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陛下的黑月光重生了+番外(下)作者:花惜言

时间:2019-07-10 23:50标签: 豪门世家 爽文
碟等都搬了下来,分给岛上的人当做见面礼。 岛上的居民得了这么多价值不菲的好东西当然是高兴的,他们看这新岛主果真是有钱、大方、更是从心底里拥护楚戚戚了。 林云昭也是不在乎这点钱的,任着楚戚戚高兴罢了。 而且他听楚戚戚讲过,她做梦当女皇的事,干脆
碟等都搬了下来,分给岛上的人当做见面礼。
  岛上的居民得了这么多价值不菲的好东西当然是高兴的,他们看这新岛主果真是有钱、大方、更是从心底里拥护楚戚戚了。
  林云昭也是不在乎这点钱的,任着楚戚戚高兴罢了。
  而且他听楚戚戚讲过,她做梦当女皇的事,干脆把这珍珠岛和它附近的几个小岛并在一起改名为戚戚国。
  楚戚戚也像女儿国国王一般,做这戚戚国的女国王。
  另外还为了哄楚戚戚开心,林云昭等竟弄了一个登基大典。
  船上有金冠,阿朗等又到深海里采了十几颗珍珠上来,镶嵌在金冠上。
  林云昭还亲自拟了一份声情并茂的登基诏书。
  楚戚戚着了黄袍,头戴金冠,手拿绿玉杖,选了个吉日,拜过上天、海神,念了诏书,正式成了女王。
  一连三日,戚戚国大庆,摆了流水宴,篝火晚会等等。
  酒自半酣,大家都有些醉了,楚戚戚便想起梦中她选秀的情形,是笑着问林云昭,她这国王是像女儿国国王那样,立一个皇夫、一个侧夫,还是像大梁朝,弄它个三宫六院?
  林云昭想着在大梁的卫珩,不管怎样也不能让卫珩专美,便笑道,:“戚戚,你原来不就是想养些面首吗?那就三宫六院吧。”
  旁边坐着的阿朗听到三宫六院,不禁就往楚戚戚身边凑了凑,殷勤的给楚戚戚倒酒,想着一定要好好表现,以后进宫做个昭仪什么的。
  林云昭看了楚戚戚神采飞扬的样子,嗯,他即使当不了皇后,做个受宠的贵妃也是可以的嘛。
  楚戚戚乐不思蜀的在自己的戚戚国盘横了一个多月,船上带的吃喝都要用光了,另外她也有些想家了。
  楚戚戚这才觉得有些羞愧,她光顾着自己美了,竟忘了父母。
  她应该快点把父亲太上皇、母亲皇太后,楚渝国舅,接来一起享福啊。
  是以一日,楚戚戚在国民的欢送下,离开了戚戚国,返回了大梁。
  林家船队离开时是从江北的东海口入的大海,回来仍想从江北返回江东。
  可是没想到江北的航道竟然被官府封了,说是闹海匪,都得从江南走。
  但若从江南走,就必须穿过运河,而运河其中的一段与京城就离着很近了。
  楚戚戚已经接到家里的来信,说卫珩已经在她出海后,不久也离开江东返回京城了。
  她莫名的就有些心虚和不安。
  林云昭也看出来了,便安慰她,他这大船都是带机关的,要藏个人,轻易别人是找不到的。
  只是大船沿着运河到了云州,云州属京城畿辅,从这里到京城,坐船只需三日。
  林家船队在云州港口便被拦截下来,说是要缉拿盗匪。
  等林云昭看了上船检查的官兵,为首的正是两个多月未见的太傅大人卫珩……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段不是白写的,大家以后会看到卫珩如何参加戚戚国选秀的。要换地图,要见到前世的仇人了。
  卫珩:参加选秀?哼,有本宫在,尔等终究都是妃。
 
 
第52章 脸皮真厚
  林云昭看着一马当先走上船的卫珩,只是捉拿小小的匪盗,竟然劳动了权势熏天的太傅大人。
  哼,看来之前官府封了江北的航道也是卫珩的手笔了。
  就见卫珩走到林云昭面前,微微一笑拱手道:“小舅舅,好久不见。”
  小舅舅?又来蹭亲戚了。
  林云昭脸上也挂出笑来:“卫大人,草民不敢当大人的称呼,就是不知道大人今日上草民的船是有何事情?”
  卫珩脸上的笑容加深了些:“小舅舅不必客气,我是您的外甥女婿,当然得这样称呼您了。
  今日上小舅舅的船,一是最近匪盗猖獗,二是听岳母大人说,戚戚与您一起出海了,我今日便是来接戚戚的。”
  林云昭听了哈哈一笑:“大人说笑了,戚戚已经与您退婚了,我现在可没什么外甥女婿。
  大人稽查匪盗乃是您的职责,草民一定配合。
  但是您说戚戚在我船上,可是听错了吧,戚戚并不在我的船上。
  而且即使戚戚在我船上,我是她的舅舅,又怎么能让您这不相干的人把她带走呢。
  卫大人,您说是吧?”
  哟,林云昭今日说话可是很不客气。
  以他这种圆滑的人竟说出这样的话,看来心中是挺有底气啊,只他这底气是从哪里来的呢?
  卫珩心中的醋意就有些泛滥了。
  他想着楚戚戚离家出海的那日,他听了林氏与他说的话,心中是千般滋味。
  他是没想到,楚戚戚竟然真的抛下了他。
  不过如今的卫珩毕竟不是八年前那个青涩的少年了,他当时便跪在林氏面前,下了猛药:“岳母大人,您和岳父大人昨天也看到在我房里,戚戚对我做的事。
  其实,前段时间戚戚去青州城,我们两个在黑角口落水,当晚是山上的小庙中避雨的,那晚我和戚戚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戚戚必须为我负责的。”
  果然卫珩的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把林氏和楚祖荫都给震着了。
  楚祖荫反应过来,一下子从凳子上跳走来,上来就给了卫珩一拳,骂道:“你这臭小子,你说什么?你竟敢如此行事,看我不打死你!”
  被岳父打了,卫珩只能生生的受着,忙解释道:“岳父大人,我和戚戚并没有逾界,就是当晚戚戚发了高烧,我必须得抱着她,为她取暖。”
  林氏刚听了卫珩的话,也以为卫珩与楚戚戚两个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呢,也气得想上来揍卫珩两巴掌。
  但听了卫珩的解释,她一想当时的画面,心里也就明白了。
  诶,自己这个女儿,这么大的一件事竟然不和她说,而且还像没事人似的拍拍屁股跑了。
  楚祖荫虽然也明白是事出有因,可是家里的小白菜就这样被卫珩拱了,他还是意难平。
  到底又给了卫珩两脚,被林氏拦住才算了。
  卫珩诚恳的道,:“岳父岳母大人,小婿知道此事有所不妥,你们生气也是应该的,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戚戚已经夺了小婿的清你们也得为小婿做主啊,怎么也得给我一个名份吧。”
  给他一个名份?
  林氏与楚祖荫互相看了看,哟,这卫珩到底与原来不一样了,如今竟然能厚着脸皮说出这种话来。
  只是卫珩厚脸皮,楚祖荫的脸皮也不薄,是沉下脸一本正经道:“卫大人,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件事戚戚也未与我们提过,谁知道是真是假,我们怎么也得求证一番后再说。”
  虽岳父大人不想认账,但卫珩早就料到了,是委委屈屈道:“岳父,在黑角口的事,您可以等戚戚回来问她,但昨天你们可都看见了,戚戚坐在小婿身上,还扯开了小婿衣襟,若是你们不进来,戚戚就~”
  提到这件事,楚祖荫和林氏的确是没话说了,因为事实摆在眼前,而且看到的也不止他们两个人。
  林氏叹了口气:“阿珩啊,那你到底想怎样?”
  卫珩就等这句话呢,他规规矩矩的的给林氏与楚祖荫磕了两个头:“岳父、岳母,你们也知道当初戚戚与我退婚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年我是一直后悔,若是按如今,我是定不会退亲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