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千金归来(重生)+番外(一)作者:月半弯

时间:2018-06-21 22:58标签: 爽文
文案: 千金归来,浴火重生。 曾经低入尘埃里的程蕴宁重生了,才知道她并不是什么七品小吏之女,而是出身侯门,世家千金。有幸重来,自然要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左手虐渣打脸,右手夫妻美满 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不过随手救了个疤脸孩童,怎么就敢和未来位
 
文案:
千金归来,浴火重生。
曾经低入尘埃里的程蕴宁重生了,才知道她并不是什么七品小吏之女,而是出身侯门,世家千金。有幸重来,自然要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左手虐渣打脸,右手夫妻美满…………
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不过随手救了个疤脸孩童,怎么就敢和未来位高权重的锦衣卫头子重名?
还有那个无意间招惹的少年侠客、冤家对头,不去快意江湖,如何非要跑到朝堂上搅动起无边风雨?
 
内容标签: 重生 打脸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蕴宁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千金归来,浴火重生。不受宠的七品小吏之女,摇身一变,成为名门闺秀,世家千金,左手虐渣打脸,右手夫妻美满。故事情节性强,引人入胜,跌宕起伏,环环相扣,扣人心弦,意趣横生。
==================
 
  ☆、楔子
 
  五黄六月,焦金流石。
  又是正午时分,那么大一个日头明晃晃的照着,简直和下火一般。地上凡是活的能张口喘气的生灵几乎全躲了起来,就连平日里聒噪无比的知了,这会儿也都识时务的闭了嘴。
  死一般寂静的田间小路上,却忽然传来一阵轧轧的车轮转动声,却是一辆青布骡车正从旁边官道上下来。
  “老爷,要下坡了,您坐稳当点儿。”赶车的小厮有气无力的嘱咐着。
  车帷“唰”的拉开,一个相貌还算儒雅的中年男子从车里探出头来,手搭凉棚往远处瞧了瞧,待得看见前面隐隐约约露出的一个掩映在翠色中的农庄,只觉无边的燥热都好像褪去了不少:
  “再快些,赵公公可还在府里等着呢……”
  声音愣是高了八度不止。
  不怪顾德忠兴奋,实在是在太医院苦熬了十多年,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个飞黄腾达的机会——
  就在前些日子,皇上最宠爱的四公主从假山上摔了下来,磕破了脑袋,虽是没有性命之忧,额头上却留下了老大一个疤。
  皇上处置了一大批侍候公主的宫人之外,又因太医院医治不力,震怒之下,直接撤了院使苏文熙的差,更颁下圣旨,说是太医院中不拘是谁,但凡能帮着除去公主头上的疤痕,就直接擢升为太医院掌院使。
  本来这里面并没有顾德忠什么事儿,可也是赶巧了,农庄这边儿庄头跑过来,告诉顾德忠说他那被扔在农庄自生自灭的姨娘程氏要不成了,央求着让顾德忠过去瞧瞧。还说庄里种的草药因程氏病了没人侍弄,也都死了不少。
  程氏怎么样,当然没人放在心上,可她侍弄的那些草药却都是些名贵的品种。没办法,顾德忠就跟着跑了一趟,到了庄里才发现,那些草药果然枯死了很多,而最大的惊吓却是来自程氏——
  自从把人纳了来,顾德忠当即就把程氏打发到了这个偏僻的农庄,甚至若非她一手侍弄药草的好手艺,早想个法子让程氏无声无息的从世间消失了。
  倒不是顾德忠心狠,实在是这程氏真真是母夜叉一般的存在,遍布脸上的那深深浅浅的疤痕,真是让人见了能把隔夜饭都给吐出来。
  当初若非有所图谋,就是刀子架在脖子上,自己也不能领着这么个无盐女私奔啊。
  本来想着顶着一张鬼脸还快要病死了的程氏不定得丑的多天怒人怨呢,哪里想到,却是见到了一张再好看不过的芙蓉美面。
  明明都三十多的人了,肌肤却是比象牙还白皙,还有那身段,那风姿……
  即便顾德忠自诩不是色中饿鬼,也不由心旌神摇。
  一想到这么美的女子可是自己的姨娘,顾德忠真是骨头都酥了。
  而除了美色动人心之外,可不还有一桩更大的功德?
  程氏脸上那么多的陈年疤痕都能除掉了,那岂不是意味着,自己这姨娘手里就有除疤的灵药?
  姨娘的灵药可不就是自己的?眼下皇上正因为四公主忧心如焚,只要自己把灵药献上,何愁不能青云直上?最起码,一个五品的太医院院使是少不了的。
  到时候再把程氏接回府里……
  一想到既有美色在怀又能大权在握,顾德忠真觉得这炎热的天气都不算什么了!
  当下更是一叠连声的催促:
  “磨蹭什么呢,再快些。”
  待得车子停在简陋的宅院外,甚至等不及小厮搀扶,顾德忠直接就从车上跳了下来,几乎是跳跃着往里面跑去:
  “宁,宁姐儿……”
  多少年没喊过这个名字了,先还有些生疏,最后却是越喊越顺溜,甚至一想到待会儿软玉温香抱个满怀的情形,喉咙都有些发干。
  太过兴奋之下,连飞奔过来迎接的庄头脸色难看都没注意到。
  还是那小厮机灵,一把拉住顾德忠:
  “老爷,老爷,您慢着些,好像有些不对啊……”
  “不对?”顾德忠愣了下,“哪里不对?”
  “小的怎么瞧着,这庄里,挂着孝呢。”小厮指了指门上墙上的白纸,又指了指庄头腰间扎的麻带,“还有庄头……”
  顾德忠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是自己的庄子,庄头给谁戴孝呢?
  下一刻心倏地往下一沉,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
  还没醒过神来,庄头已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眼泪鼻涕流的一脸都是:
  “老爷,您来晚了啊,姨娘她,今儿早上,走了……”
  “走了?”顾德忠只觉得简直和做梦一般,下一刻顿时暴怒无比,“你胡说什么?我走的时候宁姐儿还好好的,怎么会……”            
  说了一半却又顿住,却是院子窄小的很,就这么两步路已是来到了堂屋前,顾德忠一眼瞧见正流着泪往火盆里扔纸钱的丫鬟,她的身后则是一口薄薄的黑皮棺材。
  顾德忠头顿时“嗡”的一下,三步并作两步抢上前,探头往里一瞧,脚一软,就坐到了地上,里面躺着的那个即便闭着眼也美的和仙子一般的女人,不是自己的姨娘程蕴宁又是哪个?
  “老爷——”小厮忙探手扶住,却被顾德忠一下挥开,上前就要去拽棺材里的程蕴宁,嘴里还发疯一般的念叨着,“药呢,药呢,你把药放哪里去了?”
  庄头和丫鬟明显被吓蒙了,等反应过来,正好瞧见顾德忠从程蕴宁衣服下拽出一方写满了字的帕子来。
  “呵呵,呵呵——”顾德忠红着眼睛怪笑着,“算你还有点儿良心……”
  声音却戛然而止——
  却是展开的帕子上只有六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血淋淋的大字——顾德忠,你该死!
  顾德忠一哆嗦,手里的帕子一下飘落地上,瞧着棺材里人的神情都扭曲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