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如意书+番外(二)作者:蒋牧童

时间:2017-12-28 21:33标签: 穿越时空 爽文 快穿
☆、第45章 拐骗王爷 第四十五章 庭舟 谢清溪歪着脖子看着字条上的落款,却突然轻笑了一下。 朱砂正好倒了水端过来,谢清溪急忙字条压在枕头底下。她接过朱砂的水杯,便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待抬头看时,就看见这丫头正一脸苍白两眼无神地盯着自己。 朱砂,
 
 
  ☆、第45章 拐骗王爷
 
  第四十五章
  庭舟
  谢清溪歪着脖子看着字条上的落款,却突然轻笑了一下。
  朱砂正好倒了水端过来,谢清溪急忙字条压在枕头底下。她接过朱砂的水杯,便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待抬头看时,就看见这丫头正一脸苍白两眼无神地盯着自己。
  “朱砂,”她轻叫了一声,这丫头没有答应,于是她又叫道:“朱砂。”
  “小姐,你叫我?”朱砂反应过来,慌忙问道。
  谢清溪点了点头,接着她拍了拍身边的床榻,轻声说道:“朱砂,你也过来坐坐。”
  朱砂此时还是惊魂未定,她是谢府的家生子,NaiNai又是太太的Nai娘,在府里头谁敢对她高声说一句话。可以说,除了几位小姐外,这女孩里头就数她最得脸了。若不是因为NaiNai觉得在六姑娘跟前当丫鬟,便是将来说亲事也体面些,她老子娘可是舍不得她出来的。
  谢府后宅里头,太太一家独大,几个姨娘都被压得死死的。她在太太嫡出的六姑娘跟前当丫鬟,自然是不用烦一点心,平日只要好生伺候姑娘便是了。
  如今突然被这么追杀一遭,别说是她这样的小姑娘经不住,就算是换了大人都受不住的。
  “心里头还害怕吧,”谢清溪关心地问了一句。
  朱砂突然想到先前是自己绊倒,害得谢清溪差点被抓住,她还以为谢清溪是准备秋后算账呢,害怕地摇头说道:“奴婢不怕,奴婢不怕,都是奴婢不好。”
  “好了,我知道,我也害怕,”谢清溪拉着她的手安慰道。
  这样的事情,别说是发生在自己面前,便是光是听说都觉得骇人听闻。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闯入家中大开杀戒。
  “小姐,我……”朱砂看着谢清溪,泪光点点,接着一直努力压制的情绪终究是忍不住,她哭喊道:“我好想我娘啊,我好害怕。”
  此时丹墨正掀了帘子进来,便看见朱砂坐在谢清溪的床榻边上,拉着姑娘的手哭的眼泪鼻涕全都下来了。
  这做丫鬟的便是受了天大的委屈,都不能在主子跟前哭,丹墨比她们年纪都要大些,又因为刚才躲在屋子里并未瞧见前头的血腥场面。所以这会子,倒是她急急过来便将朱砂拉住,好生劝道:“我的好妹妹,哪里能在姑娘跟前哭。若是让管事妈妈知道了,只怕也是要训斥你的。”
  因着朱砂的身份比她们这些丫鬟都贵重些,所以平时丹墨也不好多说她。但丹墨一家也是太太陪房过来的,所以谢清溪的屋子里头就是由她和朱砂两人把持着。
  朱砂素来敬重丹墨年长又稳重,这会被她这么一说,哆哆嗦嗦地不敢再哭。
  倒是谢清溪轻笑说道:“别说是她,便是我都想要哭。只可怜,我也不知怎么的,这会倒是哭不出来了。”
  “姑娘受累了,都是奴婢们没用,没保护好主子,”丹墨垂头自责地说道。
  “这哪里能怪你,左右是天降横祸,谁能想到布政使大人家的庄子,都有人敢行凶,”谢清溪也是苦笑一声。
  不是这苏州城人人都知这是布政使谢大人家的庄子,但只要报上她爹的名讳,又有谁敢在这里撒野。
  “看门的两人可有通知他们的家人?”要说最惨的莫过于那看门的两人了,当头就别人杀了。
  至于后头因着谢家庄子的壮丁也不少,大家见这伙人实在是猖獗,都拼了命的反抗。再后头就遇上了林君玄带着他的镖队路过,这才让伤亡没那么重。
  “二少爷发话了,说这两人每家给两百两的丧葬费。至于其他人,所有反抗的人每人给一百两,还有受伤的。若是受伤严重,再给五十两医药费,若是伤势轻的,便给三十两的医药费。”
  谢清溪点了点头,她二哥果真是大手笔。
  谢府在庄子上的人不多,但也绝对不少,估计当时参与反抗的也有几十人吧。这些银子都发下去,估计也得有五千两,不过谢清溪也绝对不会心疼这点钱,若不是有这些努力反抗的人,只怕伤亡会更重。
  “丹墨,待会你再把我的私房拿出来看看,我记得我大概还有数百两的银子。待会你和朱砂两人一人支取二十两,算是我给你们两的压惊钱。人家前头也算是拼了命,我给你们两的压惊钱倒是不好超过他们的,”谢清溪淡淡说道。
  这会别说是朱砂吃惊,就连丹墨就急急跪下来。她带着哭腔说道:“方才奴婢都没跟在小姐身边保护,哪里还敢拿了小姐的压惊钱,小姐这样说,奴婢哪还有脸面在跟前伺候。”
  “好了,你们两是我的丫鬟,我知道你们平时都是忠心的,只是这会咱们都是受了无妄之灾,你们遭的罪我旁的也补偿不了,只能给点银子。”谢清溪看了眼丹墨裙摆上的血迹,知道她刚才也去前头帮忙去了。
  “可小姐也同样受了惊吓,都是奴婢拖累了小姐,”朱砂哭着说道。
  “你放心,我受的委屈自然有人替我找补回来。”谢清溪看着前面,目光坚定地说道。
  
  林君玄赤裸着上身,端坐在榻上,旁边有个穿着青布衣裳的人,拿了药膏小心地在他手臂上涂抹。
  “我的好主子,你好歹也是天潢贵胄,怎么就不知怜惜自个呢,”青布衫的人一边念叨一边抹药,只是他的声音同样有些怪异,粗嘎中带着一丝尖锐,“你瞧瞧这满大齐的王爷里头,只怕就再没比您身上受更多的。”
  “齐心,我觉得你倒是应该将大齐通史再好生读一遍,书上记载,开国先帝的胞弟镇南王随先帝南征北战,战功赫赫,你说他身上的伤疤比之我来是多还是少呢?”林君玄朗声回道。
  此时已经完全换了副面容的齐心,无奈地看着自家王爷。这手臂一个月前刚受了伤,刚开始答应的好好,说是要好生休养。在路上的时候倒也还好,谁知这一到谢家庄子外头,看见这幅场景只差没发了疯。
  他当头拎着刀就冲了进来,可怜了后头还压着各种货物地假镖师们,一个个急急抽出自己的佩剑,赶紧冲过来保护主子。
  就连齐心都奇了怪了,怎么他们每次遇见这位谢六姑娘,她不是被拐卖就是被追杀呢。这小姑娘才多大点年纪,就这般坎坷。当然这话,齐心可不敢同他家主子说道,只怕主子爷非得扒了他的一层皮下来不可。
  “宫里的太监不让认字,主子爷也不是不知道的,奴才哪读过什么大齐通史,”齐心笑呵呵地说道。
  突然林君玄面色一转,认真道:“我原先还不信这个宋煊这等胆大妄为,看来这些地方官员,特别是执掌一方的官吏,只怕在地方也是只手撑天的。”
  “主子英明,不过这个宋煊乃是皇上的伴读,能执掌江南布政使也是由皇上的亲任,”齐心倒是有些好奇,不过他跟在陆庭舟身边,也只是模糊知道自己主子手里头掌着一支极为神秘的力量,就连皇上都是分毫不知的。
  不过想起京里那位如今沉迷暖玉温香的帝王,齐心的头却是垂的更低。
  如今不过是大皇子和二皇子略长大些,这争储位的斗争就已经显露出来,若是再等其他几位皇子长大,只怕这储位之争就越发惨烈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