的,可他裴玉是谁?动手几处抚弄,女人便软了身子,媚眼如丝,开始哼喘着回应他。
  野女人就是野女人,就算心里有人,也抵挡不了身体的欢愉,裴玉讽刺又得意地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