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少帅的朱砂痣[重生](上)作者:南珣

时间:2019-06-11 21:33标签: 甜文 爽文
文案 【霸气侧漏真少帅身娇体软假名媛】 唐皎被迫成了民国封建毒瘤,还被前夫拉去挡了子弹。 再一睁眼,时光倒流,她还是唐家的娇小姐。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以貌取人你就输了(划掉,死了)! 大家都想着法的害你,你怎么不生气? 我开心的很,来一个葬一
文案
  【霸气侧漏真少帅×身娇体软假名媛】
  唐皎被迫成了民国封建毒瘤,还被前夫拉去挡了子弹。
  再一睁眼,时光倒流,她还是唐家的——娇小姐。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以貌取人你就输了(划掉,死了)!
  “大家都想着法的害你,你怎么不生气?”
  “我开心的很,来一个葬一个,来两个埋一双!”
  “少帅,那位名媛心狠手辣不是良配。”
  “老子就是喜欢她。”
  为她浴血奋战,为她放下屠刀,许她未来可期!
  ————
  排雷指南:
  1.本文1V1,男女主没有血缘关系,架空民国,请小可爱们勿考究,么么,作者微博:晋江南珣。
  2.小珣子玻璃心,只接受真心建议,不接受恶意刷评,不喜就江湖有缘再见。
  4.划粗:本文已完结,坑品有保障,欢迎调戏新文!
  ————
  内容标签: 时代奇缘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皎,张若靖 ┃ 配角:谢文衿,秦清贵等 ┃ 其它:情有独钟,励志人生,甜宠文,打脸爽文
 
 
第1章 重生归来
  1920年夏,泼墨似的大雨刚过,蝉声委顿。
  徽城这个沿海的城市里,空气中都凝结着水汽,几辆小洋车风驰电掣般开过,ji-an起一层水,最终全停在一幢法式二层小楼外。
  小楼庭院里夹道两侧,将近一人高的玫瑰沐浴在水汽中开的正艳,白玉般的地面上,一群人簇拥着车队中央下来的两个男人,向房里走去。
  为首的妇人,眼眶通红,拿起手中帕子按向眼角,向中间的男人说话:“若靖,真是谢谢你还记得我们,特意把陈医生请过来,皎儿都发烧三天了,这徽城的医生我都请了个遍,可这烧还没降下去。”
  “小姨客气了,让陈医生试一试,看能不能将热降下去。”
  跟在妇人身后的男人剑眉星眼,名为张若靖,是东北军阀张杜兴次子,现在乃是徽城的大都督,被众人戏称少帅。
  纵然嘴角含着笑,看着像是一个雍容华贵的贵族公子哥,可身上不经意流露出的气势,也足以让众人害怕的跟他保持着足够安全的距离,反而忽略了他堪比电影明星的外表。
  走动间,黑色西装裤包裹下那修长有力的双腿,绷的得笔直。
  到了唐皎的房间,乌泱泱一群脑袋瓜,老派中医和西式洋医泾渭分明,却又对出现在门口的张若靖、陈医生同仇敌忾。
  妇人尴尬笑笑,亲自领着两人到了床前,让围绕在床边的医生们俱是脸色一沉。
  从乌云中挣扎出的微弱光亮,透过窗子照在少女通红带水光的脸上,在纤长的睫毛下透出一小片y-in影。
  少女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着什么,时不时颤抖一下,眼角的泪水无声无息滑进鬓角。
  张若靖单手c-h-a兜,斜斜依靠在床头墙壁,看似休闲舒适,身体里面蓄满的能量却让人不敢忽视。
  他身上流露出来的气势,将陈医生的铁血味道压制的死死,在陈医生为唐皎检查完,面带疑惑的扫过妇人时,他嘴角上挑,“怎么了陈医生?”
  这一笑仿佛是冲破冰层的阳光,将他略带柔气的脸庞充分显露出来,进屋倒茶的小丫头瞅过他时倏地脸红了,逃跑似的出了屋子。
  陈医生沉吟片刻,方才开口,“应该是 PTSD。”
  妇人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之前为唐皎看病的几名洋医生却不认同起来,“唐女士,这不可能,您的女儿怎么会得上创伤后应激障碍,她那么小,怎么会受到创伤。”
  “这种病确诊也要花费大量时间观察,他就这样简单看了一下,唐女士,这人,您是哪请来的?”
  “这……”妇人看向张若靖,明显是被洋医生的说法动摇了,脸上带着迟疑。
  张若靖身形未动,低头向床上少女看去,“陈医生确诊吗?”
  “确诊,别的不敢说,这个病,你们当中我见的多了。”
  他眼里渐渐浮起一层浓厚的兴味之色,随即被他长长的睫毛遮挡,一点没有被妇人落下面子的不快,“陈医生是军里最优秀的医生,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许下重诺才让他同意来看看小表妹的。”
  陈医生站在一旁,脸上神色淡漠,一副随时都能走的样子,正合张若靖之言。
  妇人脸上浮现了一层愧疚,“看我,那还是……”
  “太太,稍等。”
  “太太,您在考虑考虑。”
  几道来自两方医生的话截住了妇人的决定,他们话里话外将陈医生打上庸医的称号,又毫不客气地踩上对方一脚。
  在他们激烈争吵中,乱哄哄地房间内,已是烧成神志不清的唐皎剧烈颤抖起来,整个身子如同一条僵直地鲫鱼在床上打挺。
  还是立在床头的张若靖第一个发现不对,“都别吵了!陈医生!”
  “按住她。”
  情况紧急张若靖也顾不上男女大防,两只手按在唐皎肩头却是按不住她,无奈之下,半跪在床边,借力将她圈住,手臂横压在她肩膀上。
  那边陈医生也快速从医药箱拿出一支镇定剂,打算扎在被张若靖固定住的手臂上。
  室内猛地一静,随即而来的是巨大的哄吵,“你们在给她打什么东西,赶紧停下来。”
  一个医生怒气冲冲上前,想要抢夺陈医生手中的针,张若靖脸上的吊儿郎当已然不见,浑身泛起冷冽的杀气。
  “来人!”
  那医生在他这充满压迫性的声音和眼神下停顿了下来,只这一瞬真枪实弹的军人们从门口有序地跑了进来,一个个面无表情将这些医生包围了起来,黑黝黝的枪口冲着他们,只等张若靖的命令一下,他们放在扳机上的手指就会毫不犹豫按下去。
  张若靖一声轻“呵”,手腕上的浪琴手表泛着幽幽冷光,那双戏谑的眼睛从每一个像是锯了嘴的葫芦医生身上看去,最后落在焦急的妇人身上,“小姨,得罪了,相信我,小表妹不会有事的。”
  一针镇定剂打下去,唐皎慢慢平复下来,他松开手臂缓慢地站了起来。
  “小姨,你也看出来了,情况紧急,这些医生除了嘴上说的好听,小表妹的烧到底没有降下来,而陈医生可是出生入死的军医,他的医术是用来保命的。”
  “不信,小姨可以问问这些医生,谁敢承诺小表妹的烧能降下来。”
  妇人嘴角挪动,那些医生回避着她的目光,谁也不敢真得打包票,妇人也不在犹豫,像是没看见身边那些枪支,“若靖,皎儿就拜托陈医生了。”
  张若靖让开地方,回头之际正对正上唐皎那突然睁开的眸子,雾蒙蒙的杏眼里,一片空旷与死寂。
  一片黑暗中,唐皎的思维都仿佛放慢了半拍,轻飘飘的不落实地,手背一痛,冰凉的东西流进血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