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威武不能娶+番外(六)作者:玖拾陆

时间:2020-02-24 16:41标签: 重生 宠文
,圣上这句话是讽刺他的,还是真的想让人拿这些事情参本了。 工部刘尚书亦没有品明白,可他清楚,真有人拿着这些去寻御史,说不好有没有傻乎乎强出头的愣头青,但黄印肯定跳起来,把那些折子打回去。 没有一丁点证据,被市井流言牵着骂顾家,黄印那硬脾气,
,圣上这句话是讽刺他的,还是真的想让人拿这些事情参本了。
  工部刘尚书亦没有品明白,可他清楚,真有人拿着这些去寻御史,说不好有没有傻乎乎强出头的愣头青,但黄印肯定跳起来,把那些折子打回去。
  没有一丁点证据,被市井流言牵着骂顾家,黄印那硬脾气,都察院的桌子都给掀了。
  可、若这是圣上的心思呢?
  按说不应该的,小公爷刚刚娶了顾家女,这会儿婆家娘家一并被参本……
  刘尚书正思量着,突然就听圣上问了徐砚。
  “从工部的眼光,徐爱卿如何看?”
  徐砚不傻,顾家是姻亲,顾云锦是他名义上的外甥女,小公爷是他的外甥女婿,这个当口上,他这个当亲戚的若叫人引到沟里去了,自家也受牵连。
  况且,前回他受人污蔑,蒋慕渊可谓是出人又出力,就差出钱了。
  徐砚拱手答道:“臣对水利有些心得,对城池修建只略懂皮毛,况且我朝疆域广阔,天南地北,状况截然不同。
  臣从未去过北境,对那儿的状况也都是书上看的、道听途说的,不敢胡乱指点北地城防。
  至于朝廷补充北境军需之后,狄人为何能奇袭破城,臣一个工部的,不及兵部的大人们了解,臣答不上来。”
  御前如此应对,口气已经算是僵硬的了,但处在徐砚的身份和立场,这样的答案又似乎是刚刚好。
 
 
第560章 上瘾?
  徐砚的硬气似乎并未惹来圣的不满,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细长的眼睛看了徐砚一会儿,而后挪到了兵部几位大人身。
  “徐爱卿说得也有道理,术业有专攻,”圣道,“几位爱卿说呢?”
  兵部众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虽然都是御前重臣,但伴君如伴虎,谁也不敢说自个儿摸透了圣的心思,可如今被问到的是镇北将军府的事儿……
  顾家女刚刚嫁入宁国公府,以圣对小公爷的喜爱,哪怕顾家守城时出了岔子,难道还要追究到底吗?
  再说了,一切都是流言蜚语,岂能因为流言而断定顾家守城不利呢。
  况且,同朝为官,兵部与将门打交道极多,无论是尚书还是左右侍郎,对顾家的评价都不差,对蒋家一样如此。
  动动嘴皮子的事儿,落井下石还是免了吧。
  右侍郎关大人被推到前头,拱手道:“北境的人口虽不多,但地域辽阔,往北是茫茫草原,可草原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我们的兵士不如狄人了解。
  兴许,狄人是寻到了一条能在大雪封境时通过的路,袭至北地城下,打了守军一个措手不及呢。
  当时战况激烈,活下来的百姓都是闷头逃命出来的,说不清楚守备状况,而参与守备的,大部分都以身殉国。
  这也是今年多补给了军需,才让守军多撑一阵,若不然,北地的百姓伤亡恐怕更加厉害。
  至于粮草、军需……”
  关大人冲刚才说话的户部左侍郎李大人咧嘴笑了笑:“圣说得对,术业有专攻,李大人没有打过仗,不知道这一点也是在所难免的。
  我给李大人说说,无论是哪两军攻防,对粮草、军需都是能拉走拉走,拉不走原地烧掉,断断没有留在原处给敌人后续补充的。
  狄人撤出北地,把粮仓烧了,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事儿了,当年我们打得东异俯首称臣,也没少烧他们东西。”
  李侍郎被当面戳回来了,一张脸涨得通红:“关大人,这不是在说北地破城的事儿吗?”
  “难道我们说的不是北境要军需、粮草的事儿?”关大人佯装讶异。
  这是当着圣的面偷换了论题!
  李侍郎碰了一鼻子灰,偏圣与几位皇子都不说话,他不甘心被牵着鼻子走,便道:“关大人刚才说的‘穿过大雪的路’、‘没有补充军需恐怕伤亡更大’,这都是您的猜测啊。”
  关大人一脸无辜:“是啊,是猜测!没人知道那夜到底怎么一回事,不都是猜吗?说顾家守城出了问题的,不也是猜吗?”
  这话简直有理有据,徐砚那个“不说亲家一个字不好又把自家摘得一干二净”一样,道理挑不出岔子来。
  眼看着兵部与户部对了,圣重重咳嗽一声:“朕让你们来出主意的!听你们猜来猜去,朕不如去找说书先生,东街随手抓一个,哪个不你们说得j-i,ng彩?”
  关大人与李大人纷纷低下了头。
  圣的手指敲着桌面,看着李侍郎道:“朕记得,前回爱卿站在这儿跟肃宁伯说,能把北境平复了,你拿家产充军需,是有这么一句话吧?”
  李侍郎心头一紧,他当时说的明明是“要是掏了我家银子能把北地收回来,我明儿街讨饭吃去,可这不是不成吗”,这和圣说的根本不是一个意思,可这会儿,能摇头吗?
  他忙道:“是,臣是说过……”
  圣哼笑一声,又看向关侍郎:“爱卿前回说,寻着了失踪的孩子,是战事的吉兆,既然是吉兆,爱卿以为……”
  有前一句问话当铺垫,关侍郎若还听不出来圣的意思,那他不如收拾行李滚回家。
  他赶忙挤出笑容来:“臣对裕门关以及其他北境守军有信心,对由肃宁伯带领的救援兵士有信心,臣知道,只差一脚,我军铁骑能把那些狄人打得落花流水!
  可这一脚,卡在了银钱,真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臣愿献家银钱,为大军补给粮草军需,虽然臣家境普通、不及成国公那般能替圣解忧,但也盼着尽绵薄之力,助我兵士所向披靡!”
  有一个头脑清醒的,余下的当即也反应过来了,哪怕心疼银子,也纷纷附和,要尽“绵薄之力”。
  圣哈哈大笑:“积少成多、聚沙成塔,朕知道众爱卿为官本分,又都是家梁柱,这样吧,两年俸禄。”
  关侍郎暗暗舒了一口气。
  还成,两年,他以为起码五年,都琢磨着要去问家里婆娘要压箱子的银子了。
  大臣们出银子了,当皇子的也不能落后,大皇子孙祈拱手道:“儿臣武艺欠佳,不能去边关助阵,也交银子入库。我朝的兵士们在奋勇拼搏,百姓们颠沛流离、痛失故土,儿臣身为皇子,不能尽一份心,心里过不去。”
  孙祈冒头了,其他的不管有心思没心思的,嘴都要跟。
  圣满意了,偏过头与孙睿道:“等银子都收起来,你安排安排,早些给裕门关送去。”
  孙睿颔首应下。
  众大臣鱼贯退出御书房。
  因着朝政需要,六部衙门也没有封印。
  户部齐尚书一坐下,不满地冲李大人摇了摇头:“你今日怎么想到去挑顾家和小公爷的事儿了?”
  李大人道:“下官琢磨着圣是真生气了,今年北境补了多少银子,大人您是知道的,换作是您,那些银子打了水漂不算,还搭进去城池关隘,您心里痛快?”
  “不痛快也不能说小公爷啊!”右侍郎廖大人道,“小公爷这两年给我们户部帮了多少忙,多少焦头烂额的事儿,都是他出面定的。哪怕有一天真有什么状况、证据确凿,我们也要跪下替他求情,怎么能听风是雨,没凭没据时先端了盆脏水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