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我要当豪门(下)作者:仙酱

时间:2020-02-24 21:06标签: 重生 宠文
裂;小哥哥不搭理提亲的媒人反正不管跟她有关没关的最后都是她被骂。 还真是。今天景元泽来找他们玩。 说起来你们还有什么路子,让我入伙怎么样?他最近觉得日子特别没意思。 写好一张,程馥抬起笔,旁边的玖玖麻利地帮她换一张新纸。 你爹愿意让你跟我们玩
裂;小哥哥不搭理提亲的媒人……反正不管跟她有关没关的最后都是她被骂。
  “还真是。”今天景元泽来找他们玩。
  “说起来你们还有什么路子,让我入伙怎么样?”他最近觉得日子特别没意思。
  写好一张,程馥抬起笔,旁边的玖玖麻利地帮她换一张新纸。
  “你爹愿意让你跟我们玩?”怎么好像记得景二老爷不大看得上她。
  景元泽切了声,“他管不着。”
  “行,忙过这阵子我好好想想。”她不是敷衍,两河轩人手不足这件事是长期的,如果有信得过的合作方来承接他们的衍生品,那最好不过。
  吴缨从账房出来就撞见心情不错的景元泽打道回府,纳闷这人是不是又黑了小姑娘什么东西。景元泽就是那种,自家做错事去程家道歉结果连吃带拿还心安理得的人物,吴缨早看透此子恶劣。
  刚才跟莫老爷子盘了上半年的账,虽然他们投出去的也很多,但赚的速度更快。他现在觉得自己应该去挥霍一下,不然钱太多放着不花,对不起自己这几年付出的辛劳。
  “这人还不错,我就是担心他家里……”光景二老爷那边就难。
  小时候就听说景二老爷希望三儿子也用功读书走科举,他有办法给景元泽拿到国子监的荫生名额。哪知景元泽叛逆,读书是读进去了,但就是不想科举,加上有个过度溺爱儿子的曹氏,景元泽如今不上不下的。
  “他是要拿出诚意。”
  两河轩能合作的对象现在还真不少,比如明恒岛、詹拾,这两位都是干脆且信用好的。景元泽要是有兴趣,至少得有本事摆平家里反对的声音。
  吴缨想了想道,“他有没有告诉你,宋绍曦的儿女此刻在金陵。”景瑛瑶倒是还留在京城,听说自己寻到一门四品京官的婚事,写信回来要嫁妆,二房全当不知情,景老夫人无奈之下不得不自掏腰包贴补她。
  “不是什么要紧事。”景元泽没说,大概是觉得没必要,也不会影响什么。
 
 
第20章 我哪个母亲啊?
  小剧场淘汰赛如火如荼地进行中,颜桧也没有跟两河轩联络,他租住在水门街附近的一家客栈里,每天中午起床,用过午饭处理一些正事,到了下晌就上小酒馆的二楼要个临窗的位置看淘汰赛,当天的登台结束后,他就下一楼呆着等马小东说书,顺道让随从去给他买碗面带过来。
  钱山、周正平、李小棠几个都知道他是程馥的合伙人之一,便不跟他计较外带主食进来这件事。
  “哪位是东家?”
  门口突然进来了十多个人,女多男少,一名穿着体面的老妇站最前方。
  钱山与周正平交换了一个眼神,都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些人。钱山上前,“我是这里的管事,请问贵客可有桌号?”现在的小酒馆不管哪层楼都一位难求。
  那妇人生得寻常,年纪五十往上,但面色红润,打扮上用了不少心思,看着像大户人家出来的,但具体是什么身份,钱山猜不出来。听口音也不像江南人士。
  “你可做不了主,叫你们东家出来。”
  钱山纳闷,这人是谁啊非得程馥出面,“贵客,你有什么需要跟我说也是一样的。我们东家事务繁杂,不常过来。”
  那老妇这才舍得正眼看钱山,“我是京里来的,跟你们东家是亲戚。”
  一听是京里来的,钱山那副专有的待客笑脸就淡了下来,“我们东家无父无母无亲族谁不知道,您可别乱认亲。”
  老妇还未开口,她身后的一名丫鬟就沉不住气了,“你怎么跟贝姨娘说话呢?”
  话音刚落,四周就有人低声笑起来。
  “这排场我当是什么宫里的娘娘呢,原来就是个老姨娘。”
  “我家姨娘都不准出门的,京里的姨娘就是与众不同。”
  刚进来的几位女熟客见钱山被为难,看不过眼便嘲讽几句。而她们嘴里的老姨娘三个字,也确实让那老妇神色一僵。
  那丫鬟还不知道自己说错话,气得脸充血,“你们知不知道她是谁家的姨娘?”
  那几位女熟客一脸玩味,“谁家的姨娘不是姨娘?王爷家的姨娘那也是姨娘啊。还有你这丫头是不是故意揭她老底?”
  “我看是,这后宅学问可大着呢,小丫鬟嘴里一句话,逼死老媳妇不是什么怪事。”
  “估摸着平日里就怨恨着。”几个女客越说越来劲。
  钱山知道这几位客人是看不过眼那老妇趾高气扬的,但自己的事让客人出头算什么,为了不影响客人心情,他给李小棠使了个眼色,李小棠心领神会地跑过来把几位女客请到桌位上,同时送些酒菜表示感谢。
  确认没有客人被影响到,钱山不耐烦地回头,刚要赶人,就见那丫鬟已经哭得不成人样,不停地给她口中的贝姨娘道歉,说自己不是故意的,自己嘴笨。
  她们在小酒馆里演这种戏码,实在很丧气,别人开门做生意,她们在门口哭哭啼啼的不是晦气是什么,钱山也没了好脾气,面色不善道:“您几位要哭要找人请到外头去,我们这儿今晚还要做生意呢。”
  “你们东家真不在?”那位贝姨娘显然也有些气闷。
  钱山没再跟她废话,做了个请的动作,与此同时七八名j-i,ng壮的伙计都围了过来。这阵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再不走就动真格了。
  那贝姨娘不是没带护卫,但跟眼前这些打手相比,不够看的。她咬了咬嘴唇,最终只能愤然离去。
  而他们一行人前脚刚走,周正平就到钱山身侧,“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东家了。”
  两河轩
  程馥听完林檎上报淘汰赛投票情况,没想到舍得花钱的还真不少,林檎之前担心有人拉亲属票的事也挺普遍的,但正经拥护者真金白银砸出来的票仍然占绝大多数,而且她发现舍得花钱的人太多了。尤其是金陵这些个世家子们,如果不是有投票上限,估计现在有人要上官府告两河轩了。
  目前投票方式就三种,一种是记名式的,每人到大河剧场指定的地方登记;第二个方式是去两河轩指定的铺子买画卡,五文钱一张,一张算一票,有人直接扫了整个店铺的存货;第三个则是捐助“金陵学院”,十文算一票;每人每半个月最多能投一百票。
  说起来这个“金陵学院”程馥之前就有想法,但因手头上的事情比较多就没付诸于行动。恰巧林檎之前绞尽脑汁想那些复杂的投票方式,就为了减少不公平的情况。程馥干脆就让大家都做点有意义的事,捐钱换票,反正小剧场现在还不需要急着盈利。
  所谓的“金陵学院”其实是一座图书馆,所有人都可以在里面不花钱看书,她打算等建好揭牌后,再想法子鼓励大家多捐书,毕竟有的书花钱都买不到。
  这个年代读书是很费钱的,如花大妈家的水生,还是靠着他爹柯祥一年到头不着家的跑镖才能心无旁骛地上学。那些家里好几个孩子的,别说读书了,能顿顿吃饱饭都不容易。“金陵学院”的存在,就是让想读书但没机会的人能通过自学有所收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