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福妻盈门+番外(三)作者:秋水灵儿

时间:2018-01-16 20:21标签: 励志人生 种田文 穿越时空 布衣生活
第一百四十九章 诧异(求订阅,求月票) 姐姐好像喊吴妈。这时,小五走过来说。 乌玛?是谁?李墨疑惑,看看小五,平时就他跟蔓儿待是一块的时间长。 小五摇头,不认识。 而这时,李蔓小脑袋已经歪在了李墨的臂弯,整个窝在他怀里,像只贪睡的小猫似的,许是
 
    第一百四十九章 诧异(求订阅,求月票)
    
    “姐姐好像喊吴妈。”这时,小五走过来说。
    “乌玛?是谁?”李墨疑惑,看看小五,平时就他跟蔓儿待是一块的时间长。
    小五摇头,“不认识。”
    而这时,李蔓小脑袋已经歪在了李墨的臂弯,整个窝在他怀里,像只贪睡的小猫似的,许是睡的姿势不舒服,那小嘴里不时还发出猫一样的哼哼几声。
    李墨也就不问了,赶紧抱着她要回房。
    李书忙过来,扯着李墨的胳膊,笑道,“媳妇刚才肯定在叫我呢,你们听,李书……乌玛,是不是很像?她就是在叫我。患”
    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好不好?众人对他投去鄙夷的眼神。
    李言开了西屋的门,李画拿着油灯,李墨抱着李蔓,到了西屋,轻轻的将她放到了炕上。
    一躺到炕上,李蔓打了个滚,直接卷着被子裹到了床里。
    众人满头黑线,但除了小五之外,这四个又忍不住在那偷偷的笑,原来媳妇就是这样抢被子的啊?怪不得他们常常半夜醒了,发现身上什么都没有。
    “咳……”看三个弟弟就这样站在炕头直直的盯着李蔓,李墨觉得不妥,“都累了一天了,你们也洗洗睡吧。”
    “大哥呢?”李书紧张的问,难不成今晚又是大哥的?苍天啊,两个月零六天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李言李画也紧紧盯着李墨,眼里意思很明显,他们不能在这盯着,大哥就能了吗?大哥可是一个人占着这屋一个多月了,之前因为他有伤在身,他们也不说什么,可今天,他跟他们一样来回两趟路走着,他们发现他真的已经彻底好起来了。
    既然伤好了,是不是也该让让弟弟们了,这都多少日子没跟媳妇亲近了,这马上都快魔怔了。
    见弟弟们显然不满的眼神,李墨有些心虚,但蔓儿醉的这样厉害,他不放心将她交给任何人,哪怕是亲弟弟。
    见他迟迟不语,李言道,“总得留一个晚上照顾他吧?你们觉得照顾人的活,家里谁最合适?”是他李言啊,都快赞同吧。
    “那我来吧。”李画微微一笑,当仁不让的提了出来。
    李言眉头一拧,李书却笑着否认,“四弟,缝缝补补的活你是不错,可这照顾人的活儿,当然是你三哥我了,半夜起来给媳妇端个茶递个水的,帮她盖盖被子,打打扇子,赶赶蚊子……”
    “这些,我天天在做。”李墨听不下去了,说了一句人神共愤的话来。
    他们天天想着做的事,他竟然天天在做,天天做还嫌不够啊?容一两天给他们有什么不妥的?
    本意是指自己对这些活驾轻就熟,照顾媳妇会方便些,哪知犯了众怒,惹来三道恶狠狠的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李墨默了……
    “算了,咱们……”
    李言话音未落,就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几人往炕头一看,就见李蔓骨碌碌的从被窝里蹬了出来,揉着乱乱的头发,闭着眼睛摸摸索索的就滑下了炕,连鞋子也没穿,赤着一双白玉般光洁的小脚,就往墙角那走。
    几人呆了一下,就见这丫头趴在墙壁上,一只手在泥巴墙上抠啊抠啊的,灰屑都落到了她的脚面上。
    “媳妇,你干啥的呢?”李书小心翼翼的试探的问。
    李蔓眼皮掀了一条缝,只看见眼前一个人影晃啊晃的,就难过的哼哼道,“门怎么打不开啊?”
    “门?”李书愣了下,看看边上的兄弟几个,媳妇这真是醉糊涂了吧?
    李墨赶忙上前,抓住她的手,怕再抠下去,指甲该破了,“门在这边,你要开门做什么?”
    小眉头一皱,露出难受的神色,“我要嘘嘘。”
    “……”众人石化。
    李蔓却又挣脱李墨,靠在墙角,弯着身子,好奇又愤懑的用手在墙上抠着,“怎么找不到门把手,门呢……”
    “这是墙。”李言一个箭步跨过去,直接将她拦腰打横抱起,虽然是炎夏,但小丫头光着脚踩在凉地上也是不好。
    李画赶紧拿来鞋子要给她穿。
    “她这样还能自己走?”别掉进茅坑里头去了?回头还得他们捞。
    李画怔愣,就见李言已然抱着李蔓朝门口去,连忙追了过去。
    李墨李书相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的讯息,两张俊脸同时一红,慌忙的也追了出去。
    小五在房里,愣愣的看着哥哥们一起跑了出去,疑惑的转了转眼珠子,突然惊诧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姐姐要嘘嘘,二哥抱她出去,其他哥哥跟去,难道……哥哥们是要帮姐姐把嘘嘘?
    小脸唰的就涨红了,本着少儿不宜的精神,小五乖巧懂事的回到了东屋,这里就留给哥哥们吧。
    外头一阵乱,不一会儿,几个人又如风一般的回来了。
    李言将李蔓放到了炕上,看她睡的跟小
    tang猪似的,不禁想着刚才那一幕,把嘘嘘还得他吹口哨,真比当年的小五还难伺候……
    不过,若这丫头明天知道了这事,会怎样?
    “怎么办?”李言安顿好了李蔓,直起身问其他人。
    “你们谁累了就睡去吧。”李书道,反正他是不想走。
    李墨坐了下来,“蔓儿她醉的厉害,一会还不知怎么难受,我再坐一会。”
    李言锁眉,都不想走啊?
    李画瞧着四个大男人看着媳妇,觉得不像,就建议道,“不如这样吧,咱们四个人轮流值班,每人一个半时辰。”
    “行。”看目前这局势,大家只得同意。
    “那,大哥先陪着,咱们先出去了,一个半时辰后,二哥再来替你。”李画道。
    李墨点头,李言李书也无异议。
    李画出去,先到厨房烧了一大锅的热水,除了兄弟们要洗澡之外,还特地端了一盆到西屋。
    李墨只坐在炕头,隔着帐子静静的凝视着那炕上睡的不甚安稳的小东西。
    “大哥,”李画将盆放到一旁的小凳子上,对李墨道,“我端了点热水来,你帮她擦把脸吧,那样睡的舒服些。”
    “嗯。”李墨感激的朝他看了一眼,还是四弟体贴,他忙起身,用热毛巾搓了两把,带了些水意,掀开帐子,轻柔的帮李蔓擦脸擦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