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五零致富经/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十)作者:黑鱼精

时间:2019-07-10 12:17标签: 种田文 腹黑
都快忘记了。 不想去回想。 有人说过,只有失败的人生才总是会去想当年。他现在很成功,没必要去回想过去。 他尽力了,大陆局势没紧张之前,他派了好几路人过去探访玉书母女的下落,全都无功而返。 后来大陆局势紧张起来,派人过去活动很困难,探访就不得不
都快忘记了。
  不想去回想。
  有人说过,只有失败的人生才总是会去想当年。他现在很成功,没必要去回想过去。
  他尽力了,大陆局势没紧张之前,他派了好几路人过去探访玉书母女的下落,全都无功而返。
  后来大陆局势紧张起来,派人过去活动很困难,探访就不得不停下来。
  这样一停就是好多年。
  新的生命诞生,补上了心里的那个缺口,往日的那些执念就慢慢淡化,慢慢放下了。
  包括跟老头子的关系,毕竟是血浓于水的父子亲情,老头子也老了,有些恨慢慢就忘却吧!
  菲佣们收拾好卫生相继退下,时间不早了。
  洪保罗把杯子里的酒喝干,回到房间里。
  隔壁传来几个孩子跟他妻子说话的声音。
  这次的大陆行,洪保罗最终选择没有参加。他还需要再观望一下,大陆的政局有些缓和了,他在等政局彻底明朗。
  港城的政局也不稳定,毕竟是血脉相连,有些东西是没法彻底割裂的。
  港城也多多少少受到一些大陆那场大运动的影响。
  他只是商人,社会环境不好,他需要淡化自己身上的大陆印记。
 
 
第968章 投桃报李
  却说何小西把丈夫孩儿丢在家里,过来水洞村,恨得陆拥军在家里磨牙。
  糖豆实在不愿意吃唐阿姨做的暗黑料理,缠着陆拥军做顿好吃的给他吃。
  此时陆拥军一边在炉子上煎着蛋饺,一边咬牙,看得糖豆直纳罕。
  探头看了看煎着的蛋饺皮,又看到他爹放了r_ou_馅下去,把蛋皮反折了之后黏合成饺子状。
  糖豆品评了一下:虽然看卖相没得他娘做的美观,不过程序还是没错的。
  按说这蛋饺还只是半成品,不能吃啊?那爹嘴里咬得是什么?
  莫非跟他以前似的,不知道蛋饺没全熟不能吃,却又贪嘴,受不得香味的勾引偷偷吃一点尝尝味道?
  糖豆越想越觉得自己想得不差,对着他爹劝说道:“爹,蛋饺虽然很香,不过这样做的还没熟,吃了只怕会拉肚子。”
  语气十分真挚,完全听不出来除了担心他吃坏肚子,也怕他偷偷吃了,回头他们吃的就少了。
  要是何小西在,这小子是她不错眼看着大的,知道这小子就是属“藕”的,肚子里装得全是心眼子,不会把他的话当成好话听。
  陆拥军这个当爹的,缺席了糖豆的大部分成长过程,此刻再猜不到他的真实想法。
  “爹知道,我不吃。”陆拥军回答。
  知道他爹不会偷吃,糖豆就放心了。
  蛋饺是沪城的特色菜,何小西跟何二叔他们学来的。
  有荤素两种馅,端看个人喜好做了来吃。
  按照个人口味做好馅备用,然后把j-i蛋打到碗里打碎备用。
  拿一个马勺在蜂窝炉上烤热,用一块咸腊r_ou_的肥r_ou_在勺子上擦一下。
  用小勺子舀一勺j-i蛋,晃动马勺让j-i蛋汁在马勺上形成一个圆形的像饺子皮似的j-i蛋皮。
  不等完全凝固,加一勺馅在上面,然后把蛋皮对折把周圈按压实在,就形成一个饺子状的j-i蛋饺。
  如果没办法联合可以拿筷子沾一点j-i蛋汁作为粘合剂让饺子成型。
  做好的蛋饺只是半成品,里边的馅还没有完全熟,吃的时候放到调好的汤汁里煮熟就可以吃了。
  十分美味。
  陆拥军把煮好的蛋饺盛出来,用大海碗装了两碗。
  一碗自己家吃,一碗让糖豆端了给杨家送去。
  “送过去以后去喊你黄爷爷和杨伯伯来咱们家吃饭。”
  “嗳,知道了。”
  何小西自己走了不算,把周阿姨也拐了去,黄师长现在也是孤家寡人一个。
  陆拥军得替她将功折罪,做了好吃的把人喊来喝两杯。
  陆拥军做好菜,把花围裙解下来。
  对旁边帮忙的糖球说:“米饭焖好了,把炉门关上吧!”
  端菜回屋放到支好的餐桌上。
  对擦好玻璃从窗户上跳下来的糖果说:“把厕所打扫一下。”
  糖果虽然不情愿,但是不敢说不去,磨磨蹭蹭的去打扫厕所。
  作为家里的老二,虽然也是长子,但是地位实在是堪忧。
  姐姐嘴甜又是女孩得父母喜欢,弟弟小,什么都得让着他,那小子又j-i,ng得猴j-i,ng猴j-i,ng的。
  好容易休息一天全浪费在打扫卫生上,李自强他们在下边喊他好几回了,老爹像门神似的看着没找到机会溜出去。
  杨铁军家离的近,先接到消息过来,看到糖球端着盘菜从厨房里出来,忙里接过去对着陆拥军夸道:“你们家糖球就是勤快,
  比我们家元彬强多了,要不咱两家换换吧?”
  “男孩嘛,都那样,我们家糖果也又调皮又懒。”
  在厕所里拖地的糖果听了,为自己掬了一把辛酸泪:我可是从早晨就开始打扫卫生了啊!没功劳也没苦劳吗?
  不知道他爹就是客套一下。
  总不能在人家褒贬儿子的时候炫耀:我儿子勤快,你儿子比不过我儿子。
  陆拥军把人请来喝酒还有一个目的,帮着何小西找找门路。
  咬牙切齿归咬牙切齿,自己媳妇不能让她在外头被人欺负。
  陆拥军在席间把情况说了一下:“我那舅兄,有点愣头青,这些年就在老家瞎胡闹,
  据说前些日子村里人有人得罪了他,就带人要扒人家祖坟,多亏大舅兄管着,才没为祸乡里,
  后头一家人苦苦相劝,总算是愿意迷途知返,把革委会主任卸任,
  不过好像有些波折,以前得罪人了,只怕从那位置下来,以后日子会不好过。”
  这件事杨铁军隐约听过。
  “我托人给问问。”
  话不能说得太满,总得防止万一出点意外做不成。
  陆拥军:“来,我替我们家小西谢谢你!”端着酒杯敬了他一个。
  这些二代,跟他们家老人一辈子都待在部队不同,他们遍布全国各行各业,能量大着呢。
  杨铁军说给问问,基本没什么问题了。
  杨铁军这是投桃报李,答谢上次何小西给出的换液化气灶的点子。
  他以这个项目为突破口,有了自己的话语权,执掌了一部分权柄,拿到一笔经费,掌握了一些人手。
  同时,黄鹤山和杨铁军也对陆拥军观感更好了。
  要知道革委会主任的位置,就像是土皇帝,虽然名声不好,权利却甚大。
  陆拥军居然觉得那个位置坐着烧屁股,确实出人意料。
  三个人推杯换盏,喝到黄昏方休。
  很快,杨铁军找人出面帮忙说合,何大毛成功的从那个位置上脱身。
  也没有回供销社,而是回到村里管养老院。
  何小西的意思就是让他减少在人前出现,淡出大家的视线,过段时间就会被大家淡忘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