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独独惹温水/病态占有(下)作者:纵澜

时间:2019-07-10 23:26标签: 甜文 重生
想到时温那身衣服就觉得窒息。 还好都是女生 【你要安慰我。】 时温轻笑。 【好,我会好好安慰你受伤的心灵。】 陈迟看到这条消息,眸子暗了些许,幽深不明。 另一边,时温想了想,觉得外卖给他买份点心不错,他喜欢甜的,吃了心情会好,便问: 【你现在在哪
想到时温那身衣服就觉得窒息。
  还好都是女生……
  【你要安慰我。】
  时温轻笑。
  【好,我会好好安慰你受伤的心灵。】
  陈迟看到这条消息,眸子暗了些许,幽深不明。
  另一边,时温想了想,觉得外卖给他买份点心不错,他喜欢甜的,吃了心情会好,便问:
  【你现在在哪?】
  陈迟拿起桌子上的纸。
  【咨询室。想选个辅导班,你觉得选哪个?】
  时温等他回复的时候,喝了口水,看到这条消息时,她刚好看到孙裳。想到刚刚在门口,孙裳将陈迟误会成要学舞的人。
  时温放下水,快速回复:【跳舞啊!】
  看到消息的陈迟:“……”
  【我没有乐感和节奏感。】
  【一丁点都没。】
  时温脑补了陈迟跳舞的样子。
  肯定很帅啊。
  可惜没有乐感,还一丁点都没……看来是很不能接受跳舞了。
  对哦,他平时连广播体c,ao都不乐意做。
  陈迟好一会没收到消息,心想她是不是失望了。
  他抿唇。
  不清楚是真没乐感,还是留下的心理y-in影,但是他清楚自己跳不了舞,平常连广播体c,ao都跳不了。
  不好的记忆铺开。
  陈迟记忆力很好,过去的事他不刻意想,就不会想起。
  然而有时,那些记忆还是会自己窜出来。
  是陈迟学会打架之前的事,因为身上都是伤,伸不开手脚,做广播体c,ao时导致班级被扣分。
  最后被班长逼着跳了一节课。
  孤立无援的耻辱感。
  陈迟淡淡从回忆中抽出。
  手机响了下。
  【那就学围棋吧,你这么聪明,肯定能学好的,到时候教我啊。】
  他嘴角轻牵,朝沙发对面的人说:“围棋。”
  男人推推眼镜,“好的,围棋班有名师班,有普通班。名师班很难进,需要老师考试选人,你……”
  “不用。”陈迟淡声打断,“普通班就行。”
  男人露出官方笑容,“好的,您稍等,我这就办理。”
  围棋班的课下午就可以开始。
  陈迟上课前几次徘徊于舞蹈教室外,最后一次,孙裳忍不住了。
  她按捺住脾气,“这位男生,你是不是看上我们里面哪个姑娘了?不过我告诉你,她们都是学生,你这是蛊惑早恋,我可以直接告诉她们家长。”
  陈迟漫不经心扫了她一眼,冷漠说:“我围棋班的,在想棋。”
  而后,闲庭信步继续来回走。
  孙裳:“……”
  她关上门,对学生说:“大家不要再看了!不要受到影响,他没有在看你们,是围棋班的,在想棋。”
  不少女生激动了。
  “围棋班的,那很聪明了!”
  “长得又帅又聪明,近水楼台先得月,有没有人想上?”
  “上什么啊?好好跳舞吧。”
  “想想怎么啦,我们又都不丑,我觉得可以试试。”
  孙裳拔高声音,“每次看到帅哥都叨叨叨,你们花痴吗?人男生站外面看都不乐意看你们一眼,不明摆对你们没兴趣?你们坐在教室里,心思还往外飞?!”
  她一口气说完,憋的脸都红的,气得挥手对脸扇扇风,又看到时温笑得一脸荡漾。
  一点也看不出来,竟然这么花痴。
  “时温——到那边扎会马步。”
  时温迷惘,“啊?啊——喔。”
  陈迟再走回去时就看到时温一个人在角落里扎马步。
  她站得离窗户近,也看到他,两人隔着玻璃窗撞上视线。
  时温弯起唇,轻轻摇头,唇语说:没事。
  陈迟握紧的拳头松开。
  这么喜欢跳舞么?
  ……那就好好跳吧。
  “我想你。”他低声说。
  时温通过嘴型看出来,她低下头,眸中盈着笑,片刻,她转向陈迟,很慢很慢地撅起嘴,“啵”了一下。
  来了个飞吻。
  陈迟一僵。
  大脑被一个想法强势侵占——
  冲进去,扛起她,走。
  他喉结滚动,硬生生压下去那股冲动。
  孙裳朝两人方向走来。陈迟收眼,面色恢复冷淡,淡然地离开。
  他没再回去,走到楼上,前往围棋班教室。
  陈迟没下过围棋,去的是新手班。他到的时候,位置上已经坐了许多人。
  老师是个年长的老人。看到陈迟,上手拍拍他的肩,“这是新同学啊。来,就差你了。你去那边那个位置,那个同学刚来不久,跟你年纪相仿。”
  陈迟低头看肩,肩上一只苍老的手,他又抬头,看到他鼻梁上的老花眼镜。
  他抿唇,最终朝老人说的位置走去。
  看到位置上的人,陈迟脚步一缓,随即行走如常。
  男生也认出他,不可置信推推眼镜,“K,K吧的那个虐人虐己狂?”
 
 
第62章 
  陈迟眯眸,坐到他对面, 眼里散出幽冷寒光, “说话注意点。”
  男生因他这股逼人气息感到有些骇然, 也反应过来刚刚太激动说话没注意, 他颔首道歉:“不好意思, 我不是那个意思,希望你不要介意。”
  讲台上老人已经拿出粉笔在示意图。
  男生扫了扫周围,觉得他们这桌氛围实在诡异。他干咳一声,“我叫唐博, 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刚刚的反应,也不要介意我之前在K吧说的话。”
  提到K吧, 唐博声音轻了几分,“也希望你不要跟别人提起在那见到我,谢谢。”
  陈迟掀起眼帘,“介意。”
  唐博一滞,姿态歉然, “我那个时候喝醉了, 真的抱歉。”
  陈迟的的确确不能释怀那天这个男生说的话。
  他当时的话, 字字诛陈迟的心。
  虐人虐己狂?
  世界不会接受?
  祸害无辜少女?
  去自杀?
  陈迟打量他, 冷冷地扯了扯嘴角,“喝醉了还能记得我。”
  “我情况比较特别,喝醉酒还有记忆。”
  陈迟捏起颗棋子,揭他短,“不是复读了三年?”
  唐博拳头一下握紧, 微微屏息,“对,所以才来这,为了开阔思维,但我喝醉酒了的确还能记得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