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豪门重生手记+番外(三)作者:御井烹香

时间:2018-01-28 20:59标签: 天之骄子 豪门世家 重生 宫廷侯爵
☆、92男色 虽说刚才一番狡辩,毕竟还是没给权仲白留下话柄。但蕙娘如今可没那么轻视权仲白了,以他的反应来看,那一番托词,恐怕只是更坐实了祖父的说法而已。这人老了,就爱乱点鸳鸯谱,当年她真个、真个只是对着文娘随意夸了权仲白几句,以她身份,哪想得到后
 
 
 
 
☆、92男色
 
 
    虽说刚才一番狡辩,毕竟还是没给权仲白留下话柄。但蕙娘如今可没那么轻视权仲白了,以他的反应来看,那一番托词,恐怕只是更坐实了祖父的说法而已。这人老了,就爱乱点鸳鸯谱,当年她真个、真个只是对着文娘随意夸了权仲白几句,以她身份,哪想得到后来会有如此这一番孽缘?祖父就算从雄黄那里听到了这么一番话,应该也是随意放过——没想到老人家虽然老了,可老而弥辣,多少年前的话居然还都记得那么清楚,一见是时机,立刻就毫不犹豫地把她给卖了,害得她在权仲白跟前大抬不起头来,往常的优势地位,似乎是一去几万里,就连在这种事上,他都主动起来,要在从前,他可一向只有被戏耍的份……
 
    “谁要给你考察验收。”蕙娘自己都察觉到自己面红似火,她死死地压在枕头上,不让权仲白翻她过来。“你走开,别、别逼我揍你!”
 
    这个权仲白,哪里是什么端方君子,自己对他有过那么一点虚无缥缈的好感,在祖父的推波助澜之下,倒是被他坐实了,可他自己呢?没个半点表示,反倒是求欢来了,这算什么,黏糊糊的,话也说不清楚……
 
    可要蕙娘主动去问,她也是问不出口的,并非是不敢——说到底,还是不想。她是恼怒的,气祖父,也气权仲白,该说的话不说,不该问的倒是问得起劲。权仲白拍了她几次,她都使着劲和他对抗,不比从前半推半就,这一回,焦姑娘是真的不肯把身子翻过来了。
 
    “唉。”那个可恶的老菜帮子也居然就松了手,在她耳边叹息,“这怎么好,往常你要的时候,我倒是都很肯配合的,我难得要求个一会,你倒是心硬。”
 
    蕙娘差点把唇瓣给咬出血来了,她不敢松齿,害怕一松开就禁不住要尖叫起来:这能一样吗?她可没有在权仲白真个疲惫万分的时候,硬是要求着他用手指或者是……
 
    想到这里,即使是焦清蕙,也都不禁被脑中浮现的景象逼得更崩溃了,她捂着耳朵,坚定地表示出自己的态度:说什么我都不会听的,今晚,您还是歇菜吧您。
 
    “嗯,”老菜帮子还是挺能察言观色的,他有点遗憾,“看来,你是宁肯对着死物练,也不肯对住活的了……也好,那你就好好休息。”
 
    这种事,只要她本人不肯配合,料权仲白也不能迫她,蕙娘多少放下心来,她的手渐渐地松开了,过了一会,忍不住道,“那你还不转回去休息,别这么粘着我,热死了。”
 
    “等等。”权仲白没动,他那略带药苦的体味还熏着她,伴着淡淡的、温良的皂香,“既然你不肯帮忙,总要让我自己解决一番吧?”
 
    “你不会在你那一边解决呀?挤死我了!”蕙娘赶快又做抵抗状,恐怕自己一个疏忽,就被老菜帮子翻过身来了。“翻过去啦,你都要把我挤到墙角了!”
 
    “碰不能碰,帮不肯帮,我瞧着你意Yí-n 一会儿,你都不肯?”权仲白的声音里有淡淡的笑意,有蕙娘十分熟悉的,那居于上位而显得特别优越的温和——这本来是属于她的态度!“唉,这个是没办法,得要挤你一会了,你忍忍啊。”
 
    一边说,蕙娘一面就听到了衣物悉悉索索的声响,这肌肤摩擦之间,皂味陡然就浓厚了不少,还有权仲白意舒之下的一声轻吟,他的声音又低了下去,这为她渐渐熟悉的宫弦轻轻地被拨了两下,蕙娘便能感觉到那熟悉而潮热的形状贴着了她的背,权仲白自己的手握着下部呢,顶端一点,已经濡Shi了她的薄衫。
 
    臭流氓、不要脸、登徒子、安禄山!她伏在自己臂弯之间,心惊胆战地往回看了一眼——却恰恰对上了权仲白满含了笑意的眼睛。这双眼本来就特别地亮,特别的纯净,即使现在正坐着这样羞人的事,也显得如此从容而宁静。可这宁静、这从容,却令得她更为羞赧、更为别扭,更为……
 
    男色当然可以很诱人,焦清蕙也很能欣赏男色,只从前那基于理Xi-ng淡然的赞赏,在今日已经寸寸灰飞烟灭,随着权仲白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下蹙眉,每一声情不自禁的低吟,她渐渐觉得体内燃起了一团撩、人的火,这火直往上烧得沸滚,令她那纠结复杂暗流处处的心湖洋洋大沸,她头回感到自己全面为权仲白压制,他在戏耍她,他在玩.弄她,享用着她的不适与逃避,此时此刻,两人心知肚明,即使并非真个在那交.媾一刻,他也实在是她的主人——
 
    焦清蕙银牙一咬,她猛然就翻过身来,由得那东西绕着她的身子滑了半圈,从权仲白口中逼出了讶异的低吟。
 
    “还是这么慢!”她一抬下巴,羞固然还是羞,可终究,她又是那个盛气凌人的焦清蕙了。“你这个人,不行就不要作怪!”
 
    她的手触到了权仲白的手,微凉碰着了微热,权仲白肩头跳动了一下,他的眼睫毛上下一扇,眸色暗了下来。
 
    “唔。”和从前她迫他那几次不同,要说从前是她在享用他的窘迫和无奈,那么现在,是他在享用她的服务,他的手没有劲力,松松地圈着那东西,随着蕙娘的动作上下移动,长睫半垂双颊潮红,唇色透着水润艳红,看着实在是——
 
    “我学得如何?”蕙娘一心想要找回点场子,她现在多少有些得意了,指尖忙忙碌碌地,柱前柱后地忙活,时而轻点顶端某眼,时而又往下探到更深的地儿去,权神医的眼睛,这会已经全合拢了,他的手没了力气,某处倒是绷得很紧、很大,要比从前第一次,蕙娘霸王硬上弓的时候激动了不少,她很有几分自得:“这门功课,我看也不是顶难——”
 
    见权仲白有往她手心里顶的意思,蕙娘眼神一闪,她忽然猛地收紧了拳头,紧紧地抓握着那处,权仲白倒抽了一口气,他愠怒地睁开眼来,终于失却了从容。“焦清蕙!”
 
    “求我。”蕙娘跨坐在他腰间,故技重施,压住了权仲白的挣扎。她点着权仲白的胸口,像是要把场子全找回来,这两个字,都说得铿锵起伏,“求、我!”
 
    四目相对,她还没看清他的神色呢,权仲白从喉咙里吼了一声,他抽开手握着她的腰,快得令她来不及反抗,就已经被压在了身下。
 
    这一震惊,手自然松了,可还没来得及撒开呢,就被权仲白的手掌给包住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